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获索赔母仍扰脑损儿 “我不要钱只要正常儿子回来”

53天前     2,343

“钱赔再多又能怎样?我可以不要钱,只要我正常的儿子回来!”青年遇车祸脑损坏,获赔218万新元(约640万令吉),母亲打破沉默,道出6年来全家人身心煎熬,坦言最担心儿子的未来,怕自己和丈夫不能陪他一辈子。

《联合晚报》前日(本月26日)报道,2015年4月3日凌晨2时许,当时23岁的阿达姆在后港2道和10道的交界处,被一辆右转失控冲上人行道的车子撞倒,导致他脑部重伤,失去心智能力,大腿和膝盖留下永久性伤疤。

家人代他入禀高庭向肇祸司机索赔,最终获赔218万新元。

一家四口在判决后首度接受记者的访问,娓娓道出这六年来的心酸点滴。

虽获索赔母仍扰脑损儿 “我不要钱只要正常儿子回来”

左图:母亲诺莱尼在访问过程中几度落泪。(图:联合晚报)右图:阿达姆车祸后动了不少手术,头部为此留下骇人的疤痕。(档案照)

母亲诺莱尼指著客厅挂着的全家福,难过的对记者说:“这六年我没有一刻不感到难过,只要看着照片中他又高又壮又健康的身影,就让我心如刀割。”

诺莱尼说,车祸发生后,她面临随时失去儿子的风险,她不断祈祷终于盼到儿子死里逃生,但又得面对儿子的脑损伤。

阿达姆住院四个月后转入疗养院,前后经历了无数次的脑部、腿部手术,后来还因血液感染,数度徘徊在鬼门关前。

姐姐阿希金(34岁)则说,对家人最严峻的考验是弟弟出院后,变得易怒易暴躁。生活中为了吃比萨、到商场时为了心爱的鞋子,这些小事都能让弟弟随时情绪奔溃,但家人只能默默忍受。经过无数次与心理医生沟通,加上与弟弟最亲近的父亲的开解,弟弟情绪奔溃的次数才慢慢减少。

“于此同时,我们还得面对繁琐的法律程序,辩方律师会针对一瓶矿泉水的事巨细靡遗的提问,律师还指控是家人的过度监督导致弟弟精神受伤,害母亲一度泪洒法庭,有一次她忍不住直斥道‘我不要钱,你们把正常的儿子还给我!’”

诺莱尼听到这里默默点头,她说:“钱再多又如何?换不回我儿子正常的生活,他现在容易疲惫和健忘,家人现在还有能力轮流照顾他,等有一天我和他爸爸不在了,阿达姆该怎么办呢?”

靠家人支持 青年撑下去

一句“家人的支持,是我支撑下去的力量”,青年的肺腑之言,触动父母及姐姐的心,一家四口泪眼相望。

访问快结束时,原本在房间里的阿达姆终于在姐姐的鼓励下走出房间。他双手发抖,囔说自己害怕。

被问及如何克服自己情绪的起伏,阿达姆想了十几秒,然后说:“是家人,因为他们支持我,是我支撑下去的力量。”

父母及姐姐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感动到一起落泪。

阿达姆掩面而泣说:“我只剩家人了……”姐姐忙擦拭了自己的眼泪,上前拍拍弟弟的肩膀。

交往6年 女友选择离开

父母:感激她曾陪伴儿

交往六年的女友选择离开,阿达姆的父母表示理解,并感激她曾经给予儿子的陪伴。

根据法官的书面判词,阿达姆最终获赔约218万6182新元,包括1万新元失去结婚机会、未来收入损失、医药费、女佣费和交通费等。

当记者问起关于失去结婚机会的问题时,一家人才透露阿达姆在出事前,有一名已经交往五六年的女友,女友最终选择离开,也给他造成了另一次的打击。

“这个女孩过去常常来我们家,在车祸发生后,她也时常来陪伴阿达姆,但随着时间的过去,她来拜访的次数越来越少,那时候我们便有预感,她有一天会离开的。”

后来,阿希金一次无意中听到女孩和她父母亲的对话,女孩的父母亲指阿达姆的智力受损,未来也不可能复原,言下之意是让她放弃这段感情。

跟不上进度退学 打工三天被辞退

重返理工学院就读三天,因跟不上进度退学,到泡泡茶店打工三天也被辞退,青年一度感到伤心和沮丧。

阿希金说,弟弟刚出院后,一家人对他的情况不是很了解,便答应他在2017年回理工学院修读电子工程学科。

“第一天,老师就打电话给我表示阿达姆完全跟不上进度,劝我让他暂时休息。一边是老师的担忧,一边是弟弟的愿望,我也左右为难,但还是询问了阿达姆的意愿,谁知他坚决地说自己可以,表示还要再试试。隔天老师告诉我,他还是很难跟上。第三天弟弟自己坐在了我的面前,他说自己跟不上,让我帮他办理退学。最终退学的决定是他自己作出的,这件事给他的打击不小。”

阿达姆退学后,阿希金联系了楼下奶茶店的老板,请对方允许弟弟去兼职。结果一连三天,阿达姆的速度缓慢,不少配料也放错,无奈之下,老板只能将他辞退。

阿希金说,如今弟弟只有在外出复健时表现出极大的兴致,原本性格开朗,也喜欢电脑的他,如今却连电脑游戏都不太熟悉,甚至连如何发电邮也忘记了。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