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柔佛州商家生意惨淡 均盼着重开新马关卡迎接新加坡顾客

346天前     26,037
马国柔佛州商家生意惨淡 均盼着重开新马关卡迎接新加坡顾客

新马封关致使商家生意惨淡,新山多家宣告结业或缩短营业时间,路上车辆也少。(马来邮报)

作者 郑智浩

记得上次越过新柔长堤,到柔佛新山吃喝玩乐的幸福时光吗?

算起来,人们可以自由跨越两国边境,已是9个月前的光景。

冠病疫情暴发后,两国国门深锁,新马人民互通往来每每出现一丝曙光后,又总会一波三折,这个小小的愿望似乎越来越难达成。本以为可以趁年底连假越堤出国的美梦,碍于马国疫情屡创新高的现状,如今恐无法实现。

然而,迫不及待要边境尽早“解封”的人群,不只上述按捺不住要“趴趴走”的旅客,更多的是在这几个月苦撑著,引颈期盼新加坡顾客回流的马国商家

据《透视大马》报道,马国商家迫切希望中央政府早日开放边境,让新加坡民众可越堤来访,以拯救因3月中旬关闭新马关卡对他们造成的巨大冲击。

受访业者表示,新马边境一日不重新开放,生意将持续亏损。

马国柔佛州商家生意惨淡 均盼着重开新马关卡迎接新加坡顾客

新加坡旅客越堤常光顾的陈旭年文化街,生意大受影响。(中国报)

市中心酒店入住率低

新马封关对长期依赖新加坡旅客消费的新山产生重大影响,尤其是当地的中小型企业与旅游相关行业。一个一个原本客似云来的佳节来了,又走了,与这些企业和行业擦肩而过。

新山市中心的酒店业者透露,目前中小型酒店的入住率仅有25%,营收根本无法维持酒店日常支出。

马国商务酒店协会柔州分会主席谢秉益表示,位于市中心的酒店处境十分艰难,即使选择削价促销,也达不到预期的业绩成果,显然不是价格问题,主要是因为马国国内的旅客,多数前往海岛或海边旅游。

“我们基本上都在亏损。我们必须挺过这段期间。如果我们进一步降低价格,这只会搞乱整个市场。因此,酒店业目前将集中创建新旅游配套,来吸引住在市中心的旅客,希望今年第四季度能取得更好的业绩。”

马国柔佛州商家生意惨淡 均盼着重开新马关卡迎接新加坡顾客

马国商务酒店协会柔州分会主席谢秉益。(星洲日报)

山不转路转,路不转人转。 少了新加坡旅客,短期内酒店业者必须思考替代方案,营救毫不起色的销售额。

为帮助酒店业者吸引城市旅客,商务酒店协会计划在不久的将来安排30名业者观摩其它旅游景点,计划推出“柔佛州走透透一日游”(Jom Jalan Johor)配套,吸引入住酒店的旅客以优惠价到柔佛旅游。

“我们的目标景点有三个,包括龟咯岛、迪沙鲁海滩,以及新山市。我们希望推广有趣的本地景点,如红树林国家公园、渔人博物馆、南亚港鳄鱼世界、玻璃兴都庙、柔佛古庙、柔佛王宫等来吸引旅客,顺便带动中小酒店的业绩。”

马国柔佛州商家生意惨淡 均盼着重开新马关卡迎接新加坡顾客

迪沙鲁海滩。(互联网)

期盼新加坡顾客再次光临

《马来邮报》则报道,不少商家在疫情下转换经营模式,成功撑过艰苦日子,但仍期盼新加坡旅客能前去商店消费。

在Bazaar Karat夜市经营鞋摊生意的莫哈末扎里(37岁)表示: “在封城最初的三个月,我一直亏损。冠病大流行让我放弃贩卖鞋子。”

莫哈末扎里说,新加坡人是他的主要客群,这些顾客都是慕名而来寻找日本的稀有鞋款。他目前转战网络平台,通过面簿和Instagram专卖鞋子。

但莫哈末扎里仍希望在两国通关后重开鞋摊:

“最好还是在Bazaar Karat拥有自己的摊位,我有稳定的新加坡客户群,他们想亲眼看看鞋子,并在购买前试穿。”

马国柔佛州商家生意惨淡 均盼着重开新马关卡迎接新加坡顾客

Bazaar Karat夜市场景。(互联网)

在新山伊布拉欣路经营食肆Retto Cafe的店主李先生(34岁)称,自3月封城以来,他的生意就接连3个月蒙受亏损。

“当时的情况对像我一样的业主来说,真的非常压力。在没有盈利的情况下,我们还要支付租金和各种管理费用。我们差点就应付不了这种情况,一度几乎快倒闭。”

目前李先生的生意正逐渐恢复,他期盼关卡开放后能达到疫情暴发前的营业额。

马国柔佛州商家生意惨淡 均盼着重开新马关卡迎接新加坡顾客

疫情前的Retto Cafe。(互联网)

在乌达城(Bandar Baru Uda)从事理发业的Amy则表示: “封锁措施实行以来,由于缺少新加坡客户,盈利一直下降。如同新山大多数商家一样,我们期待着明年边境重新开放。”

中小型企业协会:尽快开放边境

中小型企业协会南柔顾问郑己胜建议,马国政府应开展大规模促销活动,以帮助柔佛零售商扩大销售额。

“虽然许多人口袋里都没有很多钱,但如果有特价优惠,我相信他们还是愿意花钱的。”

郑己胜也向马国中央政府喊话,称必须尽快与新加坡政府谈判有关开放边境事宜,让新加坡人民可到访柔佛。

马国柔佛州商家生意惨淡 均盼着重开新马关卡迎接新加坡顾客

空空荡荡的新柔长堤,与昔日拥堵的情况形成强烈的对比。(海峡时报)

他表示,许多中小企业担心自己的现金流,尤其马国央行给予的贷款暂停期已结束。

“马来西亚国家银行应向银行施加压力,延长暂停期,因为每个人都必须在没有疫苗的情况下撑过这段时间。人们仍然不敢出来消费,所以经济很糟糕。如果银行允许延期还贷,企业将可维持更多现金流。每月可存2万令吉(6582新元)现金,三个月后共计6万令吉(1万9747新元)。你就可以生存。”

“若企业还有生存的空间,一旦情况恢复正常,他们就可保住生意。然而,如果企业在这几个月里被摧毁,一切都将结束。”

新马边境何时能开放,仍需视两国及本区域的疫情而定。

盼两国人民能在最安全的情况安心越堤,也希望这一天能早日到来。

马国柔佛州商家生意惨淡 均盼着重开新马关卡迎接新加坡顾客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