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鸿斌:“达沃斯论坛”移师新加坡绝非偶然

233天前     891
陈鸿斌:“达沃斯论坛”移师新加坡绝非偶然

新加坡受到青睐,接棒举办达沃斯论坛并非偶然,因为新加坡本来就是著名的国际会议城市。(档案照)

作者:陈鸿斌

每年1月在瑞士达沃斯举办的世界经济论坛是全球最著名的论坛,每次论坛活动都会引发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但今年该论坛却第二次“离家出走”,不在瑞士举办了(上一次是2002年在纽约举行年会)。

总部位于日内瓦的世界经济论坛去年12月宣布,考虑到冠病疫情现状,该论坛2021年年会将推迟到8月中旬在新加坡举行。

该论坛的新闻公报表示,易地举办论坛是出于保护与会者及举办地人员健康和安全这一优先考虑,明年论坛将重新回到达沃斯举行;做出这一决定实属无奈,因为瑞士的疫情趋紧。在做出这一决定的去年12月9日,瑞士累计确诊病例已达36万3654人,死亡5618人。对于一个仅有850万人口的国家来说,这一数据确实相当惊人。

就算是瑞士本国疫情控制得力,要坚持举办年会也有不小麻烦。因为其周边国家的疫情还在肆虐。以欧盟国家为例,从去年8月1日到12月6日,第二波冠病疫情在欧盟的27个国家夺走了15万多人的生命,其中有17个国家的第二波疫情死亡人数,已经超过了第一波疫情。

因此论坛主办方只能选择远离欧洲、不须要封城的热带国家举办,由此可以降低敏感性。世界经济论坛本来也曾打算在今年1月举办线上会议,因为去年许多重要的国际会议就是这么召开的,但最后仍坚持要在新加坡举行线下面对面的会议。至于何以选择新加坡,世界经济论坛的解释只是说,因为新加坡是最合适的。

新加坡受到青睐,接棒举办这一驰名全球的论坛并非偶然,因为新加坡本来就是著名的国际会议城市。根据ICCA(国际大会与会议协会)的数据,2019年新加坡共举办了148场国际会议,在全球名列第七,在亚洲独占鳌头,超过伦敦和东京等国际一线大城市。

在诸多国际会议中,始于2002年、与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合办的“香格里拉对话”,是全球范围内各主要国家开展安全对话的一个极为重要的会议;另一个类似的重要会议则是每年在德国慕尼黑举行的安全会议。

三年前,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首次举行的历史性会晤,就是在新加坡圣淘沙的嘉佩乐酒店举行的。此前人们曾猜测,会晤可能在朝韩分界线板门店,或永久中立国、金正恩曾留过学的瑞士举行。但在全球如此众多的著名城市中,新加坡最终能脱颖而出,获得举办峰会的殊荣,显然具有多方面的因素。

再回溯一下的话,1993年台湾海峡两岸首次对话,即著名的“汪辜会谈”也是在新加坡举行的。接下来,2015年11月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与国民党主席马英九的会谈,也是在新加坡香格里拉酒店举行。这两次极为重要的会谈当然也吸引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这显然不是用“偶然的巧合”能够解释的。

新加坡是一个面积仅700多平方公里的城市国家,人口只有580多万,当然谈不上拥有什么重要资源。只是由于位于马六甲海峡的东端入口处,所以地理位置非常重要。新加坡欲立足于国际社会,显然无法依靠任何硬实力,而只能充分发挥其软实力的作用。如此重要的国际会议和会谈接二连三地在新加坡举行,正是其软实力的真实写照。

三年前新加坡为举办金特会仅花费了1630万新元,而原先的预算为2000万新元。这场峰会被认为奠定了新加坡“国际盛事中心”的地位。这完全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金特会”前后,在社交媒体上,一些新加坡网民曾对政府啧有烦言。有人抱怨某些地段被划为“特别活动区”给他们带来不便;还有人认为这是“买炮仗给别人放,划不来”;有的则指责说新加坡被选中只是没有更适合的地点。另外还有人抱怨举办成本太高,欢迎两位个性特殊的领导人不是荣誉而是麻烦。

对此李显龙总理明确表态:“如果凡事以价格来计算,我们可能会错过真正重要的东西。”

办这场峰会究竟值不值?在更多人看来:非常值。一名在新加坡工作的孟加拉国人就如此表示:“花1000多万就成功吸引世界眼球,要是在全球打广告,这些钱怎么够?”

即便算经济账新加坡也不亏。据当时估算,2000多名各国媒体人员及蜂拥而来的游客,人均停留3.5天,其贡献的收入就超过2000万元新币。何况新加坡的酒店业借机大出风头,不仅是作为会场的酒店和美朝领导人入住的酒店,其他在“猜测名单”上的酒店也被国际媒体频频曝光。

市场营销专家指出,新加坡“赚得”的公众口碑和曝光机会价值1.5亿元新币。香港《信报》发表文章称,新加坡举办国际重要会议的能力,包括交通、卫生、安全、服务、通信乃至维稳等,因此都得到了全球充分认可。如此“国际盛事中心”的地位,是竞争对手如迪拜、多哈、香港、上海等无论砸多少钱都无法取代的。

路透社也称,这是一次成功的“国家公关”,峰会前夜金正恩散步的照片在社交网络疯传,其巨大的广告效应是不言而喻的,这绝非砸钱就能办到。当今世界不差钱的国家有的是,但能举办如此重要会谈的城市却屈指可数。

就“国家实力”而言,新加坡除了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和航运中心以外,其他恐怕很难引人瞩目了。但人们也许忽略了,在瑞士洛桑管理学院(IMD)进行的国际竞争力排名中,新加坡的国际竞争力常年独占鳌头,前年和去年都名列榜首,此前还曾连续八年傲居第一。IMD商学院自1989年起以经济表现、政府效率、企业效率和基础设施四大类别的235个指标,评估各经济体的竞争力,是目前最权威的全球竞争力排行榜。去年的排名涵盖了全球63个经济体。

新加坡之所以能一再荣登榜首,得益于其拥有完善的基础设施、熟练的技术工人、有利的移民政策和环境,以及高效的创业模式。

新加坡的魅力更集中体现在其多元文化上。在这里,传统与现代水乳交融,东西方文化从容交汇。虽然其面积极为有限,却吸引了全球近7000家跨国公司来此投资。

此外,新加坡的门户——樟宜机场——从2013年以来连续八年被评选为“全球最佳机场(前后共11次)”。如果不是一切为乘客着想,多年如一日竭诚为广大乘客服务,这样的殊荣是不会从天上掉下来的。

在彭博社最新公布的2021全球创新指数排名中,新加坡名列第二。新加坡具有如此的创新能力,这也许出乎许多人的意料。

因此,如今达沃斯论坛临时移师新加坡,对新加坡而言,并非“天上掉馅饼”,而是水到渠成、瓜熟蒂落的事。

作者是中国上海退休学者

陈鸿斌:“达沃斯论坛”移师新加坡绝非偶然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