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贩毒男子绞刑,人权律师临时要求法庭“刀下留人”

34天前

新加坡对于毒品的态度一直以严厉为世人称道,而且新加坡是目前全世界唯四依然对贩毒罪行实施死刑的国家之一(其余三个国家为中国、马来西亚和泰国)。在新加坡对毒品“零容忍”态度下铤而走险贩毒的狂徒,几乎都没能逃过新加坡法律公正的制裁。

现年44岁的新加坡男子希德(Syed Suhail bin Syed Zin)在1999年开始吸毒,2011年被法院判贩毒罪。根据新加坡《防止滥用药物法令》,除非有其他可信证据,拥有超过2克及以上海洛因的人都有可能从事毒品贩运。警方当时在希德身上搜出38.84克的海洛因,而且他也不能证明这些毒品是供自己消费的。根据新加坡法律量刑标准,凡进、出口15克以上海洛因,或制造任何数量的海洛因者,一经定罪均判处死刑(绞刑)

新加坡贩毒男子绞刑,人权律师临时要求法庭“刀下留人”

希德,来自脸书 法庭基于法律判处希德死刑,刑期定于2020年9月18日清晨6点执行。希德曾提出上诉,但是法庭2018年10月宣布维持原判。

新加坡贩毒男子绞刑,人权律师临时要求法庭“刀下留人”

希德的判决书,来自脸书 刑期将近,希德的求生欲望愈发强烈,他写信给新加坡人权律师拉维(M. Ravi),希望能够得到拉维的帮助。

在接到来信后,拉维律师立即向新加坡高等法院提出死刑复议申请,为希德争取生存机会。高等法院接到申请后,将在(9月17日)——执行死刑的前一天召开紧急听证会,再次考量这一判决。

新加坡贩毒男子绞刑,人权律师临时要求法庭“刀下留人”

希德写给拉维律师的亲笔信,来自脸书 为了制造声势,拉维律师在脸书连续贴文,阐明自己的立场以及在此案中希德遭遇的“不公平”及“不人道”待遇。他表示,希德的家人在9月10日——行刑前8天才被告知希德的死刑判决和执行日期。这意味着由于疫情关系,希德在马来西亚的亲属无法到新加坡见他最后一面,而在新加坡的希德亲人也只能每天到狱中探视希德四个小时,这是非常“不人道”的。

另外,他也认为由于疫情关系,同样被判处死刑的外国人刑期都被延后或暂停执行,而希德的死刑却准时进行,这是“不公平”的,是新加坡法庭区别对待希德和外籍死刑犯。拉维律师还表示,希德的判决违反了新加坡宪法中规定的公民生命权。1998年以来,滥用毒品者已经被赋予了特赦权,但是由于政策问题,从来没有人享受过该项权益。

新加坡贩毒男子绞刑,人权律师临时要求法庭“刀下留人”
新加坡贩毒男子绞刑,人权律师临时要求法庭“刀下留人”

拉维律师贴文,来自拉维脸书 拉维律师的贴文引来不少民权组织和维权人士的支持,他们纷纷表示希望法庭能够撤销死刑判决,甚至应该废除死刑量刑

国际特设组织呼吁新加坡应该“立即停止”执行死刑,并且认为新加坡对于涉及毒品的法律“过于严厉”。

非政府组织人权观察也在9月15日发表文章表示,新加坡应该挽救,而不是直接处决吸毒者。文中提出,“没有确凿证据证明死刑具有威慑力,死刑实施过程中的任何失当或司法失误都是不可逆转,不可弥补的。”

“世界各国政府都应该呼吁新加坡废除死刑,加入其他已废除死刑的106个国家行列之中。”

“像希德这样的人,应该进入康复中心,而不是棺材。”

新加坡贩毒男子绞刑,人权律师临时要求法庭“刀下留人”

拉维律师贴文,来自拉维脸书

新加坡本地维权人士韩俐颖(Kirsten Han)也在推特贴文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她认为死刑“不会帮助任何人”。她提出“人们认为这(死刑)是保护我们的年轻人接触毒品最具威慑的力量,但有些人觉得这并不是有效的解决方案,而且结果是不可逆的。”

“不管你赞成还是不赞成死刑,我们都应该承认这将涉及到人类的生命。”

新加坡贩毒男子绞刑,人权律师临时要求法庭“刀下留人”

来自韩俐颖脸书

可能全世界的华人对1840年的鸦片战争以及之后一百多年的屈辱历史刻骨铭心,因此对待严厉打击毒品都立场坚定。华人用自己的血泪历史向一代一代后辈灌输毒品的危害,时时刻刻警示世人务必远离毒品。

新加坡贩毒男子绞刑,人权律师临时要求法庭“刀下留人”

虎门销烟,来自网络 废除死刑与否,新加坡会根据国家自身情况考量,其它国家和组织没有必要也没有权力以叫嚣“人权”的名义来干涉新加坡的司法和内政。新加坡政府对于涉毒犯罪的“零容忍”态度以及对贩毒行为的死刑处理,是对全体国民负责任的表现。毒品的危害不仅仅是对于个人的健康造成危害,同样会对吸毒者的家庭,对整个社会造成不可估量的危害。对于死刑是否符合人权我们姑且放在一边,但正是因为有死刑作为法律后盾才能让贩毒行为无法猖獗,让战斗在第一线的缉毒工作者能坚定信心,坚守正义,让我们和我们的孩子能够生活在纯净与安全之中。

新加坡贩毒男子绞刑,人权律师临时要求法庭“刀下留人”

电影《怒火救援》截图,来自网络

新加坡贩毒男子绞刑,人权律师临时要求法庭“刀下留人”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