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汉丧礼冒出“发妻”争产 陪读妈妈因假结婚败诉

2019-08-09     495

(新加坡9日讯)商人心脏病猝逝,丧礼竟出现一名陪读妈妈,称是跟他结婚10年的发妻,图分20多万元(60万令吉)公积金,家属入禀法院揭发假结婚案,代亡者“休妻”,法官判她分文不得。

54岁商人严孟辉在前年12月23日心脏病发突逝,26日晚上一名女子出现在灵堂上,告诉他的家人,她是他的妻子。

这名女子就是57岁的孟宪辉,她在2004年以陪读妈妈的身份来到新加坡,2007年1月与严孟辉注册结婚。

单身汉丧礼冒出“发妻”争产 陪读妈妈因假结婚败诉

孟宪辉出示她和严孟辉的婚照。

但这名商人据亲友所知,一直单身,就连跟他同住40多年的老母亲和妹妹都不知道他结过婚,大为震惊。

商人的家属认定两人就是假结婚,他的4名姐姐、弟弟和妹妹去年入禀法庭,要求法院宣判两人婚姻无效,并根据无遗嘱遗产继承法令(Intestate Succession Act),将男方公积金及其他财产分配给直系亲属。据悉,这笔公积金存款超过20万元。

高庭法官陈祥泰日前发表判词提到,商人过世后,外甥女用他的手机通知所有联系人,离奇的是,孟宪辉身为妻子,他的手机却没有她的联络,反倒是她的妹妹收到简讯后通知她。

孟宪辉是在婚后半年申请成为永久居民,2009年获批准,但她在2011年回到中国居住,“家婆”在2012年逝世,她也没有回来奔丧。

她在2014年一度返新,更新永久居留权,再一次回到新加坡就是前年,为的就是出席丈夫的丧礼。

法官裁定,这就是一段为了协助女方申请永久居留权的假婚姻,婚姻无效,孟宪辉不算遗孀,因此无法分得商人任何遗产。

单身汉丧礼冒出“发妻”争产 陪读妈妈因假结婚败诉

两人仅有的合照就是注册当天的结婚照。

帮女方申请居民权而结婚

财务顾问供称,商人曾透露收了钱假结婚,且打算离婚免“妻子”分产,成关键证人。

根据判词,他生前仅告知外甥女和20年好友,他是为了帮助女方申请成为永久居民权而结婚,但也向财务顾问坦言收了钱。

财务顾问也供称,商人在2007年后就未曾再提起“妻子”,过世前一两年谈及有意将资产分配给姐姐、弟弟、妹妹以及他们的儿女,就是没有提到妻子。

法官认为,财务顾问身份中立,因工作关系才问及结婚事项,无利益关系,是关键证人。

女方通过妹妹结识男方

陪读妈妈是个带着两儿的离婚妇,称商人因此羞于告诉家人婚事。商人的妹妹供称,母亲很开明,若知他结婚,无论如何都会为他高兴。

判词指出,女方称通过妹妹结识男方,两人交往半年结婚,还在餐馆摆下酒席,当时约有20人出席,但均为女方亲友。

她称,两人婚后同意分开住,但法官指出,商人有一间波东巴西组屋不跟妻子住,反而是租出去,继续跟母亲妹妹同住在黄埔,妻子则跟小儿子同住妹妹家,8人同挤一个单位,身份证上的地址却是黄埔,相信就是为了申请永久居留权。

她最后称,即使一开始并非真情,但之后绝对是日久生情。

他破产时她也没救济

陪读妈妈称伤心欲绝,却在商人火化之日,到公积金局询问他的账户余额。

判词显示,商人于27日出殡火化,女方称被拒送殡,但他的家人指出,她称没心情做任何事,却在当天到公积金局重设密码,询问男方的账户余额,十分可疑。

家人因此申请禁止女方动用男方的公积金和保险金,并于去年5月取得临时禁制令。

判词也提到,商人在婚姻期间没有对“妻子”做出经济贡献,而他在2017年破产时,她也没有救济他。

考虑是否要上诉

陪读妈妈受访宣称,与“亡夫”家人打官司实在是愧对他,但称是为名誉而非为钱。

女方告诉记者,“丈夫”已逝,她根本没想要和对方家人反目,因此之前还想和对方私下和解,但遭拒绝。

“我并不在乎那笔钱,我在乎的是名誉,不过闹成这样,让他无法安心,我觉得很对不起他。”

她目前和妹妹同住,仍在考虑是否要针对判决上诉。

Post in: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