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加坡吃荆州锅盔

2020年08月01日

那天在裕廊东,我们一家人逛完商场,儿子买来几块锅盔,着实让我惊喜了一下。我没有想到在遥远的新加坡还可以吃到揆违已久的荆州锅盔,而且味道还这么好,比我记忆中的家乡味道还好。

在新加坡吃荆州锅盔

这种锅盔过去我在老家工作时吃过,一个圆桶状窑炉,里面生有炭火,将揉成的面团压成扁平状,刷上油盐酱,有的还包入一点馅料,贴在炉壁上,以高温将面饼烙熟,有一种炭烤的香味。也因为没有用油炸,吃起来就脆而不腻,闻起来还清香扑鼻。这种食品需要趁热吃,所以都是现做现卖,过去我们在上班路上,买一块锅盔,边走边吃,算是一种简单便捷、价廉物美的早餐。

后来我们慢慢变得有钱些了,也就不怎么吃这种东西了。再后来我南下深圳,邻县一位美女作家寄给我一本她新出的散文集《水韵公安》,里面把锅盔当作一种重要的地域文化标志,深情地摹写,我有点恍如隔世的感觉,这种当年不登大雅的低端食品,而今也咸鱼翻身,吃香起来了。再后来我到了苏州,有一次在黎里古镇,我看到有一家卖公安锅盔的,特意买了来吃,可惜那小伙子手艺不到家,特别难吃。

现在我在新加坡吃到的这种锅盔,则明显是一种升级版,无论是长相还是口感,都已经有别于以往,让人感觉是用了更优质的面粉,放了更多的香料和生鲜食材,面饼也摊得更薄,因此吃起来就感觉特别的外焦里嫩,松软适宜,皮薄酥脆。包装也更讲究,还编了故事,说之所以名曰锅盔,是因为这是三国时期刘备驻扎荆州油江时的军粮。还有配套的饮料,豆奶和甘菊花。

在新加坡吃荆州锅盔

过去我总是以为,什么地方的美食都没有我老家的好吃,更没有我母亲做的好吃。可当我走的地方多了,以一种开放的心态面对其它地方的美食,我就慢慢明白了,其实那只是一种习惯,一种乡愁,一种亲情,那是雷平阳似的爱,狭隘,偏执,像针尖上的蜜。特别是在我用心品尝了新加坡的各国美食之后,我的味蕾告诉我,美食也是需要求新求变的,需要与时俱进的,并不见得只有古早味才好,也不见得只有古法酿制才高妙。相反的,一味固守,其情可悯,其结果很可能是被淘汰。

不过新加坡的荆州锅盔,再怎么升级换代,也还是普罗大众的食品,和那些奢华昂贵的珍馐美馔不属同一品类。只不过新加坡的低档食品,也大都卫生、美味,从品质上讲,两极分化不那么严重,虽然价格上差异巨大。这正是新加坡政府最靓丽的政绩之一,他们在保证民生方面绝对走在了全世界的前面。

每个组屋附近,都建有巴萨,也就是熟食中心,类似于我们中国的大排档。我在新加坡呆了快一年了,吃得最多的就是巴萨。有段时间,儿子带我们去吃各种名店,我一方面是心疼钱,一方面也说的是实情,我说在我看来,最好吃的还是红山市场里的红烧牛肉面。四块半新币一碗,折合人民币二十二块,无论是面条,还是牛肉,还是佐料,都优质、量足,口感很好。我在国内也经常吃牛肉面,从来没有哪一家放这么多牛肉的,价格也都要高一些,也没有这里的好吃。

在新加坡吃荆州锅盔

巴萨里当然不仅仅只有牛肉面。红山市场里的这个巴萨,我估计恐怕有上百家摊位吧,有卖杂菜饭的,卖鸡饭的,卖麻辣香锅的,卖烤鱼的,卖烤肉的,卖粥的,品种丰富,比例均衡。不仅有华人的肉骨茶、潮州粥,还有印度的羊肉汤、米暹,马来西亚的沙嗲肉串、炒面,还有日韩料理、西餐,像是在开国际食品博览会。不仅有咖啡,还有奶茶,还有拉茶,还有啤酒,还有一种浓郁粉红色的玫瑰糖浆饮品,在玫瑰糖浆中加入炼乳或淡奶,再放入冰块,花香四溢,甘甜爽口;还有印尼的珍多冰,一种绿色小果冻。巴萨那些吃的喝的,味道真的不错。四五块钱一碗的鸡饭,有的居然可以获得米其林一星;咖啡一块钱一杯,是正宗的现磨,正宗的南洋香。

整个巴萨的卫生是统一打扫的,碗碟是统一清洗的,桌椅是统一使用的,井井有条,节省高效。一开始我们惊异于其价格的低廉,老婆嘀咕说是不是地沟油哦?那个年轻漂亮的女老板耳朵好使,居然听到了,于是笑着解释说:新加坡的地沟里没有油。她的声音很低,但这句话却很有分量。是啊,人家的地沟里没有油,她从哪里弄地沟油去?

在新加坡吃荆州锅盔

给我留下良好印象的还有他们的精神风貌。老板接过你的付款,他再忙也一定会说一声谢谢;有的摊位生意很好,前面排著长队,自然会影响到隔壁几家的生意,老板再忙也会出来调整一下队伍,希望不要妨碍了邻家经营;邻家生意再清淡,也不是耷拉着一张苦脸,眼里含着怨毒,更没见谁恶语相向,拳脚相加。食客中有很多老年人,他们把巴萨当酒吧,用一个塑料桶冰著几瓶啤酒,从早喝到晚,喝着喝着还唱起来,跳起来。

新加坡目前申请工作准证的最低薪金要求是每月3900新币,外国劳工的最低点薪金标准为2400新币。而他们在巴萨吃一顿饭,便宜的三元搞定,贵一点的五元已经很奢侈了。所以新加坡绝大多数人都在餐馆吃饭,在家里做饭的寥寥无几,年深月久,世代传承,形成了他们独特的小贩文化。这种社区饭厅,是新加坡人交流情感的地方,也是展示活色生香的新加坡人生的重要窗口。很多人的一天从这里开启,也从这里结束,这里承载着新加坡几代人的共同记忆。最难能可贵的是,不同族群的饮食出现在一起,食客虽然各有禁忌,但都能彼此接纳,并在行为上照顾其他族群的禁忌。新加坡还为小贩文化申遗呢。

在新加坡吃荆州锅盔

当然,要保证巴萨的低价优质,政府的支持绝不可少。巴萨是政府统一建设的,厨具餐桌是政府统一购置的,并以极低的价格租给小贩;还免费培训厨艺,还经常给予补偿。这才是关键所在,这也可能是荆州锅盔能够在新加坡站稳脚跟的原因之一。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