冠病疫情期间无访客打扰 新加坡的濒危动物纷纷“提高生产力”

2020年07月29日
冠病疫情期间无访客打扰 新加坡的濒危动物纷纷“提高生产力”

古氏树袋鼠宝宝(左)和红狐猴宝宝(右)。(野生动物保育集团)

作者 侯佩瑜

鉴于冠病疫情,裕廊飞禽公园、新加坡动物园以及东海岸公园等景点的人潮都大大减少。

在阻断措施期间关闭了将近三个月,少了人类来打扰,动物们,尤其是濒临绝种的动物们,终于可以解除每天上班压力,停下脚步安心生娃,“生产力”也因此提高了不少。

看来,2020年不仅会在全球范围内出现人类婴儿潮,就连本地动物界也出现了婴儿潮。

为配合病毒阻断措施松绑第二阶段逐步解封,东海岸公园已从6月19日开始重开。野生动物保育集团旗下的三个园区(新加坡动物园、河川生态园和裕廊飞禽公园)则在7月3日起陆续重开,不过由于这三个园区可容纳的访客人数被限制在25%,人潮明显比以前少了许多。

夜间野生动物园则会在7月30日重开。

濒危动物——古氏树袋鼠

新加坡动物园今天在面簿上宣布喜讯,两只濒危的古氏树袋鼠(Goodfellow’s Tree Kangaroo)——驽佩拉(Nupela)和玛嘉亚(Makaia)2月4日成为了新手爸妈,生下一只树袋鼠宝宝,目前还未命名。

树袋鼠宝宝出生时其实仍未充分发育,几乎是处于胚胎状态,体积仅豆形软糖般大,必须从母亲的子宫里爬到育儿袋,在那里完成剩余的发育过程。

八个月后,树袋鼠宝宝将第一次从育儿袋里出来,探索外面的世界。

以下是四个月大的树袋鼠宝宝在妈妈的育儿袋里的样子,动物园的保育员为她进行日常检查时拍下了照片。

冠病疫情期间无访客打扰 新加坡的濒危动物纷纷“提高生产力”

(野生动物保育集团)

小袋鼠目前已经5个月大了,它好奇地把头从妈妈的育儿袋里探出来,向四周张望。可以看到它长大了不少。

冠病疫情期间无访客打扰 新加坡的濒危动物纷纷“提高生产力”

(James Spencer Lum拍摄)

冠病疫情期间无访客打扰 新加坡的濒危动物纷纷“提高生产力”

(James Spencer Lum拍摄)

树袋鼠爸爸妈妈分别在2016年6月和7月从澳大利亚来到新加坡,开始它们的新生活。

和陆地袋鼠不同,树袋鼠背部中间有2条金色条纹,尾巴则带有独特的黄色圆环和色斑。

它们的前肢肌肉发达,有更宽大的脚掌和弯曲锋利的爪子,可以更好地抓住树枝。树袋鼠能往后移动,甚至在毫发无损的情况下,从15米的高处跳到地面。

古氏树袋鼠属于濒危动物,全球动物园里仅有约58只,野生的数目则不详。

加上新生的树袋鼠,新加坡动物园目前拥有其中的六只。

新加坡动物园的另外一对树袋鼠先后在2012年和2015年落户本地,还有一只是在2016年7月出生的。

2012年,多个国家联手设立全球物种管理计划,提高树袋鼠的生存率。

极危物种——玳瑁龟

5月23日是世界海龟日,当时因阻断措施仍在关闭的东海岸公园迎来稀客,一只极危玳瑁龟(Hawksbill Turtle)到公园下蛋。

冠病疫情期间无访客打扰 新加坡的濒危动物纷纷“提高生产力”

国家公园局在面簿公布这项自然界的“喜讯”。

当局指出,玳瑁龟是会出现在我国海岸的两种海龟之一,每几年都会到同一个地点筑巢。根据贴文,玳瑁龟属于极危物种。

公园局提醒公众,若是发现海龟筑巢,可以通过公园局热线1800-471-7300通报。

濒危物种——红狐猴

新加坡动物园7月16日公布喜讯,我国动物园两只红狐猴博斯科(Bosco,11岁)和米妮(Minnie,8岁)今年2月22日也产下一对双胞胎红狐猴。

如今五个月大的两只红狐猴宝宝,体型已和父母一样大。它们一家四口自本月6日新加坡动物园重开时,就已开始与访客见面。

我国动物园上一次迎来红狐猴(red ruffed lemur)宝宝是11年前,当时诞生的就是这对双生红狐猴宝宝的爸爸博斯科。

他们的父亲博斯科在2010年在新加坡出生,妈妈Minnie则是在2016年从日本横滨动物园“移居”至本地。

红狐猴是生活在非洲马达加斯加岛东北部的特有物种,繁殖季节每年仅一次,雌猴的交配时间也是短短的几天。

动物园指出,这对夫妻的基因兼容性高,因此特别般配。不过,由于这类銹色灵长类动物每年只繁殖一次,因此,让他们繁殖是“出了名的困难”。

此外,雌红领狐猴在几天的发情期内,只有一天容易受孕,因此这次能诞下双胞胎,更是难能可贵。 红狐猴目前已被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the Conservation of Nature)濒危物种红色名录。

红狐猴的食物主要是花蜜、花粉和水果。它们把尖尖的鼻子伸到花朵中吃花蜜,花粉会粘在它们的鼻子上而被转移,因此红狐猴在授粉中扮演着关键的角色。

五彩缤纷的飞禽

裕廊飞禽公园今年的物种抚育工作十分成功,迎来超过100名新成员的诞生,其中五分之一为受威胁物种。

这包括飞禽公园五年来的首两只红额金刚鹦鹉(red-fronted macaw)。

红额金刚鹦鹉被列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濒临绝种红色名录上。据估计,在原栖息地玻利维亚只有不到275只。

作为全世界两所繁殖蓝眼凤头鹦鹉(blue-eyed cockatoo)的动物学机构之一,裕廊飞禽公园也成功孵化了三只蓝眼凤头鹦鹉。

冠病疫情期间无访客打扰 新加坡的濒危动物纷纷“提高生产力”

25天大蓝眼凤头鹦鹉。(野生动物保育集团)

源自于巴布亚新几内亚的蓝眼凤头鹦鹉,在当地受盗猎和栖息地丧失所影响,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为脆弱物种。飞禽公园上一次迎来蓝眼凤头鹦鹉宝宝,已经是四年前。

此外,飞禽公园也迎来了三只濒危的白凤头鹦鹉(white cockatoo)以及八只喋喋吸蜜鹦鹉(yellow-backed chattering lory)。

冠病疫情期间无访客打扰 新加坡的濒危动物纷纷“提高生产力”

36天大的白凤头鹦鹉。(野生动物保育集团)

冠病疫情期间无访客打扰 新加坡的濒危动物纷纷“提高生产力”

40天大的喋喋吸蜜鹦鹉。(野生动物保育集团)

为了提高存活率,饲养员都在飞禽繁殖及研究中心手工喂养刚孵化的小鸟。裕廊飞禽公园初级动物管理员李汉通(32岁)说: “手工饲养小鸟是具挑战性的。这些小鸡正处于幼小的发育阶段,一天可能需要喂养七次。”

看来动物们平时真的忙着娱乐大家,耽误了自己的终身大事啊!希望它们可以趁这个旅游淡季好好充电,回归到原本动物应该有的生活。

连本地动物们的生育率也提高了,看来今年本地国人的生育率应该也能有所提高,李显龙总理的新春愿望:多生孩子,估计可以实现了。

冠病疫情期间无访客打扰 新加坡的濒危动物纷纷“提高生产力”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