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检讨疫情重灾区 移工政策成为社会焦点

2020-05-29     5,379
新加坡检讨疫情重灾区  移工政策成为社会焦点

新加坡移工宿舍确诊数攀升,浮现居住卫生环境欠佳的检讨声浪,新加坡对这群默默扮演经济发展角色的底层劳动力,如何化解潜在的社会争议共创双赢,实为当务之急。

新加坡原有32万3000名移工居住在专用宿舍,包括20万人住在43个移工宿舍、9万5000人住在工厂改建宿舍,也有移工住在工地改建宿舍。没有住在宿舍的移工则有66万4000人。

这群从印度、孟加拉、中国、马来西亚等地远赴异乡打拼的百万雄兵,长久以来扮演着底层劳动力角色,他们和从事高端工作的专业人员、高阶经理人、执行人员与技师的新加坡人,共同挑起经济发展重担。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新加坡累计迄今逾3万3000名确诊病患,其中又以移工占绝大多数,是最大感染群。

严重的移工确诊疫情激起新加坡社会关注,移工宿舍的居住环境与卫生条件不佳等检讨声浪仅为其一,诸如是否过于依赖外来劳动力的省思,更相继浮出台面。

新加坡巡回大使许通美(Tommy Koh)4月上旬率先发难,他透过脸书(Facebook)痛陈移工宿舍行政管理存有诸多问题,狭小宿舍如沙丁鱼般挤了12人,不干净与不卫生的居住条件,犹如定时炸弹随时引爆。新加坡就像以第三世界方式对待移工。

不乏网友认为移工是社会底层的最弱势族群,如同幽魂般共处于平行空间,鲜少人关注移工的休闲生活与工作条件。

长期追踪拍摄离乡背井打拼移工生活的文字工作者沈宗佑指出,新加坡需要大批移工协助基础建设,主要受成本控制的结构性问题影响。因为,企业是基于成本与效率考量,才会引进移工,雇主负担过重的人力成本,将导致无法在市场竞争。

他认为,新加坡从1970年代以后经济转型,举凡制造业或建筑等传统密集劳力不复见,专业金融经理人、高科技与服务业人才取而代之。这也让新加坡人迄今多半不愿从事劳力密集工作,而是以移工填补劳动力缺口。

如今迈入防疫阻断措施(Circuit Breaker)关键下半场的新加坡,仅有5%的2万名建筑业移工仍持续在关键基础建筑工作,但阻断措施结束后的第一阶段,将逐步同意让更多建筑复工,届时会再有5%建筑业移工复工,总计4万名移工投入。

不愿透露姓名的建筑工程业者受访指出,新加坡的基础工程需要大批基层劳动力,移工扮演重要角色。以建筑业为例,印度与孟加拉移工每天约赚取新币20元到25元基本薪资,平均每天上班8小时,如果连同加班费在内,每月平均薪资新币900元到新币1100元。

他说,建筑业也有中国移工,每天约赚取新币52元到64元基本薪资,如果连同加班费在内,每月平均薪资新币1800元到新币2200元。但中国移工受到当地薪资上涨影响,远赴新加坡打拼人数逐年下降。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疫情肆虐之际,新加坡社会出现是否过于依赖外来劳动力的反思,虽有助于重新思索政府整体移工政策布局,但多个工商团体仍发布声明强调移工对经济发展的重要性,如减少移工数量势必冲击经济发展。

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坦承,新加坡仍需要大批移工,从事很多本地人不想做的工作。新加坡人力部也将在疫情稳定后全面检讨移工待遇与住宿条件。

肺炎疫情来势汹汹,重创新加坡各行各业,政府虽积极照顾并安置确诊移工,但也凸显老龄化社会面临本土劳动力短缺的无奈现象与争议。

新加坡卫生部今天通报,境内新增373人确诊感染肺炎,其中绝大多数仍是外籍移工,没有新加坡公民或永久居民的病例,全国累计确诊病例达3万3249例。

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蔓延全球,新加坡是东南亚确诊人数最多的国家。星国卫生部下午表示,新增确诊病例中,绝大多数为住在外劳宿舍的移工,卫生部晚间将公布更多细节。

新加坡检讨疫情重灾区  移工政策成为社会焦点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