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控盗提雇主2万4000 女佣上诉得直 无罪释放

351天前     396

(新加坡1日讯)91岁老雇主指女佣盗用提款卡,擅自提走8000元(约2万4000令吉),女佣抗辩后被判罪成,原判监12个月,经无偿律师协助上诉得直,无罪释放。

《新明日报》报导,这起事件发生在2017年1月至2月间。根据法庭文件,涉事女佣柏德拉(50岁)于2015年12月至2017年4月间,在前雇主杨忠祥(91岁,前警员)的家中工作。她称男雇主杨忠祥为“爷爷”、称89岁女雇主为“奶奶”,后者患有失智症。

柏德拉共面对10项控状,指她在2017年1月13日至2月8日之间,偷走前雇主的两张提款卡,提走共8000元现金,因此触犯偷窃罪。她不认罪,案件在国家法院开审。

被控盗提雇主2万4000 女佣上诉得直 无罪释放

黄舒旺、莎扎娜、女佣柏德拉和也在此案中给予协助的律师阿里芬沙。(受访者提供)

根据新加坡国家法院法官的判词,老雇主在2017年2月22日下午1时04分报警,最初称5000元被盗提,之后到警局说是8000元。

柏德拉称,获得老雇主许可后才去提款,承认8次提出前雇主户头里的8000元,过程也被电眼拍下。前雇主否认,称从未将提款卡交给女佣,更不曾告知她密码。他称,提款卡一直都在自己的钱包里,睡觉时都放在抽屉。

柏德拉指老雇主分别在2017年1月8日、15日触摸她,还在2017年2月2日及5日企图和她发生关系,因此才让她去提钱。对此,前雇主否认这些指责。经审讯后,法官判柏德拉罪成,坐牢12个月。

事后,图莱辛甘(EugeneThuraisingam)律师事务所的两名律师黄舒旺和莎扎娜无偿为她提出上诉,成功说服上诉庭法官,女佣才于上前天上诉得直,当庭释放。

老雇主被指撒谎

律师上诉时指出,老雇主报案时撒谎,口供中称自己在当年2月2日收到银行单据,惊讶遭人盗提,并到大华银行分行通报此事。不过,银行职员供证时指出,当时没接到通报。

根据银行记录,老雇主的家属发现有人“未经许可”提款后,才在当年2月21日向银行举报,律师指前雇主撒谎。

国家法院法官判词显示,律师指出,前雇主在1月8日来到女佣房间,问她是否已让妻子吃药,之后就摸女佣的手臂。女佣问他想怎样,他说想摸她,说妻子失智了,只有他们两人知道此事,若女佣答应就给她500元(约1500令吉)。

女佣后来答应,前雇主被指开始对她上下齐手,岂料他的妻子这时大喊,女佣才离开房间下楼。

当女雇主睡后,前雇主又被指来到她房内,将一张写上他大华银行户头提款密码的纸放在她的桌上。

之后,同月15日晚上9时,前雇主被指再度来到她房间,想和她发生关系却不举。

被控盗提雇主2万4000 女佣上诉得直 无罪释放

女佣被指盗提雇主8000元。(档案示意图)

律师:上诉得直靠运气

女佣柏德拉的代表律师黄舒旺受访时说,上诉得直有一定的幸运因素。

他说,团队最初并未掌握能证明女佣无辜的关键证据,也就是大华银行职员的供词中确定,银行没有记录显示雇主曾在2017年2月的第一个星期向银行通报银行卡被盗提一事。

“万一法官没有向控方提出,她希望听取大华银行职员的供词的话,结果可能就会不一样了。”

律师说,若当初少了这份运气(大华银行职员作供),本案可能变得不公正。

他也强调,情义之家(HOME)等非政府组织对客工的协助尤为关键,希望日后仍能有更多这方面的支援。

异国监禁无收入

柏德拉的代表律师指出,雇主2017年2月报案,柏德拉因此受到调查、刑事审判和上诉,折磨持续长达3年多。

期间,柏德拉无法工作和赚取收入,也与家人分离,在异国他乡监禁很长一段时间,对她来说,是一段很难想像又很痛苦的经历。

律师向客工援助组织“情义之家”和柏德拉的朋友和支持者表达感谢,并指有许多女佣面临着类似于柏德拉和帕蒂利亚尼的困境,呼吁大家向“情义之家”的司法救助基金捐款,以帮助更多女佣争取正义。

黄舒旺受访时说,他通过网络连线上诉,柏德拉则在法庭内,虽无法第一时间看到她闻判的表情,但事后见到她时,她非常开心。

“柏德拉目前仍在新加坡,调查人员也正办理手续归还她的护照,让她能早日回家。”

7大疑点上诉

老雇主在报案中撒谎。

控方未能解释女佣如何能够12次使用提款卡。

控方未能解释女佣是如何知道老雇主的提款卡密码。

控方未能说明为何拖延三周才上报未经授权提款。

控方未能解释未经授权提款是如何在4次继续进行的。

律师指地方法官没有发现控方的案件中有疑点。

女佣在上庭之前从未有机会完全的了解案件。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