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大国博弈下,新加坡该扮演怎样的角色

2019-09-28     132
中美大国博弈下,新加坡该扮演怎样的角色

国际社会对美国给予了过分的关注,这或许会让我们很容易忘记,在世界秩序的演变过程中,其他国家仍发挥著作用。

2019年6月的香格里拉对话提供了一些线索。会议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Lee Hsien Loong)的主题演讲开始。他在演讲中指出,虽然亚洲将继续重视美国的存在,但美国需要学会接受中国的崛起。休·怀特(Hugh White)在《海峡时报》的一篇专栏文章中写道,中国崛起“引起了震惊、沮丧,甚至一些美国代表的怀疑”,并继续“在华盛顿的政策圈引起反响”。会议的最后一天,新加坡国防部长黄永宏指出,“如果美国优先或中国的崛起被视为与其他国家的国家利益或集体利益不平衡,那么美国或中国的主导地位将被削弱。”

作为回应,美国学者、亚洲观察家葛来仪(Bonnie Glaser)警告该地区“不要在美国和中国的行动之间划上错误的等号”。葛来仪认为东南亚的选择一定不是在美国和中国之间二选一,而是在两种可能的未来中二选一。一种未来是具有社会规则和规范,且每个人都会遵从,另一种未来是强者会欺负弱者,规则将不再得到尊重,力量即正义。葛来仪传达的信息是:“你和我们一起就会得到这样一个按规章准则办事的国际社会,如果你选择另外一方就会得到一个欺负人的国际社会,无论你做什么都改变不了这一点。”

对于现实主义者来说,这样的理论引起了共鸣:大国正在进行一场关乎生死存亡的霸权之争。旁观者不计其数。用修昔底德的话来说,“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来回应这种威胁,这样战争变得不可避免。”或者,正如2000年后肯尼斯•瓦尔茨(Kenneth Waltz)所写的那样,“以马来西亚和哥斯达黎加为基础构建国际政治理论,就像以某一经济领域的小公司为基础构建寡头竞争的经济理论一样荒谬。”

中美大国博弈下,新加坡该扮演怎样的角色

然而,困难在于,任何市场——无论是世界秩序,还是经济领域——都不仅仅是由企业组成的供应方。每一个市场都受到供需双方的有力推动。均衡结果由供给方提供什么和需求方选择购买什么共同产生。供应商和客户都有代理。

把这称为修昔底德陷阱,在世界秩序的决定中,需求面被忽视了。

在世界秩序的市场上,像东南亚这样的小国确实是接受价格的消费者。但这并不意味着需求曲线是平的,也不意味着曲线不能移动。这个市场上的供应商相互竞争,以满足对和平与繁荣、对信任、以及对贸易和技术领导地位的需求,作为回报,他们以某种形式获得补偿,无论是软实力、声望,还是潜在的联盟关系。

休•怀特评论指出,李显龙总理的演讲把亚洲描述为具有话语权和自主权消费者,休•怀特认为,中国的行为引发了邻国的焦虑,这意味着美国必须以更谨慎和现实的方式来应对,避免让这种情绪变得更糟,这也是美国正在做的。亚洲人将欢迎美国继续在亚洲发挥主要战略作用,但不会支持美国遏制中国扩大地区影响力的合理愿望。在亚洲以外,这种变化也发生了: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德国人现在更信任中国,而美国则更不被信任。

葛来仪所避免的这种划等号言论,实际上是对世界和地区秩序的不同提供者的行动的一种清晰的看法。每个供应商都将商品带到市场上,这些商品在带来好处的同时也带来了成本。

在世界上最好的大学里所教授的经济学——无论是在西方还是东方——都表明,当面临选择时,消费者会仔细检查每一份报价,看它是否适合自己。消费者应该审慎地研究广告,适当地权衡成本和收益,并选择消费组合,以提高他们的消费幸福感。在每一个市场,消费者都应该团结起来,从潜在的寡头垄断或更糟的垄断供应商那里获得最好的交易。消费者必须消息灵通,有组织,并要求真正对他们有价值的东西。

需求方应行使代理权。小国应该认识到,它们可以影响世界秩序的结果。

中美大国博弈下,新加坡该扮演怎样的角色

对于东南亚的民族国家来说,东盟是一块天然的帆布,将需求方绑在一起。

选择成为一个有能力的消费者,保持作为需求一方,并不意味着让自己暴露于供应方面的欺凌。当然,即使是在现代发达市场,供应方面的大公司也可以通过哄骗价格的垄断者或纵容寡头来剥削客户。供应方只会以任何有利于自身利益的方式行事。然而,一旦需求方凭借自身的实力变得足够富有,并能够产生一种预期的足够巨大的价值流,无论是在贡品、共同繁荣、钦佩或威望方面,还是在作为盟友的潜力方面——这些都是供应方尊重需求方的动力。

以规则为基础的市场和现代政府之所以存在,是因为在历史上,流动的强盗——最初是游牧的,只为了短期利益而掠夺——一旦认识到他们将从变成固定强盗的这种变化中获益,他们就会根植一方。这些强大的群体开始培养和保护他们周围的人口,使后者可以进行长期的农业耕作、商业和投资。在持久的经济体制的帮助下,所有这些参与方都共同实现了繁荣。

供应方群众的强者保护需求方纯粹为了促进自己的利益,并非为了法制。

一个新的世界秩序的“市场”也保证了一个更平衡的供应和需求。

在新的世界秩序中,亚洲的领导地位并不意味着亚洲必须成为一个替代性的建筑师。相反,亚洲只需要成为一个善于表达、有能力的消费者,让需求和供应在市场中发挥作用。有了谨慎、思考和团结,东盟就(实际上是整个亚洲)能够继续在这个新的世界秩序市场上取得成功。

中美大国博弈下,新加坡该扮演怎样的角色
中美大国博弈下,新加坡该扮演怎样的角色

文章来源:Global-is-Asian,2019年8月27日,星期二

作者: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柯成兴

翻译:李柏慧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内容来自于作者,不代表新加坡眼和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官方机构观点

中美大国博弈下,新加坡该扮演怎样的角色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