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月嫂涉骗 两边收钱 孕妇愤然报警

176天前     462

(新加坡11日讯)陪月嫂竟然有分身术,同个月答应帮两名产妇坐月,准妈妈通过朋友找上这名陪月嫂,对方声称手头紧,向她要500元(约1500令吉)定金。准妈妈付钱后越想越不妥,查询下发现陪月嫂同月份还接了另一单生意,愤然报警。

陈女士(40岁,文员)诉说自己被一名无良陪月嫂欺骗,害她目前离预产期仅剩三个月,却还未找到合适的陪月嫂。

她说,自己的预产期是9月9日,因此从年头起就开始物色合适的陪月嫂人选。

今年2月,陈女士在一位朋友的介绍下,联系上一名陪月嫂,对方立刻发来多段自己顾婴儿的视频,并再三表示自己的陪月经验足够。陈女士也对她感到非常满意,双方并通过口头约定下来。

陈女士说,口头约定后,对方就几次催促说要先交订金,但陈女士表示自己是高龄孕妇加上“胎儿不稳定”,因此坚持要等自己做完筛查测试后,才缴付定金。

陪月嫂涉骗 两边收钱  孕妇愤然报警

这名陪月嫂向陈女士发来收据截图并表示已转账,陈女士仔细查看后发现,对方转账到的账号并不是自己的。(受访者提供)

结果,陈女士在3月1日忽然收到对方发来简讯表示遇到经济困难,问陈女士是否可以先转500元定金给她。陈女士二话不说,就从银行账户转账给她。

陈女士过后越想越觉得不妥,上网一查发现不少产妇对这名陪月嫂的评价不佳,其中两人更表示陪月嫂曾开口借钱,过后却迟迟不还。

陈女士还联系上另一名孕妇,对方表示自己预产期也在9月,在3月9日已经转了800元(约2400令吉)定金给同一名陪月嫂,对方答应为自己陪月。

这让陈女士气愤不已,“我明明在3月1日交了定金,对方在9天后却又接了新的工作,而且预产期都是在9月,这简直就是欺骗。”

陈女士立刻发信息取消了对方的陪月服务,并报警处理。警方受询时证实接获这起报案。

陪月嫂涉骗 两边收钱  孕妇愤然报警

陈女士表示,自己“卧底”到不少群组内,发现不少本地月嫂会在里面给别人介绍工作,以此来赚取咖啡钱。(受访者提供)

陪月嫂耍太极,不肯归还定金,还拿假收据谎称已转账还钱。

陈女士说陪月嫂在3月23日发来一张收据,上面显示的转账金额是495元,还说剩下的5元稍后转过来。

“我先查看了银行账户根本没收到钱,过后再次查看了收据,发现对方转账的账户根本就不是我的。”

陈女士立刻发简讯告知对方,结果对方反称是不小心转错了银行账户,现在暂时没钱还给她了。

“见对方要赖账,我只好把近期搜集的证据一一摆出来,并表明我知道她的真实身份,要她立刻还钱。她隔天才将500元转账还给我。”

陈女士表示,因为疫情关系,不少国家施行边境管制,导致本地陪月嫂十分抢手,因此有一些陪月嫂利用这种情况“钻空子”,接下多个订单后再转手给他人,从中赚取“咖啡钱”。

陪月嫂否认骗人,解释是因为冠病限制导致安排失误。

被陈女士投诉的陪月嫂喊冤说,她去年3月回大马后不久就遇上冠病阻断措施,导致她无法进来新加坡帮顾客陪月,直到去年底才重新回到新加坡工作。

不愿具名的陪月嫂说:“为了可以一直留在新加坡工作,我必须安排完成一家的陪月工作后,紧接着到另外一家接着做。”

她说陈女士在2月时找上她,但陈女士说需要三个星期的时间才能确定,叫她等一等。她等到第二个星期时,有另一组顾客也说要请她在9月陪月,虽然她当时已收了陈女士的订金,但情急下还是答应了另一组顾客。

“我过后有跟她解释,也退还她订金,但她还是很生气。我真的很抱歉,是我一时太心急了,这是我的错。”

陪月嫂说她过后把9月的两组客户都取消,并退还两家的订金,希望陈女士可以息事宁人。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