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价航空不再“廉” 疫情后平价机票一去不复返

2020年09月09日
廉价航空不再“廉” 疫情后平价机票一去不复返

疫情带来的冲击可能导致帮助许多人圆了出国梦的廉价机票一去不复返。(联合早报)

作者 李国豪

情肆虐,航空业绝对是首当其冲的行业。不过,各大航空公司频频传来创纪录的亏损消息之际,一般民众最关注的恐怕还是:

以后还会不会有便宜飞机可以搭?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今年上半年曾预估航空业者必须将机票票价提高至少50%,才有可能获利

但由于许多国家的疫情仍未获得控制,部分甚至出现恶化的趋势,因各国边境限制而一片惨淡的航空业正遭受更进一步的打击。

根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在今年7月的最新估计,今年的全球乘客数量将比2019年下滑55%,这比该协会4月预测的46%来得更严重。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表示,全球航空客运量要到2024年才能完全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比该协会早前的预测再延后一年。

廉价航空不再“廉” 疫情后平价机票一去不复返

受疫情影响,我国的航空枢纽地位也面临威胁。(联合早报)

八成廉航的宽体飞机停飞

市场的运作机制一直都是供过于求,商品价格将向下调整;供不应求,商品价格则往上调高。

后冠病疫情时代的机票价格,极有可能按后者趋势发展。

索比航空运输(Sobie Aviation)分析师兼创办人索比(Brendan Sobie)撰文指出,廉价航空的长途航班将在这波冲击中大幅减少。

航班路线减少,意味着疫情结束后的飞机票价将显著调高。

所谓的廉价长途航班,指的是飞行时间超过五小时的航程。例如酷航从新加坡飞往柏林的航班,这同时也是目前全球飞行距离最长的廉价长途航班。

这类航班近年来逐渐在亚洲,尤其是东南亚地区变得盛行,原因是其低廉的机票价格让更多人能够以负担得起的价格旅游。

但“人人都能飞”的美好光景在未来几年可能不复存在。

根据索比的统计,冠病疫情暴发前,全球有超过20家提供长程飞行的廉航,它们旗下大约有200架进行长途飞行的宽体飞机,其中有100架宽体飞机隶属于亚太区域的廉航。

目前,这类宽体飞机当中有80%左右处于停飞状态。 规模最大的三家长程廉价航空,亚航长程(AirAsia X)、挪威航空及加拿大红色航空都已无限期展延所有航班,同时陷入不同程度的财政困境。

其中,隶属于亚洲航空,作为长程廉航鼻祖之一的亚航长程在疫情前就已长时间陷入亏损,如今的疫情打击将进一步打击其生存能力,能否筹措到额外的资金注入将左右亚航长程未来的命运。

索比分析,如果亚航长程最终倒闭,对长程廉航市场将是巨大的挫折。 新航集团旗下的酷航则比较幸运,因为背后拥有如淡马锡控股这样的大金主,筹措资金相对容易。

索比也提到,拥有的宽体飞机数量在长程廉航领域排名第四的酷航极有可能一跃成为第一大机队。

廉价航空不再“廉” 疫情后平价机票一去不复返

作为亚太区域长程廉航翘楚的亚航长程陷入危机。(路透社)

廉航机票未来恐洛阳纸贵

然而,廉航公司之间的排名更替对机票价格并无任何直接影响。相反的,随着廉航的数量减少,机票价格水涨船高已是避无可避。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的数据显示,今年七月全球飞机的负载系数(Load factors)只有57.9%,相比去年同期的85.6%少了27.7个百分点。

尽管航空交通的流量已经略有恢复,但恢复飞行的往往是属于短程的国内航行,长程廉航航班在边境限制下,让停放的飞机重新飞上蓝天依旧是遥遥无期。

《日经亚洲评论》报道,廉价航空的模式是透过尽可能把座位填满,让飞机飞行的时段更多来达到盈利,但如今的情况对这样的盈利模式将是一大挑战。

同时,国内航线的需求也不足以填补廉航在国际航线方面的损失。如果情况持续下去,恐怕将有更多廉价航空退出市场。

许多廉航业者早在疫情之前就因同业竞争等因素而陷入亏损,如今随着部分业者可能撑不住而倒闭,随之而来的航班及航线减少势必导致机票价格飙高。

此外,因应冠病而采取的安全社交距离措施,也势必大量减少每趟航班所能容纳的乘客数量,进而造成票价上涨。

尽管索比认为,部分廉航倒闭腾出的市场空缺终究会有其他业者补上,但在2024年或2025年之前,廉航市场可能只会剩下少数业者。

换句话说,物以稀为贵,一张廉航机票,尤其是长途的廉航机票接下来几年恐怕将是洛阳纸贵。

人人都能飞,打开Skyscanner比价,然后爽快刷卡出游的美好时光可能得远离我们一阵子了。

廉价航空不再“廉” 疫情后平价机票一去不复返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