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低税率能否终结企业税的 “竞次”现象

56天前     627

2021年6月初,七国集团(G7)的财政部长在英国签署了一项“历史性”协议,宣布将在全球范围内设定至少15%的最低企业税。

英国财政大臣里希·苏纳克在伦敦签署协议后表示,英国赞同全球税收制度“适应全球数字时代,确保其公平公正,使全球各大公司合理纳税”。

“避税天堂”和低税区的存在令政府不断降低税率,因此该协议旨在终结全球税率存在的“竞次”现象。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的客座教授卢德格尔·舒克内希特表示,这种情况“扰乱了公平竞争环境”,令重要的公共项目可能不再被资助。

细节决定成败

尽管本月该协议已在英国签署,但舒克内希特教授则认为实施这一新规可能还需要好几年,因为企业会让律师在里面钻空子,“从别的地方找到突破口”,因此并不会一帆风顺。

他还补充道:“这可能对新兴和发展中国家不利”。

最低企业税税率虽正着手进行,但我们还是应该考虑到这一举措能否在激烈的企业税战斗中发挥作用,确保建立一个公平的全球市场。

他表示:“为了防止逃税,像国际信息交换一类的机制也开始实施了。虽然许多国家的企业税率确实下降了,但企业税收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基本没有下降,因为各国扩大了税基。”另外,企业税也只是企业缴纳的一部分税而已。

全球最低税率能否终结企业税的 “竞次”现象

对市场经济来说,不停的税收竞争和过低的税率都不利于获得政治或社会上的支持。低税率听起来可能合情合理,但对那些本本分分的纳税人和公众来说,企业赚了钱却不用交税,或者交的税很低,实在是离谱。

因此,设定最低企业税税率彻底击碎了市场经济由“利”主导,不受其他因素控制的荒谬言论。

然而,一些经济学家认为15%的税率太高了,会对一些小国、新兴国家或发展中国家带来不利影响。还有人怀疑,此举背后的实际动机是建立一种“税收卡特尔”形式,防止投资流失到更具竞争力、税率更低的地区。

该举措可能对新加坡带来的影响

设立最低企业税对新加坡这样的国家会产生什么影响,同样需要考虑。新加坡一向对对外投资持开放态度、税收制度极具吸引力,加上便利的交通位置,是有目共睹的商业天堂。

舒克内希特教授认为,新加坡不太可能受到太大影响,因为它具有其他得天独厚的条件,例如经济稳定、基础设施完善,战略位置优越,没准它还能从那些企图逃离“避税天堂”的企业里受益。

全球最低税率能否终结企业税的 “竞次”现象

“最低企业税可能还会带来另一项协议,该协议会将实力强大的跨国公司的部分税基转移到其他消费国家上面,仔细研究一下其中的细节,就会发现这或多或少会对新加坡产生积极影响(来自大型科技公司的营收将会增加)或消极影响(来自在国外纳部分税的公司营收可能会减少)。总的来说,他认为单方面的影响不会很大。”

他补充称,最低企业税也不能撼动新加坡作商业天堂的地位,毕竟新加坡的“低税收和高质量生活”早已名声在外,这对吸引高素质劳动力至关重要。

他说,对于新加披来说,最重要的是维持其在国际上值得信赖的良好声誉,制定相关协议和其他强有力的框架,并认真执行。尽管新加坡的形势一片良好,但舒克内希特教授仍建议新加坡当局完善良好的框架,继续保持该国在投资方面的高吸引力。确保精益管理,完善基础设施,保持高质量的教育,以及提供高质量的服务,这些都包含在该国的框架中,这些全是新加坡的独特优势。

全球最低税率能否终结企业税的 “竞次”现象

“加强创新一直是新加披努力发展的方向,例如,新加坡在研发上进行大力支持。该国还进一步发挥其中央商务区和连接主要地区的枢纽作用,努力将新加坡打造成一个文化开放、经济稳定,勇于创新和广受赞誉的国家。在这里,企业不必担心遭受任何政治和监管风险,或担心损害自身名誉的事件发生。”

文章来源:Global-is-Asian,2021年6月23日,星期三

作者:Global-is-Asian Staff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内容来自于作者,不代表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官方机构观点

全球最低税率能否终结企业税的 “竞次”现象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