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城青青草,小八哥鸟生活在“快乐天堂”

348天前     396

编按:新加坡是一个城市国家,是一个绿得让人心动、到处可以呼吸到草木香味的花园城市。绿化面积几乎与非绿化面积对半开。住区前后,树木参差;马路左右,绿草如茵。

狮城青青草,小八哥鸟生活在“快乐天堂”

据说,新加坡原来是一个岛屿,岛屿上灌木丛生,居民多起来以后,逐渐开发平整山丘,建起房子。新加坡建国后,十分注重保护原生态,至今还留有森林地带,还划出一些山坡灌木之地,不准开发。    

新加坡的气候非常适宜树木草丛的生长,虽然近赤道,但经常下雨,几乎是每周有雨,或大或小或中雨,下小雨乃至下毛毛细雨的时间段多于下大雨和中雨的时间段,所以这里的草地草坪,几乎不用人工洒水。雨水和露水把这里的草木滋养得绿油油的。

2011年,当我第一次来狮城时,就十分惊叹这青青草地,以后每一次来,都会享受树木的绿和花草的香———尤其是草地草坪那青青的草,让人们的眼睛格外舒服、陶醉,越看越想看,凝视着青青的草,生活中的种种不快都不知哪里去了;那从翠绿的、稚嫩的草散发出来的香味,是那么的沁人心脾。如果你路过草地草坪,愿意有意识地深呼吸的话,一定可以把大自然赋予狮城青青草的特有芳香摄入鼻孔、吸进喉咙,满足舌蕾所不能给你的味感的。    

狮城青青草,小八哥鸟生活在“快乐天堂”

狮城的青草啊,铺满狮城的每一寸泥土。大路旁,住区内,触目皆是。青草就像好朋友一样处处跟着你、展示她的娇小与美丽。清晨,当一缕缕阳光洒向大地时,青草们从睡梦中醒来,昨夜的露珠还挂在它们脸上,来不及摇头抹去,就享受阳光的赐予。青草们一片片一叶叶张开手臂拥抱温暖可爱的阳光。有的因为卧睡太醉而舒展身腰;有的因为露水过多而采热驱湿。

青草们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嬉闹着,甚者仰天大笑。中午,当阳光炽热、温度升高时,青草们依然笑眯眯的,他们从早到晚,都享受着狮城气候的湿度。即使阳光有时特别强烈,青草们也有足够的能耐手挽手看世界的——他们的根扎在泥土里,泥土里有充足的水分滋养著。

面对烈日,青草们也许会说:太阳你照吧,撒野吧,俺真的不怕你,不一会就会有雨神送水来的。这话一点也不假。狮城的天空,晴朗之间,经常会飘来一块块乌云,乌云一到,雨就潇潇洒洒的落了。

只是有时是风雨交加,电光雷闪;有时是呼啦呼啦撒完就撤;而更多时候啊,是轻柔的细雨,毛毛丝丝地,覆盖给所有的青草,使本来就青色的草更加青翠,让禾苗一样的小草又长高了一点点。到了傍晚,太阳下山了,清风吹来,好像给小草们梳妆打扮,他们还是那么快活,嘻嘻哈哈迎接一幢幢居民楼齐刷刷亮起的照明灯和所有的路灯发出的光芒。   

狮城青青草,小八哥鸟生活在“快乐天堂”

 

今年,我第六次来到新加坡,更加感觉到这里绿草的芳香。狮城的草地、草坪保持得那么好,除了上天的恩赐、自然的地理环境和气候外,就是有一批从事园林的工人精心护理。工人们每周至少一次拿着割草机,为青草修剪——使青草长势均匀,有条不紊,把青草妆扮得漂漂亮亮。同时除去杂草,补植空隙。这些工人大多皮肤黑黝黝的,眼睛乌黑,眼睫稍长,据说大多是来自印度和孟加拉来新加坡的客工。    

可恼的是,今春疫情来袭,让新加坡一些人中招。其中,那些在新加坡从事建筑、市政设施维修、园林绿化工作的客工感染比例较高。因为他们平时大多住在同一个宿舍,感染起来防不胜防。疫情期间,被感染的工人进医院治疗,未被感染的工人则被送到隔离区域。疫情严重时,政府宣布隔离措施(分第一与第二阶段),一些企业停工,商铺停业,学校停课或改上网课,餐饮业严格管理,不准就餐只准顾客打包回家。社区公共设施(座椅、体育娱乐设施)被胶条布围起来,暂停使用。

出门要求带口罩,不准邀请家人以外的朋友到家里聚会,等等。因为这种情况,狮城的草地草坪将近两个月没人工修剪了,很多草苗草叶都嗖嗖地长,最高的竟达两尺高。有的小径,你走过时,小草都会拦着你,逗你撩你抚摸你,甚至挑刺你,让你走路不得不小心。6月19号,第二阶段解禁后,工人们陆续恢复工作,草地草坪才得到修剪。工人们开来剪草车,拿起割草机,把疯长了两个月的青草修理得整整齐齐,还狮城一个美丽的绿化环境。  

狮城青青草,小八哥鸟生活在“快乐天堂”

狮城繁茂的青草给人们更新空气,提供氧吧,真是人见人爱。草地草坪在美化环境的同时,也让一种叫小八哥的鸟生活在天堂。新加坡的这种叫小八哥的鸟,与生俱来就是黑羽毛,内侧皮肤呈白色,尖黄嘴巴,幼细双脚,长相不好看,叫声也呱呱很难听。但是它命好,繁殖很快,所以到处可见小八哥。

政府禁止捕杀鸟类,人们不会伤害它,但听说有给它喂避孕药,以阻止这种鸟的迅速繁殖。小八哥怎么也飞不高。时而从低矮树枝上扑哧扑哧飞向草地,时而扑哧扑哧飞向树上。它们在草丛中寻觅小虫,食用溪流沟渠里的水,在草地草坪自由自在地溜达。映屋碧草自春色,隔叶八哥空传音。这也许是生活在狮城的小八哥鸟的写照。除了小八哥鸟,狮城主要的鸟就是鸽子和麻雀了,它们也一样享受狮城的一草一木。  

春风花草香,绿毯遍狮城。唐诗人白居易有一首写《草》的诗,其中有“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句子,我想改动一下:“远芳侵衢道,晴翠接狮城”,以此作为本文的结语,也以此感谢各位看官!

——2020秋写于狮城

狮城青青草,小八哥鸟生活在“快乐天堂”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