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女受访自揭 付万元中介费 再怕也要赚

31天前     17,028

“付了万元中介费,再怎么担惊受怕,我还是得赶快挣钱,一旦被捉,就会被送回国…。”

按摩院暗藏春色非新鲜事,一些标榜著按摩院、美甲甚至是中医的店铺,实际上都“挂羊头,卖狗肉”,提供色情服务。尽管警方严加取缔,还是有按摩女铤而走险,甚至待在原处偷偷卖淫。

《新明日报》记者走访牛车水珍珠大厦、百灵商业中心、远东购物中心及怡东购物中心,不难发现商场内有至少3家至10家不等的按摩院,当中内有乾坤。

按摩女受访自揭 付万元中介费 再怕也要赚

性感的按摩女独立经营一个店面。

为了一探究竟,记者尝试与按摩女攀谈,深入了解个中缘由。

一名来自中国哈尔滨的女郎告诉记者,她持工作准证过来新加坡,事先必须支付近万元的中介费,即使担惊受怕,也只能继续从事这一行(色情按摩)。

她透露,她一年前经过别人介绍,才来本地赚钱糊口。

“我们都得赶快挣钱,一旦被抓,就会被送回国。”

身材丰满、面容姣好的她说,一般上来光顾的都是酒客,虽然面对疫情,但生意还算不错。

还有知情者指出,不少从事色情按摩业的女郎,其实已获得了永久居民,或是与本地人结婚,有了“身份”才出来“讨生活”。

在妇女宪章下,若涉嫌在按摩院内提供色情服务,一旦罪成,可判监禁不超过七年以及罚款最高10万元。

业主或代理若是在知情的情况下,把房地产租给他人进行卖淫活动,他们将在妇女宪章之下被控。若罪成,被告可被判罚款最高10万元、监禁不超过5年,或是两者兼施。重犯可罚款最高15万元、监禁不超过7年,或是两者兼施。

按摩女受访自揭 付万元中介费 再怕也要赚

按摩女穿着低胸装招徕,对男顾客抛媚眼。

遇上客人大方 月入万元不是梦

知情者透露,相较于外出打工,女郎一晚只需要服务两名顾客,就有数百元入袋,遇到大方的客人,月入过万并非不可能。

知情者说,按摩女的世界非常现实,完全按照年龄来区分价码,年轻貌美的女郎,开价500元(约1500令吉)或更高是常有的事,一旦超过35岁,价位就可能落在100至150元(约300至462令吉)之间。

按摩女受访自揭 付万元中介费 再怕也要赚

违法的按摩女被取缔逮捕。(档案照)

付钱请人“看水” 装电眼“守望相助”

“有人看水,每个月都要支付一笔钱,有事时就有人通知。”

按摩女说,在商场内开按摩院,其实有一套方法应付执法人员取缔。

“除了安装电眼,随时查看情况,有些按摩女也会付钱给人看场,一旦发现不对劲,就会发出通知,按摩女彼此也发挥‘守望相助’精神,相互通风报信。”

不愿透露姓名的商家说,过去一年都没有看到有扫荡活动,按摩女却继续经营,丝毫不怕。

“她们在店外装置闭路电视,还能随时切换不同角度的画面,若看到不对劲,就会先溜走。”

另外,内有乾坤的按摩院,规格几乎大同小异,除了灯光昏暗,也会设法用帘子或其他物品遮挡隔间。

“其实,在商场内,熟客也比较好找。若客人有意,可按照‘半套’或‘全套’服务来付钱。”

按摩女受访自揭 付万元中介费 再怕也要赚

“有料”按摩院一般位于偏僻地段。

按摩为名 诱客入房

招徕手法大不同,有人先以按摩为名目,诱客人进房,再伺机提出特别服务,有者则单刀直入,若客人只愿按摩,随时还可能会摆脸色,抱怨说:“不想做就别浪费我时间。”

知情者透露,许多按摩女为了留住客人,都以按摩为名,收钱后随便按摩10多分钟,然后就会开始各种挑逗,甚至直接脱衣。

“客人按捺不住,女郎就会提出特别服务的价格。”

一些大胆的女郎,会在客人进入按摩院后,就先说明只有特别服务(色情服务)。

大厦暗藏春色 记者走访窥探

怡东购物中心

灯光昏暗,玻璃都用海报等遮掩,仅留一道缝隙,怡东购物中心按摩女低调招客。

记者走访时发现,购物中心内大部分都是以售卖摄影器材、音乐器材或古董为主,而按摩院、美容院及美甲店则只有寥寥数家。据商家透露,如今过来的顾客,大都是经人介绍,或是熟客,女郎也不再抛头露面公开招客。

“此外,她们也会穿上制服,减少被警方盯上的风险。”

百灵商业中心

地处商业中心,晚上酒客频繁出入,百灵商业中心“越夜越精彩”。

据记者观察,百灵商业中心以及附近一带有不少酒吧及食肆,中心内就有多达10间按摩院,不少都暗藏春色。

楼层与楼层之间,都有男子站着,从高处把风,一旦看到可疑人物上楼,就会尾随在后,而按摩女之间也会互相传简讯联络。

珍珠大厦

珍珠大厦2楼及3楼,数年前最猖獗时,曾出现多达近20家按摩院,不少女郎毫不避讳,站在店外公然招客。之后,警方加大扫荡力度,架设了电眼,如今该处仅剩下约5家“有料”按摩院。

一名在该处工作的知情者说,按摩女都是同一批人,主要做熟客生意。

知情者说,女郎如今都站在店内,遇到有男顾客路过,才会抛媚眼招手。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