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酒妹感染群◢ 只怕关门 不怕病毒 11夜店 酒照陪 腿照摸

144天前     2,079

(新加坡16日讯)有11间夜店因为可能传播病毒被令暂时关闭,业内人士透露当中就有一些是挂羊头卖狗肉,即使是疫情期间,仍有陪酒女提供服务,如“花蝴蝶”般穿梭各厢房。

卫生部昨天宣布,再有两家夜店可能出现冠病传播,从今天起关闭至本月30日彻底清洗。它们是位于实利基路35号百灵商业中心的Las Vegas KTV和Tuberose KTV。加上早前宣布的9家,总共11家被关。

有熟知行业运作的知情者告诉记者,这11间当中大部分都是KTV酒廊,因为疫情转型餐饮店;但很多的实际运营模式换汤不换药,还是有提供陪酒女。根据目前条例,餐饮场所是不允许任何陪酒服务,更不能跨桌跨厢房交流。

“(这些KTV)不可能靠做餐饮来赚吃的,去那边就是要有陪酒女,要不然谁要去?”

知情者说道,目前因感染群被影响的11家中,许多是“越南场”,意即陪酒女为越南女为主。当中,有的是大型夜场,厢房十多二十间。

“如果有那么多厢房,陪酒女的数量通常是厢房数多一倍或更多。如果20间厢房的话,都要有四五十个陪酒女,因为大部分是会穿梭不同房间的。酒客就是贪新鲜感啊,所以会一直‘换台’的。”

◤陪酒妹感染群◢ 只怕关门 不怕病毒  11夜店 酒照陪 腿照摸

女郎在K T V内,与不同顾客有接 触 。(新加坡旅游局提供)

另外,尽管处于疫情期间,但在这样的场所,安全管理措施形同虚设。知情者说,一个厢房照理最多五人,但这类挂羊头卖狗肉的场所根本不管。

“顾客的确是一间五个,有时还更多。陪酒女进去之后就不只了,一间七八个甚至到十个很平常。”

至于费用方面,顾客除了点吃点酒以外,更多的花费是在陪酒女的小费上。陪酒女进去半个钟头,小费100元(约300令吉)肯定跑不掉,有的甚至更高。

“喝酒玩游戏以外,当然还要坐大腿啦,搂搂抱抱啦。”

知情者说,陪酒女除了跨厢房,有时会跨到其他场地,一晚下来赚个四五百元以上是常态。

“大家心知肚明,她们不是夜店正式员工,她们是以顾客身份进去,这样不会直接牵连到场地。”

有人“看水”,一旦发现当局来稽查,陪酒女就会消失。

另一名知情者告诉记者,为了避免违例被抓,这些场地都有自己的应对方法。

“这些地方十分隐秘,无法直接从外头得知里头情况,有的甚至是要乘搭电梯上去的。尤其那种要搭电梯的,其实在一楼那边就有所谓的保安在‘看水’的,等到警方还是安全距离大使上去之前,上面已经收到消息,陪酒女已经从其他通道跑掉了。”

知情者说,随着KTV感染群爆发,业者的确会低调许多,毕竟扫荡会来得更频密。

“不能明开就来暗的。有的看起来没有开,但会让熟客进来。陪酒女也会私下找客人,找其他地方‘服务’咯。

移民与关卡局和人力部的联合文告透露,目前KTV感染群中,有14人持工作证件,一人持学生证,五人持长期探访证,另八人持短期探访证。

《联合早报》记者联络上一名熟知内情的陪酒女郎。化名露西的女子受访时表示,这些女郎们的情况各有不同,有些来本地很久,已嫁作人妻,取得永久居民权,还有一些则是通过短期社交准证来到本地,之后再通过非法中介办理准证。

露西说,后者每月支付2000元到3000元(约6000至9000令吉)的高价,通过中介挂名在本地的一些餐馆或是私立学校,以此申请工作准证或是学生准证,获得留在本地的资格。

据《海峡时报》报道,陪酒女分成两大种类。一种是持短期准证的,他们通常会同住在老板提供的住所,而且只能在他们老板相关的KTV酒廊提供服务,一般上一晚只会留在一个场地。

至于另一组则是持长期准证或者已成为永久居民者,他们很多在这里已有家庭家人,有时一晚会到三个不同KTV工作。

至今为止,11家酒廊KTV可能出现冠病传播

1. 位于克拉码头的Terminal 10

2. 密驼路114号利佳大厦(Lee Kai House)的One Exclusive

3. 密驼路114号利佳大厦(Lee Kai House)的Level 9

4. 密驼路114号利佳大厦(Lee Kai House)的Club M

5. 远东购物中心的一代佳人卡拉OK厅(Supreme KTV)

6. 东陵购物中心的一代佳丽卡拉OK厅(Empress KTV)

7. 百利大厦的Club Dolce夜店

8. 由WU Bistro公司在黄金坊经营的泰国夜店Club Warm Up

9. 布业中心的鑫天地(Club De Zara)

10. 实利基路35号百灵商业中心的Las Vegas KTV

11. 实利基路35号百灵商业中心的Tuberose KTV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