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工业园的前总裁,在新加坡被人埋伏、乱棍殴打!主谋花了25000新币买凶

13天前     31,383

好多人都问新加坡治安这么好,有没有黑社会啊?

不瞒你说,有,而且最近一个买凶打人的事件上了新闻头条,揭开新加坡不为人知的地下世界。

“我一直以为新加坡挺安全的,但竟然有花钱让黑社会袭击人这种事,受害者还是一个前高官。”

苏州工业园的前总裁,在新加坡被人埋伏、乱棍殴打!主谋花了25000新币买凶

前总裁、新加坡前议员

在巴士站被人殴打

2019年12月26日傍晚时分,在巴西班让路第335D座组屋附近的巴士站。

一个60多岁的老人遭到了陌生人攻击,他从巴士上一下车,就被一名男子丢了一包辣椒粉,在看不清的情况下被乱棍攻击。

苏州工业园的前总裁,在新加坡被人埋伏、乱棍殴打!主谋花了25000新币买凶

(示意图)

男子用木棍猛击老人的背部,年迈的他直接跌倒在地。

男子大喊了一声:我知道你做了什么!

然后骑着摩托车迅速逃离现场,老人第二天报警自己被陌生男子攻击,手肘和膝盖都受伤,背部也淤青。

最近我们才知道,这个老人是个大人物……甚至连中国人都认识他。

苏州工业园的前总裁,在新加坡被人埋伏、乱棍殴打!主谋花了25000新币买凶

(图源:新民日报)

新加坡媒体《新明日报》的记者,日前确认了受害者身份,正是前议员曾士生。

苏州工业园的前总裁,在新加坡被人埋伏、乱棍殴打!主谋花了25000新币买凶

(图源:Today)

他曾是苏州新加坡工业园首任总裁

1994年曾士生接到新方任命,赶往中国苏州,参与中新合作苏州工业园的启动。

苏州工业园的前总裁,在新加坡被人埋伏、乱棍殴打!主谋花了25000新币买凶

(*1994年9月14日上午,中新合作苏州工业园区第一批进园投资项目签字仪式)

1996年从苏州奉调回新加坡后,40岁的曾士生投身政界,当选国会议员

1997年至2011年期间担任东海岸集选区Joo Chiat单一选区的国会议员。

在中国的经历,也让曾士生成为“中国通”,回到新加坡后他参与了不少本地新移民社群的活动,推动中新交流。

这样一位前高官,竟然低调地搭公交车,还被人埋伏袭击。

究竟是怎么回事?

警方废了一番功夫才发现,原来“幕后黑手”是他!

怀疑老婆婚外情

损友出招、求助私会党成员

2019年,一位名叫何士峰的男子怀疑妻子和曾士生——这位前国会议员有婚外情。

何士峰在组屋楼下跟朋友邱苏鹏(68岁)聊天,

对朋友袒露了自己的疑心,他当时不好意思说妻子,而慌称是自己女儿与曾有点关系。

苏州工业园的前总裁,在新加坡被人埋伏、乱棍殴打!主谋花了25000新币买凶

(邱苏鹏)

但何似乎没有想过报警或者上法庭,跟朋友坦白自己就“给他点教训。”

为了教训对方,甚至愿意出资5位数,也就是上万新币来找人去做。

苏州工业园的前总裁,在新加坡被人埋伏、乱棍殴打!主谋花了25000新币买凶

于是邱苏鹏找上了新加坡“欧米茄私会党”成员——穆罕默德-胡辛-沙-阿卜杜拉(Mohamed Hussian Shah Abdullah),让他以25,000新元的价格袭击曾。

本计划在一家餐馆进行,结果因为场地不合适而失败了。

但是邱苏鹏没有放弃,他又找上了穆罕默德-阿里-鄂图曼(Mohd Ali Osman),以下简称阿里(59岁)。

同样承诺事成之后给2万5000新币的酬劳,要对方完成任务,何士峰先给了阿里1万新币定金。

碰巧,这时候阿里的旧狱友莱米(30岁)向阿里借钱,听说了这件事两人一拍即合,还到事发地点考察和策划。

苏州工业园的前总裁,在新加坡被人埋伏、乱棍殴打!主谋花了25000新币买凶

(巴士站示意图)

当天两人里应外合,莱米在阿里的远程操控下,蹲守在巴士站埋伏了曾士生

事后何士峰只给了阿里1万,因为他遭到了警方调查,对服务不满意,扣了5000新币。

而阿里只给了动手的莱米3000新币,自己吞下大头。

苏州工业园的前总裁,在新加坡被人埋伏、乱棍殴打!主谋花了25000新币买凶

最后莱米早被判坐牢3个月,何世峰和阿里也已被控,案件仍在进行中。

最近,68岁的邱苏鹏在2022年5月9日被判入狱一年零四个月,并罚款2万新元,此前他承认教唆自愿造成伤害罪。

苏州工业园的前总裁,在新加坡被人埋伏、乱棍殴打!主谋花了25000新币买凶

(图源:Today)

原来邱苏鹏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中间人,教唆“暴力复仇”。

苏州工业园的前总裁,在新加坡被人埋伏、乱棍殴打!主谋花了25000新币买凶

(图源:Stomp)

2020年2月,一起发生在后港6道第529座组屋的蓄意重伤他人案,也和邱有关。

他得知好友和另一人因赌博奖金闹不和,于是提议雇人去打对方。

邱苏鹏保释了一名私会党成员,通过对方牵线找来其他党员攻击受害者,最后人家被打到鼻子骨折,脸部、头皮和锁骨受伤,住院整整3天。

苏州工业园的前总裁,在新加坡被人埋伏、乱棍殴打!主谋花了25000新币买凶

(示意图)

我们看得出这个其貌不扬的老头——中间人邱苏鹏,和新加坡私会党有些不寻常的联系。

新加坡网友震惊

私会党还提供这些服务

这个新闻让新加坡网友也震惊,大家知道新加坡以前有“私会党”,没想到现在还活跃着。

也没想到私会党还有这种“服务”……

“请问这个打手有没有名片啊?帮我朋友问问”

苏州工业园的前总裁,在新加坡被人埋伏、乱棍殴打!主谋花了25000新币买凶

“新闻报道说,扔了一包橘红色的粉末,并在事后用一根木棍多次打他的背部,好像在做咖喱……”

苏州工业园的前总裁,在新加坡被人埋伏、乱棍殴打!主谋花了25000新币买凶

“主谋和打手全部都应该鞭打24下和判30年监狱,为啥这么宽容。马上人们都会效仿雇佣打手去干坏事。”

苏州工业园的前总裁,在新加坡被人埋伏、乱棍殴打!主谋花了25000新币买凶

“还好新加坡没有(合法)枪,不然真的难以想像会发生什么,大家就可以用钱买杀手了。”

苏州工业园的前总裁,在新加坡被人埋伏、乱棍殴打!主谋花了25000新币买凶

(以上评论:Facebook)

新加坡的“私会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其实就是黑社会性质的帮派,新加坡为数不多的犯罪很多都跟他们有关。

60、70、80年乱象后

黑帮大佬逐渐退幕

刚刚建国的60、70年代新加坡私会党泛滥,三天两头帮会斗争,就在大街上“血拼”。

非法贩毒、卖淫者充斥于这个城邦!

1980年代时,新加坡私会党还是没有好转。

那个时候混帮派不用做工,只要说话大声够凶,就有人愿意跟随你。

收收保护费就能够生存了,或者在HDB偷偷开“地下赌场”,每天都能赚400多新币。

苏州工业园的前总裁,在新加坡被人埋伏、乱棍殴打!主谋花了25000新币买凶

90年代,还有著名的黑帮大佬上新闻。

后来著名的黑帮大佬们相继被执法、过世、或者潜逃海外。

1999年5月的一天,帮派Sio Kun Tong的头目Aw Teck Boom在芽笼某武术协会内,被来自其他帮派的袭击者刺死,年仅43岁。

苏州工业园的前总裁,在新加坡被人埋伏、乱棍殴打!主谋花了25000新币买凶

他的葬礼轰动一时,不仅有上百人送行,甚至还有警察到场参加。

苏州工业园的前总裁,在新加坡被人埋伏、乱棍殴打!主谋花了25000新币买凶

(图源:海峡时报)

2009年1月9日,外号One-eyed Dragon独眼龙的黑帮大佬陈楚仁Tan Chor Jin(曾为帮派“洪顺堂”头目)在樟宜监狱被执行绞刑。

苏州工业园的前总裁,在新加坡被人埋伏、乱棍殴打!主谋花了25000新币买凶

他在2006年闯入了一个夜总会老板林某的家中,用绳子捆住了他的妻子、女儿和女佣,然后向书房中的林身上连开6枪,将其当场打死。

苏州工业园的前总裁,在新加坡被人埋伏、乱棍殴打!主谋花了25000新币买凶

(林某妻子悲痛不已:海峡时报)

2020年5月,一则报道刷屏新加坡新闻媒体《黑帮老大潜逃51年 在丹麦猝死》!

苏州工业园的前总裁,在新加坡被人埋伏、乱棍殴打!主谋花了25000新币买凶

72岁的陈同明(Roland Tan Tong Meng),曾是海南街一带的帮派成员,人称“海南仔”,1969年犯下命案后就潜逃海外。

从马来西亚辗转到丹麦,最后他因心脏病发,在自家举办的一场晚宴中猝死。

“私会党”几乎隐形

但是仍然存在!

现在,经过几十年的治理,私会党在新加坡几乎逐渐“隐形”。

苏州工业园的前总裁,在新加坡被人埋伏、乱棍殴打!主谋花了25000新币买凶

因为在新加坡参加私会党是犯法的,等待他们的是罚款5千新币,还有坐牢最多三年的惩罚。

不过偶尔私会党也会“显形”,比如上文中的雇凶打人,还有一些街头群殴、追车车祸、搜查枪支毒品等。

黑帮追车案

2018年新加坡总统府附近发生了一起轰动的车祸。

三个好友(两男一女)和夜店中一伙人发生了冲突。

出了夜店时候,这三人的车辆被几个车团团围住,好不容易冲破重围。

苏州工业园的前总裁,在新加坡被人埋伏、乱棍殴打!主谋花了25000新币买凶

(图源:早报)

两拨人在马路上演生死时速地追车,从滨海湾广场的夜店门口,一路追到总统府附近。

最后三人怕了想跟总统府门口值班的警员求助,结果一下没控制好车速,失控撞上了柱子,那是总统府大院的后门。

车辆完全损毁,两人当场死亡!

苏州工业园的前总裁,在新加坡被人埋伏、乱棍殴打!主谋花了25000新币买凶

事后证实这三个小伙伴在夜店惹的不是一般人,而是和私会党帮派有关的团伙。

私自购买枪支

前段时间,新加坡报道一个新加坡男子为了报仇,竟到新加坡隔壁的马来西亚新山买了一把真枪,还有数发子弹!

苏州工业园的前总裁,在新加坡被人埋伏、乱棍殴打!主谋花了25000新币买凶

(图源:Today)

我们从这个男子的纹身可以看出点什么,没错,他曾经也是私会党的一员。

2016年他加入了一个名为Sio Kun Tong的私会党,两年后,他的好友阿米鲁也跟着加入了。

2019年好友跟他抱怨,一名别的帮派的男子在位于滨海广场商场的夜总会外殴打了他的前妻,又拽头发又打脸。

他听说之后想要替朋友报仇,至少威吓一下对方,于是在一次去新山旅游的时候买了把真枪和子弹,还偷偷带回了新加坡。

苏州工业园的前总裁,在新加坡被人埋伏、乱棍殴打!主谋花了25000新币买凶

(图源:海峡时报)

还好随后他还没来得及使用这把枪,就在警方的一次毒品搜查,无意中被发现了。

他最后因为非法持有枪支被判7年10个月的监禁,并被处以至少6下的鞭刑。

新闻一般都不对私会党进行深扒,但会报道一些改邪归正的例子。

黑帮大厨

新加坡有个连锁餐厅的创办人,就曾经吸过毒进过监狱。

苏州工业园的前总裁,在新加坡被人埋伏、乱棍殴打!主谋花了25000新币买凶

后来离开了黑帮拿起了锅铲,创办了新加坡最有范儿的黑帮餐厅——十八厨。

现在已经非常有名了,在很多商场都开设了连锁餐厅。除了黑帮的噱头,据说菜的味道也不错,年轻人大概觉得很酷吧。

新闻曾经报道,他的餐厅甚至成为了服役人员的收容所。

一个个罪犯洗心革面,成为了服务员大厨甚至区域经理。

苏州工业园的前总裁,在新加坡被人埋伏、乱棍殴打!主谋花了25000新币买凶

古惑仔护士

CNA还曾报道过一个有纹身的古惑仔,现在在从事护理工作。

苏州工业园的前总裁,在新加坡被人埋伏、乱棍殴打!主谋花了25000新币买凶

(图源:CNA)

在他10岁的时候父母离异,上中学的时候因为是个“小胖子”经常被人欺负。

从此就走上了混帮派的道路,混在其中觉得自己得到了工作,钱和保护。

苏州工业园的前总裁,在新加坡被人埋伏、乱棍殴打!主谋花了25000新币买凶

(图源:CNA)

后来他O水准考试不顺利之后就放弃了学业,早早当兵去了。

在军营中他被分配到救护车执勤,成为了一个Paramedic护理人员。

在照顾病人的时候似乎被感化了,特别是有一次遇到一个透析病人,和他差不多大却是个瘾君子,身体已经极度破败。

(示意图)

他觉得自己不能过这样的人生,于是当完兵之后重新进入ITE修读护理专业。

我们从这些改邪归正的例子也能看出,看来表面平静的新加坡,背地里也是暗潮涌动,以前和现在都有着“私会党”。

苏州工业园的前总裁,在新加坡被人埋伏、乱棍殴打!主谋花了25000新币买凶

(过去新闻示意图)

很多犯罪分子,如果追查起来,可能也是属于,或者曾经属于某个帮派。

但是帮派已经逐渐被边缘化,很多时候,只会在葬礼抬棺喊口号的时候注意到他们……

苏州工业园的前总裁,在新加坡被人埋伏、乱棍殴打!主谋花了25000新币买凶

毕竟如果有正经的工作和稳定的收入,谁愿意在严刑峻法的新加坡铤而走险呢!

苏州工业园的前总裁,在新加坡被人埋伏、乱棍殴打!主谋花了25000新币买凶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