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政治可妨新寻出路

313天前     231
港政治可妨新寻出路

报道:笔锋

香港政治“新加坡化”是最新趋势。在“爱国者治港”的口号下,立法会、行政会议与18万公务员系统不再纠缠在国家认同的问题,而是要考验政绩﹑治理的品质,是否能够急民之所急,化解民间疾苦,但又能够推动经济的快速发展。

新加坡政治是“一党独大”,反对党没有任何机会可以执政,但却并不是橡皮图章,而是可以针对很多公共政策问题反复辩论,集思广益。新加坡的执政党并不会因为反对党势力较弱就陷入“权力的傲慢”,专制擅权,而是具有高度的危机意识,解决民困,赢得民心,拥有高度的政治正当性,而不是靠赤裸裸的权力镇压。

同时,新加坡也高度服膺市场经济的规律,让资金与人才自由的流动,让这个岛屿城市,发挥最高的竞争力,在全球的排行榜中名列前茅。

国安法后股市飙升

西方政府当局与西方主流媒体最近都在抹黑香港,认为香港在通过“国安法”后再也没有自由,“法治已死”。

美国传统基金会甚至将香港长期名列“经济自由度”全球第一的排名剔除。很多西方舆论都将香港标签为“另一个中国城市”,没有自由与法治。但其实这是天大的误会,恰恰相反,在港区的国安法通过后,香港的股票市场飙升,民间秩序恢复,各项投资都在增加。

新加坡政治的特色就是效率高,向全球开放,不被意识形态所左右,对民生问题特别重视,不会让财团肆虐,不会被地产商炒地皮推高楼价,让小市民被“房事”所困。

新加坡的大学毕业生随便可以住在一个1000平方尺的公寓,而不会像香港年轻人住在只有100平方尺的“㓥房”,成为城市的耻辱。

签名宣誓引蛇出洞

“爱国者治港”,其实是回归政治学的ABC,要求管治团队对国家的忠诚度不能被怀疑。这在新加坡、美国、英国等其实都是基本政治要求,但在香港,由于过去公务员系统对此没有提出“刚性要求”,18万公务员内部有不少人对中华人民共和国都抱有某种敌意或是“距离感”,如今有200多名公务员拒绝签名宣誓效忠。但引蛇出洞,其实是好事。

最近几年一些分离主义者蠢蠢欲动,在街头游行中高举英国或美国国旗,触动了北京的神经,也引起了香港大多数市民不满,如今当局提出了具体的要求,治港者不能不爱国,就消除了国家认同问题的疑虑。

从新加坡的经验来看,国家认同是政治凝聚力的前提,不容搞分裂主义,也不容在种族问题上挑拨离间。

新加坡是多元民族国家,尽管华人占了多数,但不能搞任何族群的沙文主义,歧视另外的族群。

香港的港独势力的论述要点,就是说香港的广东人、说粤语,与来自大陆的游客或专业人士都有区别,对于那些说普通话(华语、中国国语)的人士都侧目以待。这其实就是一种歧视。

在2019年黑暴肆虐时期,暴乱分子针对某些与北京有关系的餐厅加以攻击,毁坏,称之为“装修”,殴打一些政见不同的人士,称之为“私了”,其实都是在隐瞒暴力狠毒的本质。在新加坡,这样的事情绝对不容出现,一定被“消灭于萌芽状态”。

香港当局对于这些黑暴事件,一度受制于法律,被一些“黄丝”法官轻判,但如今在国安法颁布后,就拨乱反正,让黑暴分子无所遁形。

新加坡是全球最国际化的城市。它的价值在于开放、资讯自由、重视法治。

新加坡国安法更严格

新加坡的国安法律其实比香港更严格,如果在新加坡示威举起了其他国家的国旗为诉求,肯定会被抓捕判以叛国罪名,但香港迄今不少高举英美国旗的反对派还在逍遥法外。

新加坡也坚持资金流通的自由,不予限制,重视市场机制,让市场发挥最大的功能;政府则提供一个稳定与安全的架构﹑有利营商的环境,因而吸引了全球的跨国公司在新加坡设立亚洲总部。

香港在这方面也有庞大的优势,由于地缘上更接近中国大陆,让外商有近水楼台之便,又可以善用香港的普通法优势﹑一国两制的好处,两者兼得,何乐而不为。

回顾过去香港立法会的表现,反对派都是“反发展主义”,对于兴建高铁、港珠澳大桥,都巧立名目加以反对,背后就是要阻止政府施政成功,但反对派的票数又未能可以成为执政党,这就成为香港政治的“痛点”,不断内耗。如今立法会正本清源,就可以学习新加坡的议会,加速在公共政策上的研究,凝聚内部共识,加快推动建设,对于各种危机,也可以剑及履及地反应,而不是在互推皮球的情况下,一事无成,不断被拖延下去。新加坡议会可以成功,社会稳定、经济可以繁荣发展,为何香港不可以?

新闻来源:亚洲周刊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