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南大”经验可借鉴

2020-10-28     693

中国发生多起高校人员自杀事,新加坡“南大”经验可借鉴。

近日,中国有一条新闻让人震惊:10月15日,成都大学党委书记毛洪涛在微信朋友圈发出“绝笔信”,控诉遭到校长王清远“利益集团”的强烈排挤与斗争,随后失联。10月16日,毛洪涛的遗体在住家附近的江安河畔被找到, 警方判断为溺水身亡并排除他杀。一个高级领导干部,因为和校长的“内斗”,走上一条“不归路”值得深思。无独有偶,在网上一查,近年来高校发生类似因为管理方面的矛盾,造成非正常死亡还有几例:

2011年, 合肥工业大学校团委副书记陈刚老师,在该校逸夫楼坠楼身亡,享年34岁。

2013年,重庆大学博导梁锡昌教授跳楼身亡,享年79岁。

这几起身亡的原因虽然是多方面的,其中深层次的原因,笔者认为还是出在管理体制上。这三起自杀身亡事件 ,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是不可能发生的, 因为两者在管理体制上是不一样的。

“南大”的“前身”是民办高校

南洋理工大学前身,是1955年民办的南洋大学,南洋大学的倡办人是新马胶业钜子陈六使先生,云南园校址由陈六使捐赠,陈六使先生并且担任学校的董事长,学校实行了“董事会领导、校长负责”。

南大创办初期,该校董事长陈六使,聘请了著名人士林语堂担任首任校长。由于林语堂在学校基建规模上和教授的待遇等方面要求太高,南洋大学在财力上不能承受,虽然林语堂是“学霸”,董事长陈六使仍然果断炒掉了校长林语堂,后来林语堂还因为报酬等问题状告陈六使,陈六使个人掏腰包“补点钱”给林语堂才了结。

新加坡“南大”经验可借鉴

由于南洋大学实行“董事会领导、校长负责”,就不可能出现校长“逼走”董事长的事情,如果校长与董事长不和,董事长可以炒了校长。

1980年,民办的南洋大学关闭。1981年,新加坡政府在南洋大学校址上成立南洋理工学院,为公办理工类大学。1991年,南洋理工学院与国立教育学院合并,更名为南洋理工大学,成为综合性大学。中国人对这所大学印象比较深的就是:中国在新加坡开办的“市长班”,就在这所大学。

学民办高校 设立董事会

南洋理工大学转为公办后,仍然学习民办高校的一些行之有效的管理经验,特别是董事会是学校的最高领导层的经验。

2006年4月,南洋理工大学在管理上正式企业化,实行的是“董事会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学校校长由董事长聘请。多年来。该校的校长一直聘请外国人担任,校长到期就重新聘任。

2018年1月1日,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聘请著名学者苏布拉·苏雷什教授接替安博迪教授担任校长,成为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的第四任校长,他们均为外籍人士。

在南大,可以说校长就是为董事会“打工的”,董事长随时可以“炒鱿鱼”把他辞退。由于管理上的差异,出现了截然不同的结果,

成大与南大恰恰相反的是:近年来, 南洋理工大学董事长聘任了四任学校校长;成都大学的校长“排挤”走了四任党委书记!

董事会是管理支柱

南洋理工大学设立学校董事会,董事会主要由学术界和企业家及政府官员等人士组成,现有董事19人,约三分之一来自企业,他们把丰富的企业管理经验引进大学。现董事长是许文辉,目前是新加坡电信集团主席。

董事会是大学的规划、决策机构,也是大学的管理支柱。

同时, 新加坡政府设立学校的协调委员会, 由政府人员组成,履行其宏观管理职能,以及提供学校的办学科研经费等等,大学实行独立自主办学,学校的日常工作,全部由校长负责。

中国公办大学基本上实行的是:“党委领导下校长负责制”,这与“董事会领导下校长负责制”还是有区别的。

首先是 “董事会领导下校长负责制”下, 董事长是“一元化”领导,校长由董事长聘请。

“党委领导下校长负责制”是“党政双核”领导。书记抓全盘工作、负总责,校长一般是副书记、主管行政。因为在党内职务上校长是副职,所以一般人理解为书记为“一把手”、校长为“二把手”。

对“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 也有人说是“ 一把手领导下的二把手负责制”,这到底是“校长负责还是书记负责?”也很让人费解。

成都大学党委书记的自杀事件,主要是书记与校长之间的矛盾引起的。产生党政领导之间的矛盾,其根本原因是党政机构在体制上的矛盾。在高校加强党的领导,重点是“改进党的领导”,只有通过“改进党的领导”的方法才能达“到加强党的领导"目的。

对改进党的领导几点建议:

一、参照国有控股企业管理的经验, 国有控股企业一般都设立董事会,由党委书记兼任董事长,并且明确了董事长的权力:总经理由董事长聘任。中国的公办高校也可以设立董事会,由党委书记兼任兼任董事长,校长由董事长聘任,这就不可能出现总经理“逼走”董事长的现象了。最大的好处就是,聘任校长可以打破在中共党员中选拔的限制,”不拘一格降人才“开拓选拔校长的范围,新加坡南大在全世界选校长的经验可以学习。

二、学习政府部门的管理经验, 县级以上的行政单位,基本上实行党委书记兼任人大主任;在高校内实行党委书记兼任校长,党委书记是学校的全盘负责人、也是第一负责人。这样也就不存在党委书记和校长之间的矛盾了。中国在许多基层政府部门,有实行党政领导一肩挑,书记镇长由一个人担任, 避免出现党政“两个山头”的现象。如果校长书记是一个人, 也不存在校长的“独立王国”问题了。

三、不设立“ 专职党委书记 ”岗位。在改革开放初期,深圳大学在一段时期,不设立“ 专职党委书记 ”,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如果聘请的校长是非中共人士,可由其他人兼任党委书记。

新加坡的执政党在政府没有一个“岗位”,人民行动党内的领导不拿政府一分钱工资,但是丝毫不影响人民行动党的执政地位。

二破除“官本位” 实行全员聘用制

中国现在公办的高校,基本上都当作“衙门”来办的,都是有“行政级别”的,分为省部级和厅级,重点高校多为副部级,普通高校一般是厅级 。

把高校当作“衙门”来办,弊端很多,在”万般皆下品、唯有做官高“的影响下,一些人不研究学术,精心研究“权术”,使琢磨人的人比琢磨事的人还要多,他们沉迷官场,一心一意想“进步”,出现了没有提升而自杀的现象,令人痛心。

2011年3月23日 , 合肥工业大学校团委副书记陈刚老师,在逸夫楼坠楼身亡,年仅34岁。跳楼前他留下的 《为理想中的工大而献身》 的遗书, 虽然他在遗书中,主要是批判学校用人制度等等腐败现象,但是引发他自杀的直接原因,却是自己副处没有提拔为正处。人生苦短,什么副处正处,最后都归一处。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没有行政级别, 实行企业化管理,全员聘用制。在新加坡,公办的中小学的教师是“铁饭碗”,享受公务员待遇;而南大的教授却是“泥饭碗”是“打工者”,学校随时可以聘用,也随可以辞退。

由于学校没有行政级别,彻底铲除了“官本位”的土壤。该校不但校长是聘请的,教职员工也实行聘用制。现有5000多名教职员工,一半以上是从外国聘请来的。如果学校从上到下都没用行政级别,在什么岗位就享受什么待遇,就根本不存在”副处提拔为正“的问题了,也不存在为没有提拔而自杀的现象。

新加坡“南大”经验可借鉴

三是不找市长找市场

2013年5月4日,重庆大学机械传动国家重点实验室创始人、国家级突出贡献专家、博导梁锡昌教授从重大传动实验室5楼一跃而下,以死抗争。有网民说, 重大机械学院一群官僚用2年时间,就把几代人数十年心血建设成的全国数一数二传动实验室搞到摘牌。校方在第一时间发表声明,称其身亡为“个人原因”。但是导致梁锡昌教授跳楼的直接原因,是因为”传动实验室被摘牌“。

中国公办的研究经费基本上都来源于国家拨款,人财物基本上按照计划经济体制,实验室的成立或者撤销,都要由领导说了算。学校要想上一个科研项目,都要跑步(部)前进。项目批准下来后,学校的行政负责人,一般也就是项目的负责人。因为国家提供资金,项目的生死大权,都是由领导说了算。

高校的重点是”产学研“,”产学研“的重点是“产”。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的”产学研“,学校只是一个舞台,科研人员来唱戏,从事科研的人员不找市长找市场, 他们都围绕市场转,项目自己找,班子自己建。

学校只为这些研究所提供一个”平台“,经费哪里来、人员哪里来,都是由项目负责人自己想办法,说白了,就是自己组织一个“草台班子”,利用学校提供的舞台来“唱戏”。唱得好接着吃,唱不好,就换一台戏。

科研经费一般都来源于企事业单位的赞助、个人捐赠、校友支援等等方面,政府投资的项目只是一个部分。

如现在学校里的机器人研究所、新能源研究所和生物制药研究所等等,基本上都是实行的市场化管理。笔者日前登录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的网站,就看到有一个能源研究所招聘工程师 一个招聘公告: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能源研究所招聘一 人,要求具有如下背 景:化学,电化学,催化或燃料电池,硕士以上学历,薪水面谈等等。这类招聘广告,在学校的网站上经常出现。

既然认为“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其发展必须遵循经济规律。高校的 ”产学研“,也必须按照经济规律来办事。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只创办几十年,已经成为世界一流、亚洲数一数二的大学,学校有很多成功的经验。2017年6月7日、2018 QS 世界大学排名中,南洋理工大学名列全球第11名。2018年全球最佳大学排行榜发布,南洋理工大学在亚洲排名第二,排名仅次于新加坡国立大学。并且连续第五年被QS评为世界上最好的年轻大学(50岁以下)。

中国的高校,可以学习一些国外高校的管理,如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等等高校的管理经验,这些都是可以借鉴的。

新加坡“南大”经验可借鉴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