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架?拐卖?谋杀?新加坡三大离奇失踪案

347天前     2,739

一直以来,新加坡都被认为是治安好,生活安全的城市。

但是,据统计,过去5年,新加坡警方平均每年会接到2500名失踪人口通报案,约8成的人可以被寻,而剩下两成寻不回来的人口很可能变成悬案。

新加坡历史上曾发生过多起著名的失踪案,更离奇的是,这些失踪案至今悬而未决,成为了盘旋在新加坡上空都市传说。

今天小编就给大家讲一讲新加坡三大离奇失踪案不为人知的来龙去脉。

绑架?拐卖?谋杀?新加坡三大离奇失踪案

01. 新婚准医生雅典失踪案

2011年9月25日。当时只有28岁的国大医科四年级研究生郭良进,在受邀飞去希腊雅典参加科研会议两天后,离奇地在人间蒸发。

同龄的新婚妻子萧淑萍当年接受采访时说,郭良进在9月26日抵达雅典入住市中心的黄金时代酒店。刚开始的两天他们有通过电子邮件联系。

她展示丈夫在9月27日凌晨3时发给她的电邮,他在电邮中跟妻子绘述当天发生的趣事,内容完全没有异常。由于当时他们才刚新婚两个星期,感情恩爱甜蜜,郭良进在电邮末还不忘补上一句“保持联系,爱你。”

绑架?拐卖?谋杀?新加坡三大离奇失踪案

让萧淑萍意想不到的是,丈夫在这封邮件之后便跟她断了联系,从此音讯全无。

她一连几天没收到郭良进的消息,心里越来越不安,她联络丈夫同学后发现,原来他并没有出席三天的科研会议。

很快,在郭良进的失踪新闻在新加坡本地见报当天,焦虑的萧淑萍便跟随着郭良进家人飞到雅典千里寻夫。

雅典警方发现,郭良进失踪隔天,其手机曾在距离雅典偏远的小镇发出讯号,几天后还有人利用他身份上网确认回程班机。

绑架?拐卖?谋杀?新加坡三大离奇失踪案

萧淑萍这位年轻新娘在雅典当地苦苦寻找,甚至在雅典电视上哭求公众提供丈夫的信息,希腊警方在雅典及附近岛屿展开大规模搜索,国际刑警也贴了寻人启事。

不过,萧淑萍和家人在两个星期后仍遍寻不着他。

这起失踪案震惊本地及希腊的民众,公众纷纷热议几个可能性:郭良进可能被歹徒抢劫杀害、受困希腊小岛、或者自行闹失踪?警方极力朝这些方向调查,却得不出任何结论。

绑架?拐卖?谋杀?新加坡三大离奇失踪案

如今九年已过去,这位准医生为何会离奇消失,依然是个谜。

一个大小伙子就这样突然失踪,留给他的家庭的是无尽的创伤,和无法停止的思念。

郭良进失踪这九年,他的母亲几乎每年都会照例在脸书上祝儿子“生日快乐”。

每年8月22日,是郭良进的生日,就算儿子不在身边,他的母亲依然铭记在心。她会在生日贴文中分享郭良进的照片,有些是活波可爱的婴儿照,有些则是帅气十足的少年时期照片。

还会附上一句: “宝贝,身体健康,心想事成,爸妈爱你。”

绑架?拐卖?谋杀?新加坡三大离奇失踪案

对这个母亲来说,无论儿子在哪里,都希望让他能感受到母爱与思念。

除此之外,郭良进的学术导师也在他失踪后,继续帮他完成论文,协助他达成心愿。

郭良进失踪时是一名准妇产科医生,论文是探讨亚洲女性早期流产的风险因素,失踪时内容已撰写近九成。

三名论文导师花近两年的时间整理并完成论文,将郭良进列为主要作者,投函医疗期刊。

这篇论文最终在2013年8月的《新加坡医疗期刊》刊登,让郭良进的家人朋友引以为傲。

绑架?拐卖?谋杀?新加坡三大离奇失踪案

只是很可惜,9年过去了,郭同学至今没有消息。他的家人和朋友也永远无法放下这份牵挂。

02. 麦当劳男童双双失踪案

新加坡另一起最著名的离奇失踪案莫过于麦当劳男童失踪案,案发之后,案件进展一波三折,不时重回公众视线,牵动民众的心。

1986年,两名12岁的小学生卓鸿发与郭振安双双神秘失踪。如今30年过去了,两人还是不知所终,是死是活,仍是个谜。

当时,麦当劳快餐店悬赏10万元给提供线报,还出钱印刷寻人海报,张贴在全岛各处。因此此案在民间被称作:麦当劳男童失踪案。

绑架?拐卖?谋杀?新加坡三大离奇失踪案

1986年5月14日中午12时。纽顿路附近某间小学开始上课,老师点名后,发现卓鸿发与郭振安缺席,可是,郭振安的书包却放在他的座位上。

这里说明一下,在2000年代之前,新加坡的小学是两班制的,也就是上午一波学生,下午又一波学生。

后来2000年左右,由于教育部决定要让小孩子有多元化发展,于是做出改革,废除两班制,改为上午上课,下午活动。

郭振安在当天上午11时30分,在大巴窑住家楼下等校车接他上课。他和13个同学在中午12时20分在学校侧门下了车。然后,他独自朝纳福路的方向走去。

绑架?拐卖?谋杀?新加坡三大离奇失踪案

他的同学以为他像往常一样,不是到附近商店买东西,便是找好友卓鸿发一起上课。卓鸿发就住在学校旁边。

这个热心的同学主动帮振安提书包到食堂,等到上课时间不见振安,又把他的书包带进课室。

最后一个见到卓鸿发的是他的妈妈陈玉娟。他们家离开学校仅500米。

陈玉娟在当天近中午时分,听见爱儿喊了一声:“妈妈,振安来找我一起上学。”然后便出门了。陈玉娟做梦也没想到,这一别竟是永诀!

卓鸿发与郭振安的家人在当天傍晚不见孩子放学回来,心急如焚,跑到学校查问,可是,老师与同学都说两人没来上课。卓、郭两家人始知事情不妙,连忙报警。

警方一接到两个孩子失踪的报案,马上展开搜寻行动,广派探员,分头到学校、校址一带以及卓郭两家进行查访。

绑架?拐卖?谋杀?新加坡三大离奇失踪案

查案人员最初以为大概是孩子贪玩,逃课到别处玩耍去了,迟点或许会回来。

不过,校方与卓郭两家人都表示两人不是翘课贪玩的孩子,而且一向来出门都有交有代,从未发生过类似的情况,他们担心孩子遭遇了意外,或者是给坏人拐带去了。

5天过去了,还是不见卓鸿发与郭振安回家,警方只好透过各语文报章、电视台与电台,恳请公众协助寻找,也呼吁知情者提供线索。

又过了一个星期,卓鸿发与郭振安依然音信全无,陈玉娟与郭振安的父亲郭清保都因思念爱子,加上奔波操劳过度,先后病倒。

他们一起通过报章,一字一泪,哭着哀求公众帮忙。

绑架?拐卖?谋杀?新加坡三大离奇失踪案

由于卓鸿发与郭振安年纪还小,失踪时身上又只有上课的零用钱,警方及时组成专案小组,展开大规模密集搜查行动,可惜最后还是徒劳无功。

警方专案小组从多个角度推断,总结出卓鸿发与郭振安失踪的可能性:

一. 离家出走

卓鸿发是家中独子,郭振安则是唯一的儿子,两人皆万千宠爱集一身。

父母对他们有求必应,百依百顺,他们没有理由离家出走。而且案发时两人身上都没有带多余的钱因此这个可能性很小。

绑架?拐卖?谋杀?新加坡三大离奇失踪案

二. 遭人绑票

专案小组广泛调查卓郭两家的背景、交友情况与经济来源。调查结果显示,两家都不是富贵人家,尤其是郭家只有郭清保一人工作,薪水菲薄,仅够维持一家人的生活。

至于卓鸿发的母亲陈玉娟,虽然有几间房子出租,收入不错,但也并非值得绑匪下手的“肥羊”。从案发,卓郭两家没有接到任何勒索赎金的电话。因此,绑票的推论也站不住脚。

绑架?拐卖?谋杀?新加坡三大离奇失踪案

三. 拐卖出国

新加坡很小,不像中国,如果是人口贩子拐带孩童,必须要想办法出国转卖。专案小组人员从移民厅等部门所掌握的资料显示,没有两人出入境的记录,而且新加坡的海陆空关卡防守严密。

卓鸿发与郭振安虽然是小学生,但已经有12岁,不容易任人摆布,即使凶徒用迷药,但要一下子把两个12岁的孩童神不知鬼不觉的一齐拐带出境,也是天方夜谭。

另一方面,假定有人口拐带集团涉及,这类集团不可能只拐带两个孩童,他们应该有一连串的动作。可是,在卓鸿发与郭振安失踪前后的好一段时期,本地并没发生接二连三小孩失踪的案件。

绑架?拐卖?谋杀?新加坡三大离奇失踪案

在仔细研究了这几个推断与假定后,专案小组却始终没有找到实质线索。

在1980年代,这么大件事的孩童失踪案前所未闻,警方很重视这个案子,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一有线报立刻着手调查。

警方先后出动近百人到一些外岛搜查,也派人前往马来西亚、印尼与泰国搜寻。卓、郭两家非常害怕两个孩子会被犯罪集团打至残废,被迫求乞赚钱。

两童失踪在民间也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一时间人人自危,很多家长都亲自到学校接送孩子。

一些学校还采取了严密的外客来访措施,规定除了学生的父母之外,其他亲属来接载学生,都得先办理登记手续。

然而,几乎所有的方法都用尽了,卓鸿发与郭振安的行踪还是如石沉大海,一点儿回音都没有。

绑架?拐卖?谋杀?新加坡三大离奇失踪案

卓鸿发的母亲陈玉娟和郭振安的父母为了孩子日思夜盼,寝食难安,流尽眼泪,积郁成病。他们跑遍了全岛各个角落,每天烧香拜佛,祈求上天垂怜,可怜天下父母心。

陈玉娟黯然的说,在数不清的梦里,梦见鸿发归来,扑入她怀里。梦断之时,怀里空空,爱子幻影消失,面对的又是牵肠挂肚的残酷现实。

“特别是在一些节日与特别日子来到时,例如新学年开学的第一天、母亲节、鸿发的生日等,我都会触景伤情,甚至在观看电视节目,听到剧中人在喊妈妈,我内心感到特别酸苦,泪水不由自主流了下来……”

郭清保更是日益消瘦,为了寻子,积蓄耗尽,几乎倾家荡产。法律上虽然有规定,一个人失踪了7年,可以当“死亡”论。

绑架?拐卖?谋杀?新加坡三大离奇失踪案

可是,此案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两家人至今仍然没有放弃任何一丝寻获两童的希望,他们都坚信:卓鸿发与郭振安还是好好的活着!

这么多年来,关于两童消息时有传来,真假难辨。

有人说在曼谷街头见到两名断手断脚的哑吧乞丐,这两人泪流满面,正要有所表示时,却遭人带走。又有人曾在韩国一个小城市,看见一名瘸腿青年在街头演唱福建歌,外貌酷似郭振安,正要拍下照片时,青年已迅速被人带走。

2010年11月,本地晚报重提此案,勾起了公众的记忆,再度引起了反响。有个神秘人致函媒体称,他曾在两名男童失踪前,在竹脚医院对面的一个私人花园里,看见两人和一名女孩玩耍。

后来,卓鸿发忽然遭一名男子强行带走,郭振安也尾随离开。神秘人说,男子企图带走卓鸿发时,郭振安不断追问,男子自称是卓鸿发的父亲,卓鸿发却不愿跟随。

又有知情人透露,当年两童被人通过水路偷渡到马来西亚新山,落脚一个橡胶园,在那里住了一段日子后,再被带往昔加末一个村子。

这个村落人流复杂,私会党横行,两童可能已经成了流氓。

可惜这些线索无法得到证实。至今,卓鸿发与郭振安仍然下落不明。

绑架?拐卖?谋杀?新加坡三大离奇失踪案

03. 五名陪游女郎失踪案

时间再回到更早以前,本案的女主角是五个20出头的陪游女郎:新加坡人黄金叶和四个马来西亚人阮娣、司徒黛珍、王月珠和叶美玲。

绑架?拐卖?谋杀?新加坡三大离奇失踪案

她们被三个土豪邀约参加游艇派对出海后就失踪了。

失踪前,黄金叶曾邀请她的闺蜜一起参加,可是闺蜜有约在先就婉拒了。黄金叶彻夜未归,让警惕性高的闺蜜起了疑心。这名闺蜜先是联络上了俱乐部的妈咪,没有答复后及时报了警。

警方起初以为是普通人口失踪,经过一番调查以后竟发现此案疑似与人口拐卖有关。

绑架?拐卖?谋杀?新加坡三大离奇失踪案

警方首先锁定了那三个土豪的身份。其中一个自称是香港富商,是私人俱乐部的常客。由于他出手阔绰,多金又会讨女人欢心,所以给人的印象非常深刻。另外两个男子是日本人,貌似是香港土豪的生意伙伴。

1978年8月20日,这三男五女先是登上一艘电动舢舨在新加坡港口兜风游船河。凌晨时分,她们没有见到说好的游艇,反而登上了停在东海岸停泊处的货。这艘货轮朝印尼方向开去,这一出海,这五个陪游女郎再也没有回来。

绑架?拐卖?谋杀?新加坡三大离奇失踪案

警方查到当中一名日本人在飞来新加坡之前,曾经在印尼的棉兰订了飞机票,但后来又取消了,相当可疑。于是警方要求印尼大使馆与印尼水警协助追查。

可惜货船早已飘洋过海,目击者又记不起货船的船号与船名,警方的侦查方向犹如大海捞针,只好再从其他角度追查,并且把四名马国女郎失踪的资料,传了个马国警方,两国联手侦办这起离奇的五女失踪案。

绑架?拐卖?谋杀?新加坡三大离奇失踪案

五名陪游女郎失踪10天后,在新加坡岌巴船厂附近海面,距离五女登船处不远,浮现了一截断掌,警方最初怀疑跟五女失踪案有关,赶到现场捞起断掌,经过法医检验与对比指纹之后,证实跟失踪五女不相配。

由于案子涉及日本人和香港人,新加坡警方也要求国际刑警组织协助追查那三名土豪的下落。

根据国际刑警的情报,原来,当时东南亚一带出现了一个大型的国际贩卖人口集团。在新马五名陪游女郎人间蒸发的两个月前,日本,澳门也出现类似女子失踪案件。失踪女子来自澳洲、印尼、菲律宾以及泰国等地。

其中,澳门警方在展开的反黄行动中,侦查到三名妙龄女子在跟一名日本男子出外用餐后离奇失踪。这个日本男子也是以钻戒为饵,引诱女郎上钩赴约后,将她们掳拐出境,跟新马陪游女郎被骗上船的伎俩极为相似。

这个在澳门干案的日本人叫福田,国际刑警已经掌握了他的素描画像。香港警方也揭发类似案件,而新加坡则是首次成为这个集团下手的目的地。

绑架?拐卖?谋杀?新加坡三大离奇失踪案

警方根据情报拼凑这样的调查结果:那两个日本人使用伪造的国际护照进入新加坡,接头人香港土豪负责给他们物色猎物。

两个日本人是跨国犯罪集团的成员,得手后将这五个女子转卖到以孟买为中心的国际人肉贩卖集团,再转售到中东国家或者日本及南亚一带当性奴。这些性奴被强迫签下五年合约,如果想要赎身,必须为组织先赚够50万新元。

对于国际刑警的调查,日本的反弹很强烈。东京警视厅立刻出面否认有日本人涉及此案。他们认为因为犯案者所持的都是伪造的国际护照,所以持照人的身份应该也是冒名的,而且还指称那些所谓日本人其实是华人。

绑架?拐卖?谋杀?新加坡三大离奇失踪案

虽然警视厅态度强硬,日本媒体却报道出,日本警方曾经在东京多家公寓的房里,拯救了九名被迫卖淫的泰国女郎。日本警方也在中部的甲府一家酒吧内救出三名同样被迫卖淫的三名菲律宾女郎。日本其他地区也发生多起类似案件。

这一系列可怕的人口拐卖事件一度引起国际刑警与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可是,国际刑警在追查了三年,无奈始终没有五名陪游女郎的下落。警方最终在1981年放弃跟进此案。

绑架?拐卖?谋杀?新加坡三大离奇失踪案

这个案子沉寂了25年,在2003年再度被提起。起因是因为一名美国前逃兵查理斯在日本京都的电视访谈中,惊爆亚洲女郎被卖淫集团掳拐的内幕。

查理斯当时已经70多岁,他曾经在朝鲜与韩国边界服役。他的日本妻子也是受害人之一,她在五名陪游女郎失踪的1978年被掳拐到朝鲜。从妻子的口中,他得知各国女子失踪的内幕。这夫妇俩一直在朝鲜居住,直到2004年才迁居日本东京。

查理斯说他的一个同僚也是个逃兵,在澳门娶了一个泰国女郎,而这泰女便是当年澳门警方反黄行动中营救出来的。

查理斯向媒体揭发此事,目的是希望有关当局能把她们从淫窟中救出,帮助她们重获自由,重见天日。

绑架?拐卖?谋杀?新加坡三大离奇失踪案

查理斯在受访时,访员向他出示国际刑警在报章上发布的失踪五女照片,他立刻凭阮娣左眼旁边的一粒痣认出她,说他在1981年于朝鲜一家“1美元”商店见过已经50多岁的阮娣。

日本访员过后通过日本驻马来西亚的特约撰稿人联络上阮娣的家人。阮家向马来西亚外交部求助,而国际刑警也再次联系上马国当局。马国驻平壤官员表示,他们没听说过失踪女郎在朝鲜出现的事情,除此,平壤对媒体与消息的来源极度限制,不容易证实查理斯的说法。

绑架?拐卖?谋杀?新加坡三大离奇失踪案

查理斯的爆料虽然引起了新马及泰国相关当局的关注,重新燃起追查五名失踪陪游女郎下落的希望,可是,在多个机关的沟通与交换情报后,却认为一切只是查理斯一面之词,缺乏实际的证据来印证他的发现,因此案子又没有了进展。

这五名女子仍然是失踪人口,没有人知道她们的下落。

绑架?拐卖?谋杀?新加坡三大离奇失踪案

以上三起发生在不同时代的离奇失踪案都曾震惊新加坡各界。

我们也希望这些没有被找回来的人们,在他们现在所处的环境中,还依然在好好活着,也希望未来,他们还是有机会能回来跟家人朋友团聚。

新加坡每年都有不少失踪人口,也在不断在提醒我们,即使新加坡再安全,出门在外也还是要提高警惕,多加小心,多想想家人的等候,以免落入歹人的圈套。

资料来源:

1. 中时报:星年失踪2500人 8成寻获

2. 异闻录:新加坡悬案:五名陪游女郎失踪案

3. 自有微信:【真实案例】新加坡五大至今未破悬案

4. 早报:失踪悬案系列:准医生新婚两周 离奇失踪近十年

5. 狮城新闻:新加坡未解悬案——麦当劳男童失踪案!

绑架?拐卖?谋杀?新加坡三大离奇失踪案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