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伪造供书 2警方调查员被控

13天前     561
涉伪造供书 2警方调查员被控

一名警方调查员被指伪造多份供书,导致8起验尸案件需要重新调查,而被控上法庭。(取自8视界新闻网)

一名警方调查员被指伪造多份供书,导致8起验尸案件需要重新调查,他与另一名同样涉嫌伪造供书的警方前调查员日前被控上法庭。

《TODAY》报道,第一起案件的被告是新加坡警察部队的38岁调查员张泉礼(译音,Kenny Cheong Chyuan Lih)。他于2018年12月被停职调查,目前面对39项伪造罪及一项冒充检察官伪造文件的指控。

第二起案件的被告是前任调查员31岁威尔爵(译音,Willjude Vimalraj Raymond Suras)。他在2019年4月,即被调查期间辞去警察一职;他去年获取律师证,目前在Advance Law律师事务所担任助理。

被告威尔爵被控犯下38项伪造罪和一项向新加坡律师协会提供假证的罪行。

新加坡警察部队和总检察署联合发布声明表示,警方是在进行内部调查时,发现2人所提交的文件有不妥,进而审查他们调查的所有案件,才揭露了2人的罪行。

伪造供书致验尸案重新调查

被告张泉礼的罪行去年10月首次被曝光,当时验尸官玛文贝(译音,Marvin Bay)表示,因调查文件被伪造,有8起发生于2015年至2017年、并在2016年至2018年期间被审理的致命交通案件,需要重新展开调查。

验尸官随后于今年4月指出,伪造文件没有影响原先的调查结果。

警方调查发现,这名被告任职于乌美交警总部时,以相关案件中的证人、乘客和死者亲属的名义,伪造及签署多份证词。

此外,他于2017年4月至9月期间,以新加坡总检察署助理检察官的名义伪造文件,指示警方指控一名触法的男子卡斯玛尼(译音,Kasmani Ahmat)。

被告涉嫌在15起已结的刑事案、验尸庭调查案,以及未导致起诉的刑事案中,伪造共40份文件。

在职期间伪造38份供书

另外,法庭文件显示,被告威尔爵于2020年12月宣誓加入新加坡律师协会时,做出虚假陈述,称自己未接受任何刑事调查或诉讼。

另外,这名被告涉嫌在2018年11月至2019年1月期间在兀兰警局,伪造38份由他人记录或签署的供词;伪造文件涉及共21起已结的刑事案、验尸庭调查案,以及未导致起诉的刑事案中。

新加坡总检察署表示,所涉及的验尸庭案件“不受伪造文件的影响”,所以无需重新调查。

针对这2名被告所处理的已结刑事诉讼,新加坡总检察署已重新评估其他证据,如车内摄像机所拍到的画面,确定有足够的证据支持所有刑事定罪,并已通知各方。

至于未被起诉的刑事案,新加坡总检察署发现仅有一起案件,因证据不足需要撤销原先对当事人的决定,其他那件都得证据支持。

伪造罪名一旦成立可被判处监禁最长4年或罚款,或两者兼施。

冒充公务员伪造文件一旦罪成,被告可被判监禁最长10年和罚款。

另外,在司法程序中提供虚假证供一旦罪成,被告则可被判监禁最长7年和罚款。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