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境重开却更多客工回家 建筑公司仍面临人力问题

43天前     23,925
边境重开却更多客工回家 建筑公司仍面临人力问题

建筑工地。图:法新社/ROSLAN RAHMAN

随着我国放宽防疫措施,重开边境的,已有一些建筑客工返回本地的工地开工,但同时也有一些过去两年一直都在本地工作的客工选择回家,造成建筑公司仍面临严峻的人手问题,以致一些工程仍无法如期完成。

根据TODAY报道,一些建筑公司透露,部分员工因久困本地,在边境开放后就选择回家与家人见面,所以虽然有客工返回工地开工,建筑公司依然面对人手问题。

Nan Guan建筑公司的董事经理Mr Akbar Kader说,撤销入境许可的要求,意味着他可以聘请更多客工,但同时也意味着很多客工想回国看望自己的家人。

他说,部分客工过去两年都无法回自己的国家,如今“我有大概20%的外国工人,当中多数是来自孟加拉和印度的客工,都打算回国探亲。”

对此,他打算引进20%或更多的客工,把劳动力补回到疫情前的水平,但即便如此,他觉得即使公司的劳动力已回到疫情前的水平,但需要完成的工作比以前还要多。

“现在我们还是倍感压力,这也算是双重打击吧,一方面有积压已久得建筑项目要完成,再加上市场需求而推出的新项目。现在只希望一切能在六个月里稳定下来。”

Straits Construction建筑公司的执行董事兼首席营运官Kenneth Loo也指出,虽然人力部长陈诗龙表示,客工的人数已差不多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但“其实这个基准已因工程项目所流逝的时间而改变了。”

他说:“有新的工程项目,也有之前没能完成的,所以所需的客工其实是更多的。”

新客工缺乏经验

此外,建筑公司也透露,虽有客工进来,但多数是新手,需要先接受培训才能投入工作。受访建筑公司也指出,培训新工人的成本相比疫情前也显著提高,需要纳入出发前的检测或居家隔离等行政工作的费用。

Kenneth Loo说,因为有经验的客工回国,新的员工需要培训,变成技术层面出现落差。

CHH Construction System的执行董事Mr Nelson Tee认同Mr Akbar Kader所说的,自己超过30个客工中,就有八、九个要回国探亲,而他在同期只请到了六个新客工。

“情况是改善了,但新客工毕竟缺乏经验,我们还得送他们去接受训练。有经验的离开,没有经验的进来,生产力和成果都受影响。”

营运成本显著增加

引入新客工的成本显著增加,也是一个令本地建筑业者头痛的问题。

Adf Construction的董事长Ms Foong Yu Han指出,在需要入境许可的期间,带一个客工到我国工作的成本多达3000元,当时,劳工需要接受14天隔离以及接受几次冠病检测,所有的费用都是雇主要承担。

今年3月份开始,当局简化了聘请客工的程序,但雇主仍需要支付至少1400元的费用才能引进一个客工,这比疫情前的所需费用高出许多,假设来的新客工提前解约,雇主的这些开销也无从报销。

她说,希望有关当局如建屋发展局等政府机构,能分担部分费用以降低成本。

Kenneth Loo也指出这些只是成本增加的部分因素。“另一个业者担心的问题是不断上升的薪资。”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