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人讲的“华语”,到底是不是普通话

2020-08-13     462
新加坡人讲的“华语”,到底是不是普通话

去过新加坡的人都应该能感觉到,虽然新加坡人大多讲英语,但许多地方仍能听见非常地道的新加坡华语或闽南话,譬如说小贩中心,也就是新加坡人常说的“Hawker Centre”。 很多新加坡人能讲英语和华语,那绝对与新加坡政府推行的双语政策和“讲华语运动”,有很大关系。 但对许多新加坡人来说,双语政策也好,“讲华语运动”也好,大家在学习的道路上勤勤恳恳(不甘不愿)记下来的华语单词,反而更可能是那些年里,最刻骨铭心的新加坡电视剧对白。 说起新加坡电视剧,大概会唤醒一代人的青春记忆。这所谓的“一代人”不只是新加坡人,还包括了柔佛州的华人。柔佛州是马来半岛最南端的州属,与新加坡只有一海之隔。

新加坡人讲的“华语”,到底是不是普通话

从李南星、郑惠玉、范文芳、李铭顺,到谢韶光、周初明、陈澍承、黄文永,哪怕你是不小心提到这些红极一时的新加坡电视明星,许多80后的新加坡人甚至是柔佛州华人,大概都可以跟你促膝长谈一个晚上。 从《双天至尊》、《叱咤风云》,到《阳光列车》、《东游记》、《豆腐街》、《和平的代价》,这些集话题性和收视率于一身的经典电视剧,除了是他们的回忆,还是他们在青葱岁月中读过的华语生词大典。

《东游记》也曾在中国内地播出

新加坡人讲的“华语”,到底是不是普通话

而作为2001年前唯一的纯华语频道,新加坡的第8波道(2005年已更名为8频道)承载了太多柔佛州华人和新加坡人的“华语梦”。 在那个网络还不怎么发达的90年代,许多柔佛州华人和新加坡人一样,一天当中最期待的,可能就是搬著小板凳坐等新加坡第8波道晚间播出的电视剧。

那些年,第8波道的标准普通话

新加坡第8波道的华语电视剧经历了两个阶段。早期由于新加坡人的口音问题,也为了让国人能更大面积地接触到标准普通话,新加坡电视剧多使用配音的方式播出,如《雾锁南洋》、《三面夏娃》、《早安老师》、《神雕侠侣》、《东游记》、《真命小和尚》等剧几乎都无一例外地采用了华语配音。

黄文永和向云主演的《雾锁南洋》,这部以南洋历史为主轴的连续剧,无论是画面、造型还是题材,都充满厚重的年代感,现在回看这部剧会有种穿梭时空的感觉。图片来自豆瓣

新加坡人讲的“华语”,到底是不是普通话
新加坡人讲的“华语”,到底是不是普通话

即使是当年新视(新加坡电视机构的简称,后来更名为“新传媒”)买下版权播出的港剧、日剧、韩剧,也大多是华语配音版本。 以港剧为例,当年TVB收视率最硬核的《壹号皇庭》、《刑事侦缉档案》、《天地豪情》,和亚视的《再见艳阳天》、《我和僵尸有个约会》等剧,都因为电视频道不能采用方言播放的政策限制,而以华语版本播出。 所以在那个年代通过电视频道了解港片的观众,说起周星驰电影,他们脑中闪过的大概是那个欠揍而滑稽的普通话配音“石班瑜”;当你说起欧阳震华时,他们想起的大概也是那个张口吐出普通话的“欧阳震华”。许多人在接触到港剧原版的粤语时,还有些适应不良。 但如果你去过新加坡,你会发现这些早期电视剧的对白或语境,几乎不可能出现在新加坡人的日常生活中剧中的语言用法对许多观众来说,其实是做作而生硬的,甚至有点类似于港剧场景的既视感。 从简单的称谓如“伯父”、“伯母”,新加坡人大多用“Uncle”、“Auntie”代替,而稍微复杂的成语如“说来话长”、“自欺欺人”、“吞吞吐吐”,你更难从许多地道的新加坡人口中听到。对于新加坡人而言,语言的选择更在于便捷性,“普通话”的运用则更为简单化。

同时,古装剧也成为了许多新加坡人接触中华文化的最佳途径,譬如说《东游记》里的八仙故事、《神雕侠侣》里的金庸小说、《活佛济公》里的济公传奇等等。

新加坡人讲的“华语”,到底是不是普通话

这些年,屏幕上的新加坡“塑料普通话” 这个情况在90年代起有所松动,此时的电视剧制作开始实行现场收音,演员的原声一步步取代了配音。这时候本地演员的优势逐渐显现,许多观众开始从90年代中后段的《家人有约》、《金枕头》、《缘尽今生》、环境剧《敢敢做个开心人》等剧集中,慢慢熟悉李南星、郑惠玉、范文芳等新加坡大明星的声音。 而千禧年之际,类似《欲望街车》、《荷兰村》、《家在大巴窑》这些主打Auntie、Uncle、以新加坡小市民生活为题材的草根剧大火,则让新加坡style的“塑料普通话”正式登上了新加坡剧的主舞台。

《家在大巴窑》片段,

听力测试题:视频中是否出现中英文混用的词语?

就像“港普”一样,新加坡“塑料普通话”的精髓,除了发音与标准普通话有差异外,词汇中加杂的英语、马来语、方言也是其特色之一。 譬如以Uncle、Auntie为主角的连续剧中,出现的“kiasu”(闽南话中“怕输”的意思)、“complain”(英语,“投诉”的意思)、“Wah Biang”(语气词,“你怎么可以这样”)等地道用语。 事实上,如果和新加坡电影相比,电视剧在新加坡style这方面还是相当克制的。在《爸妈不在家》、《小孩不笨》、《我在政府部门的日子》等新加坡本土电影中,演员的口音和几门语言交杂的程度,足以让任何一个不是在新马环境下长大的语言天才崩溃。 在一个句子中频繁出现华语、英语、马来语、闽南话、广东话,是新马环境的常态。 截图来自豆瓣电影

新加坡人讲的“华语”,到底是不是普通话

《爸妈不在家》电影片段,

听力测试题:前半段小朋友哭闹时说到的“投诉”一词是否用了英文“complain”?

除却电影、电视剧,新加坡华语综艺节目也是其中一个可以快速了解新加坡style“塑料普通话”的平台。早在90年代,以梁智强为核心人物的《搞笑行动》就是在讲标准华语的基础上,玩了很多新加坡style“塑料普通话”的梗,因此大受欢迎。 值得一提的是,第8波道也并非一开始就以纯华语频道著称,80年代以前就曾经出现过许多方言节目。但由于推行了“讲华语运动”,第8波道便有了30多年的方言断层。一直到2016年以后《欢喜就好》、《吃饱没》、《好世谋》等方言节目的重现,这些更local、更real的聊天方式,才再次回到新加坡的电视屏幕上。

《欢喜就好》片段,

难度加分题:主持人说话中换了哪些语言/方言?

结语 时间拨回到1979年,那个时候新加坡语言环境非常复杂,早期的新加坡华人大多来自中国南方,有的讲闽南话,有的讲潮州话,有的讲广东话,新加坡政府在这个华人各自讲自家方言的背景下,推行“讲华语运动”,第8波道也在这样的先天条件下,被赋予了重要的教育意义。 不少中国人选择到新加坡旅行,是因为知道还能以中文与很多新加坡人沟通,但他们不知道的是,新加坡的华语运动还影响到了旁边的马来西亚,很多来自柔佛的马来西亚华人也是因为常看新加坡的华语电视节目,中文才能张口就来。

*文中未标明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责 编 | 松 园

新加坡人讲的“华语”,到底是不是普通话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