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经国去世 李光耀痛哭

2020年08月01日

2020年7月30日,台湾地区前领导人李登辉去世,新加坡人无动于衷;而1988年台湾地区领导人蒋经国去世,新加坡举国哀悼。特别是时任新加坡总理李光耀,比自己的亲兄弟去世还要伤心。笔者曾经写过蒋经国去世时李光耀当时的情况,2016年6月19日,新加坡媒体《新加坡眼》发表,现在再发一次。

李光耀据说一生只哭过两次,这是按照台湾《中国时报》的报道,一次是母亲去世,另外一次是1965年新加坡离开马来西亚开始独立的时候。

蒋经国去世  李光耀痛哭

1965年,马来西亚将新加坡驱逐出联邦,李光耀在记者会上流下泪水。

其实他这一辈子还有一次流泪很少报道过,那就是在台湾总统蒋经国逝世时,李光耀也曾经潸然泪下 。最近出版的由新加坡资深记者陈加昌所著的《我所知道的李光耀》一书,首次公开披露了李光耀这次流泪的详细情况。

1988年,蒋经国在台北逝世,享年78岁。蒋经国晚年为糖尿病所苦,病情慢慢恶化,最终死于1988年1月13日。当年蒋经国的次子蒋孝武,时任台湾驻新加坡商务代表,他得知噩耗后很快赶到总统府向总理李光耀报丧,李光耀虽然已经从其他渠道得知蒋经国逝世的信息,当蒋孝武来到时,李光耀仍然悲痛欲绝,忍不住潸然泪下哽咽无语。李光耀这样的伤心,除去失去家中的至亲外,对外人还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而他的亲兄弟去世也没有流泪,可见李光耀和蒋经国之间的情谊胜过亲兄弟。

蒋经国去世  李光耀痛哭

蒋经国去世后,新加坡对蒋经国去世所表达的敬意,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表示的礼节中还没有先例。一得知蒋经国去世,李光耀在第一时间内就致电蒋经国的遗孀蒋方良夫人,除极赞扬蒋经国为国奉献外,还表达他个人无限的伤痛和追念。

李光耀的唁电全文如下:

致蒋经国夫人

您的儿子孝武在星期四(1月13日)下午告诉我蒋经国总统的死讯时,我深感到我痛失去一位朋友。

刚好在去年(1987年)12月17日,我和我的夫人及女儿还在您府上,和您及蒋总统喝茶,当时他还是那么爽朗。

您的先生为台湾人民留下来不可磨灭的功绩。他把台湾从一个贫困的农业社会改造成一个繁荣的工业国。台湾在社会及教育方面取得的进展是巨大的,台湾人民也为这些进步而充满信心:这些进步让台湾人民深深体会,社会的稳定和繁荣和他们是息息相关的。

我和夫人会永远珍惜蒋总统留给我们的回忆,还有多年来他给我们的孩子的深厚友谊及仁慈,对于您的不幸,我们向您和您的家人深表同情。

李光耀

1988年1月13日

新加坡方面,除致唁电外,包括李光耀总理及夫人在内,总共有五位内阁部长及军方总参谋长朱维良和海军总司令梁振连等人,亲自到台湾参加蒋经国的奉安大典。李光耀对当地的记者说:“我亲自来到表达对故总统蒋经国先生的敬意,他是我很要好的朋友。”新加坡政府的代表是以李光耀为首及第一副总理兼国防部长吴作栋,贸工部长兼国防部第二副部长及交通新闻部长杨林丰。

新加坡本地,在蒋经国去世一天多时间内--1月15日,就举办了蒋经国追思会,第一副总理兼国防部长吴作栋(赴台前)、贸工部长兼国防部第二副部长及交通新闻部长杨林丰率领外交部长丹那巴南、国会议长杨锦成国防部高级政务部长潘答厘等等政要,都到台湾在新加坡的代表处设的蒋经国灵堂致祭拜。另外还有台湾及新加坡各界人士约1500人参加了祭拜典礼,气氛庄严肃穆。

李光耀于1973年访问台湾时与蒋经国相识,到1988年蒋经国去世,在蒋经国执政短短的15年时间里,李光耀多次出访过台湾,开始一直是秘密的不报道,李光耀访问台湾一直以“私人性质”,要求是“二低三不”,即低调、低姿态;不要随护、不要媒体采访、不公布行程。主要是避免刺激到海峡对岸的北京政府。经过17次的秘密访问的访问,相隔13年后,到1985年11月才开始公开,大家才知道李光耀是台湾的“常客”。新加坡与台湾关系最密切的时期在蒋经国去世前的4-5年时间里,当时台湾的俞国华任台湾的“行政院长”。

蒋经国去世  李光耀痛哭

李光耀访台时与蒋经国在一起

李光耀和蒋经国都是炎黄子孙,他们语言相同彼此容易产生共鸣,而且双方的反共立场一致,中共是蒋经国不共戴天的仇敌,跟中共息息相关的马来西亚共产党,则是李光耀的仇敌,他们可以说是同仇敌忾。台湾自己认为是“第二个中国”,新加坡有人认为是“第三个中国”,因为他们在民族、文化、语言等等方面都是一脉相承的。

李光耀在第二次访问台湾期间,就向蒋经国提出,新加坡因为空间有限希望能在台湾培训武装部队一事,蒋经国很快就同意了,双方在1975年4月达成协议,新加坡在台湾培训军队,台湾只收培训部队所消费的物资费用,其他分文不收。

蒋经国去世  李光耀痛哭

蒋经国接见李光耀

据1990年时任台湾“国防部长”的郑为元披露:“自1975年开始,台湾提供基地、设施、演习场所,允许新加坡部队在台湾训练,在长达15年间里,有炮兵、装甲兵、陆战队、工兵、伞兵、政战、导弹、防空及海空军都在台湾受过培训,前后共有14万人。新方的战车、大炮及军事装备等等也都获准留在我国(台湾)。其次是双方的军事科技交流,军事人才交流,互购武器,以及台湾通过新国转手获得他国的军备武器等等。”对此,中国(大陆)也曾经表示,新加坡部队也可以在中国的海南岛训练。但是新加坡认为,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新加坡的武器装备,许多是从美国及西方国家制造的,美国等国家不会允许新加坡把他们制造的武器带到中国大陆去。

李光耀一生很少敬佩过一个国家元首或政治领袖,就是有也是一些“官场外交语言”的几句客套话,他与蒋经国认识只有15年,但是之间的友谊却是天长地久。李光耀表示他很荣幸能与蒋经国建立友谊,他曾经说过:“蒋经国是个仁慈而温和的人,他话虽然不多,但是每一句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的信念及政策有相当的一贯和持续性,我深为欣赏,即使我们有时意见不同,但我也不会强求说服他,他也不会强求说服我,只会详细解释给我听。当时他突然得知,美国卡特总统宣布与中国大陆建立外交关系后,却非常冷静、镇定,一点也不惊慌失措,在那样的形势下,他能庄重自强,处变不惊,周详地考虑所有的可能方案,我非常欣赏他这一点。”

蒋经国去世  李光耀痛哭

李光耀夫妇与蒋经国

除了在培训军队以外,在经济建设和其他方面,台湾也给了新加坡很多帮助,新加坡著名的公园裕华园就是仿造台北市的公园建筑的。李光耀很感谢台湾对新加坡的帮助,他曾经对蒋经国说:“你们帮我们很多忙,新加坡是小国,力量有限,没有什么可以回报,不知我们能为你们做些什么。”蒋经国说:“帮人不图报,我们珍惜友谊。有一天就做一天朋友。”这使李光耀非常感动,一心想回报台湾。特别是在台湾被开除出联合国后,在国际上台湾外交上处于孤立无助的时期,李光耀在英联邦许多国家中,多次为台湾说好话。在两岸关系上,也不遗余力牵线搭桥,千方百计地缓和两岸关系,一直坚持两岸和平统一,多次劝说大陆不要用武力来解放台湾。

值得一提的是,1988年蒋经国去世,与1975年蒋介石去世相隔13年,同样都是台湾地区的“总统”,但是李光耀对两人的态度却迥然不同。

1973年,李光耀首次访问台湾时蒋介石还健在,但是他们两人竟然一次都没有见过面, 可能是李光耀不想和蒋介石见面。但是蒋介石对新加坡却非常好,蒋介石曾经对宋美龄说:“告诉经儿,新加坡要什么给什么,只要台湾有的。”国际上同时期的领导人,李光耀绝大多数都见过面了,连毛泽东都见过了。(1976年,李光耀访问大陆时曾经和毛泽东见过面。)蒋介石去世时,许多国家领袖纷纷致电哀悼,李光耀却无动于衷竟然说:“他(蒋介石)的政治影响力,如丘吉尔在他生命最后十年一样微不足道。我认为世界缺少了他也照样生存。”

蒋经国去世  李光耀痛哭

蒋介石去世,台湾官员为其跪灵

后来李光耀多次见到蒋经国和蒋夫人宋美龄,居然也没有说一句慰问的话,就像没有这么一回事一样。这使蒋夫人宋美龄非常不高兴,一直耿耿于怀。其主要原因大概是,在蒋介石统治的旧中国时期,大陆腐败成风民不聊生,最后败退台湾。而李光耀以成败论英雄,所以对蒋介石没有好感,蒋介石去世,李光耀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话。而蒋经国统治台湾时期,不但经济发展快,对新加坡帮助多,而且廉政亲民。台湾迅速发展的经验,对新加坡很有启发,李光耀认为,台湾能够做到,新加坡也一定能够做到,而且蒋经国与李光耀还有许多共同点,所以蒋经国去世,李光耀十分伤心,英雄惜英雄,所以忍不住流泪了。

蒋经国去世后,遗体送到台北市郊的一个停放处,和他父亲蒋介石一样,临时停放在那里,以便最终迁移到大陆的浙江奉化老家再正式安葬。

蒋经国去世  李光耀痛哭

蒋介石台湾慈湖陵寝

喜怒哀乐是人之常情,李光耀一辈子哭过几次本来不值一提,这次流泪由于宣传的很少也鲜为人知, 随着时间的流失会渐渐被人遗忘。但这件小事,从一个侧面却能反映出了新加坡与台湾的关系,以及李光耀对政坛领袖的看法,所以这次“流泪”也值得一提,它也是研究李光耀一生的重要资料之一。

蒋经国去世  李光耀痛哭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