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天四夜,在新加坡能吃到什么

2019-10-17     297

所长从新加坡回来好久好久了,除了一篇放毒,一直没机会梳理新加坡的美食,不过隔壁日历娘整理了一篇新加坡游记,而且整个新加坡行程所长经常和日历娘待在一起,四舍五入就是所长整理的了~

下面,把笔交给日历娘!

大家好,我是隔壁的日历娘。

很不幸,因为在新加坡的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逛动物园、植物园,我没能腾出足够多的时间去吃遍新加坡的食物,不过在有限的时间里倒也把马克过的食物都尝了一遍。

01 肉骨茶

当地必点的肉骨茶,因为时间缘故只在“为游客而生”的肉骨茶店有着短暂且浅薄的尝试。

细嫩的猪肋条在金棕色、香气浓郁的汤底里滚得软极,不需多动用牙齿,便能撕下肥瘦相间的肉,蘸一蘸甜辣味的酱便进了胃。

吃肉只是点缀,喝汤才是要紧事。浓郁的茶汤里,胡椒的辛辣滋味儿格外明显,蒜头也在汤里带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被炖到几乎要化开去的蒜头,随便抿一抿都是肉香,似乎比真正的排骨肉还好吃上几分。

五天四夜,在新加坡能吃到什么

排骨炖得极烂 | 拍摄 Jerez S

这香浓的汤,泡油条刚刚好。酥软的油条在汤汁里悠悠浮着,直到吸满汤汁才缓缓悠悠地,把半边身子藏进汤里。这正是吃的好时候,酥脆还余韵尚存,在汤汁里泡得软绵的部分又热又辣。附送的小碟子里还有切成小粒的小米辣,若是添上几粒儿,更是热辣非常了。

倒也不用担心泡了油条就没得汤喝,在不忙的时候,店员时不时就会拎着铜色的小壶来添茶,手腕轻轻一动,香喷喷的肉骨茶汤又满满一碗了。(如果正好赶上饭点儿,还可以自己去窗口加汤,店员们都很友好。)

五天四夜,在新加坡能吃到什么

所长在黄亚细点的肉骨茶套餐

虽说是喝汤,总还是要配点小菜,我凭著直觉点了卤大肠和卤粉肠(小肠),果然是好吃的。

大肠处理得极好,脂肪不多不少,一口咬下油气十足又绵软,但又不会过多而显得腻了,喝汤吃肉的间隙里来上一块,美极了。

五天四夜,在新加坡能吃到什么

卤大肠 | 拍摄 Jerez S

粉肠的口感糯糯的,不似大肠的肉香,反倒是像某种糯米与肉的混合制品,颇有些独特的嚼劲在里头。

五天四夜,在新加坡能吃到什么

卤粉肠 | 拍摄 Jerez S

还有同事点的猪肝汤。

五天四夜,在新加坡能吃到什么

猪肝汤 | 拍摄 Jerez S

虽说松发、黄亚细是开给游客的店,在看完鱼尾狮之后去来上一碗肉骨茶,也着实不算亏。

02 明辉田鸡粥

在去新加坡前就听闻了明辉田鸡粥的大名,几乎每一个去过坡坡的朋友都告诉我“一定要吃田鸡粥。”于是在逛了整整一天动物园、累到眼皮都快没力气睁开的晚上,还是和所长特意打车去尝了。

店是典型的街边大排档样式,一副本地人也会光顾的美食小店模样。田鸡的做法是极多的,除了最出名的田鸡粥,还有听起来不明就里的鸡精田鸡汤、黑椒田鸡、椒汁田鸡、葱姜田鸡等等各种光看名字猜不出滋味的做法。

五天四夜,在新加坡能吃到什么

明辉田鸡粥的招牌

一行四人,既是为了田鸡而来,自然是要把田鸡吃个够。于是田鸡粥、椒汁田鸡、鸡精田鸡汤轮番上阵来,还带着一只正值好时节的椒汁蟹,一盘热腾腾的铁板蚝蛋。(原本要点胡椒田鸡,不料店员记错,只能可惜地少吃了一种做法。)

等菜的时光并不难等,许是这类菜都是早早备好了原料,只待客来便像变魔术般让它们都上炊具里走一趟,便哗啦啦摆上桌来。

最负盛名的田鸡粥装在小小的砂锅里,细白的田鸡藏在泛著米油光泽的粥里,面上缀著几丝细细的姜葱。

五天四夜,在新加坡能吃到什么

田鸡粥 拍摄 Wilson

看起来很美味,看起来。

尝到第一口,我心头便咯噔一下。姜味太重,生生把田鸡本身的鲜与米粥的甜都给盖了过去。田鸡原本是鲜嫩又甘甜的肉质,在葱姜味过重的粥里,却失去了它的滋味,只剩下肉质的鲜嫩还能勉强挽回几分颜面。

五天四夜,在新加坡能吃到什么

拍摄 | Jerez S

若说田鸡粥是无功无过,那鸡精田鸡汤便只能说大厨手太重了些。

汤上桌前,还颇有仪式感地当着我们的面撒上了特色的液体鸡精。但光是那浓重的酱色汤汁,就有些让人望而生畏,口中发苦了。这汤太浓了,就连白嫩的田鸡肉都被生生染上了棕褐色。

五天四夜,在新加坡能吃到什么

鸡精田鸡 | 拍摄 Jerez S

舀一勺喂入口中,颇有些“大郎,起来喝药了”的既视感。趁热时喝,就已经是一锅药材放得太多、太急切的药膳,等到汤凉肉冷,那滋味,便只是一碗浓稠难喝的中药了。

不过身边的所长倒是对这锅鸡精田鸡情有独钟,不知是出于不浪费原则还是真的爱喝,反正一锅汤最后也是见底了。

五天四夜,在新加坡能吃到什么

大郎,起来喝药 | 拍摄 Wilson

剩下的椒汁田鸡和椒汁蟹也没能挽尊,过重的甜咸酱让田鸡的本味荡然无存。梭子蟹肉不多,蟹黄也干而硬,再加之滋味过重,卖相也不算好的,浆糊糊一片,实在是有些令人失望了。

五天四夜,在新加坡能吃到什么

椒汁蟹 | 拍摄 Wilson

吃到最后,反倒是随手点上的一份干煎虾和铁板蚝蛋勉强配得上美食的名头。

五天四夜,在新加坡能吃到什么

干煎虾 | 拍摄 Jerez S

我原不喜欢吃鸡蛋,煎蛋只是勉强,但铁板上滚烫又滑嫩的煎蛋却让我十分惊艳,小心翼翼夹上一小块,再带上一块鲜又嫩的生蚝,真真是让人爱上了鸡蛋。

五天四夜,在新加坡能吃到什么

铁板蚝蛋 | 拍摄 Wilson

就连无意中点的酸柑,也被衬托得清新爽口,最后被喝个底朝天。

五天四夜,在新加坡能吃到什么

意外好喝的酸柑

03 牛车水食阁

在距离牛车水不远的一栋大楼里,藏着满满一层的美食,这倒是真的本地人也会光顾的好地方了。说起来,这地方和国内商场里常有的大食代是一样的,只是里头售卖的食物从黄焖鸡、麻辣烫变成了海南鸡饭、叻沙、面线等颇具东南亚特色的食物。

价钱也不贵,一份5、6新元,合人民币20元的样子,特别适合我这个想要尝到尽可能多食物的贪心鬼。

我点了海南鸡饭、湿卤和叻沙酿豆腐。

海南鸡饭倒也不算什么特色美食了,在东南亚地区很容易就能找到这种亲民美食。

我会买这份海南鸡饭还是因为档口的小哥万分热情又有些委屈地招呼我:“美女,我招呼你怎么不答应呀。”“诶,你声音好甜呀!”

虽然是“被迫”选择了这份海南鸡饭,好在它没有辜负我。鸡肉足够嫩,米饭也足够香。滑嫩的鸡肉自然是三两口就吃光了,而鸡油拌得黄亮诱人的米饭我也没忍住吃得干干净净。

五天四夜,在新加坡能吃到什么

滑嫩的鸡肉 | 拍摄 Jerez S

叻沙算是一道典型的南洋风味小食了。叻沙分咖喱叻沙、亚参叻沙等好多种,我吃到的应该是最常见的咖喱叻沙。

五天四夜,在新加坡能吃到什么

叻沙 | 拍摄 Jerez S

软嫩的白豆腐、酿青椒、蘑菇等在咖喱色的酱汁里裹上了一层椰香又辛辣的酱汁,无论是搭配米饭或是拌面都极合适。

叻沙的做法极多,颇有些万物皆可入叻沙的感觉,至于外观嘛,用同事的话说就是“东南亚麻辣烫。”

五天四夜,在新加坡能吃到什么

所长在吐司工坊吃的叻沙,也非常好吃

除了叻沙,还点了些其他小吃。

五天四夜,在新加坡能吃到什么

蚝蛋 | 拍摄 Jerez S

五天四夜,在新加坡能吃到什么

火鸭饭 | 拍摄 Jerez S

五天四夜,在新加坡能吃到什么

湿卤 | 拍摄 Jerez S

光吃菜自然有些咸了,刚好可以来一杯东南亚特色的万隆。这种用突厥蔷薇纯露和奶调制成的粉色饮品也算是当地特色了,在路边小店就能买到。虽说是用奶精一类的材料调成,解渴加之尝鲜倒也不错。

五天四夜,在新加坡能吃到什么

万隆 | 拍摄 Jerez S

05 特色调酒

这次往返我们乘坐的都是新加坡航空公司的班机,新航的飞机餐里可以提供几种比较少的鸡尾酒。

五天四夜,在新加坡能吃到什么

飞机上的菜单

既然要去著名的鸡尾酒——新加坡司令的发源地,当然一定要尝试一下了。飞机上调配得有点过于甜腻了,但并没有阻挡我喝了很多杯的脚步。

五天四夜,在新加坡能吃到什么

飞机上调的新加坡司令

听说所长去了著名的新加坡司令的发源地——LONG BAR,点了一杯标准的新加坡司令。

五天四夜,在新加坡能吃到什么

long bar 里的新加坡司令 | 拍摄 JJJJ

还跟着大家在地上扔了一把花生壳,有趣。

五天四夜,在新加坡能吃到什么

long bar 里满地的花生壳 | 拍摄 JJJJ

而我去的是一家当地小有名气的特色调酒吧——Native,在这里你找不到经典的那些酒,而全部是店家用新加坡当地的特色动植物做成的创新调酒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一道用牡蛎作成的调酒,牡蛎蒸馏后发酵的“酒”与羊奶混合成了一道辛辣又带着些咸味的酒,最妙的是,装它的容器也是用牡蛎壳烧制而成的。既有美妙的故事,又足够好喝,对于喝酒小白的我而言,已经非常棒了。

五天四夜,在新加坡能吃到什么

店内研制新酒的瓶瓶罐罐,在听闻我们是游客后热情的小哥特意给我们讲解了一番各种仪器的作用 | 拍摄 Jerez S

五天四夜的行程很快就过去了,确实还有很多东西没有吃到,希望以后有机会能慢慢地逛吃逛吃。

五天四夜,在新加坡能吃到什么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