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反对党三大巨头打输了官司,却赢得网民的同情心

2019-10-12     3,498
新加坡反对党三大巨头打输了官司,却赢得网民的同情心

左起: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前秘书长刘程强和主席林瑞莲。(海峡时报)

程强、毕丹星、林瑞莲输了

这是《联合晚报》今晚封面的醒目标题。“输了”两个大字从几米外就能看清楚。

2018年最具爆炸性的“市镇会提告市镇会理事”的官司,今天传出爆炸性判决,工人党三大领袖兼国会议员被判失责。

这起市镇会案件简单来说就是: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简称AHTC)和白沙—榜鹅市镇理事会(简称PRPTC)合力起诉工人党领导人(市镇会理事)在2011年7月至2015年7月期间,失职于市镇会的管理,造成市镇会蒙受损失,为此索偿3370万元。

案件去年10月初于高庭开审,红蚂蚁当时为大家整理出案件里的要角都有哪些人、做了哪些事,让你看懂复杂繁琐的案件细节。

法官:阿强阿莲违反受托责任,阿星违反技巧与谨慎责任

负责这个案件的高庭法官加南拉美斯(Kannan Ramesh)今天在长达338页的判词中指出,林瑞莲和刘程强双双违反受托责任。毕丹星则在雇用市镇会前管理代理公司FM Solutions and Services(FMSS)上违反“技巧与谨慎责任”(duty of skill and care)。三人在处理委任代理公司时,都将个人政治利益凌驾于阿裕尼集选区居民的整体利益之上。

加南拉美斯法官还说:

“他们的行为不当,加上他们共同试图披上真相和信誉的面纱,让人得出他们没行为不诚实,有违他们作为受托人应坚定忠于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的义务。”

高庭于是判处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主席林瑞莲和前秘书长刘程强失责,必须赔偿市镇会所蒙受的损失,因为该市镇会在工人党的管理下,损失了3370万新元的不正当付款金额。

然而,今天最赚人眼球的却是各大媒体所报道的这句话:

案件接下来将进入第二轮庭审,决定市镇会蒙受的损失及三人须支付的赔偿金额。AHTC在诉状书中要求涉案人对错误支付的金额作出“公平赔偿”。三名议员如果无法偿还,将面对被判破产和丧失议员资格的命运。

连命运都帮对方写好了,可想而知,网民看到这句话时都坐不住了。

新加坡人无论明面上支持或不支持反对党,意愿上多多少少还是希望国会里有反对党的声音,哪怕数量不多,也能起到一定的制衡作用。如果反对党一下子损失三名大将,岂不就溃不成军?目前国会数来数去,也就只有6个反对党议席而已。

大家目前最想知道:

阿强阿星阿莲会上诉吗?以法庭处理案件的速度,如果上诉会不会再展延一年时间才有定论?

在这个案子上,阿强阿星阿莲会被罚多少钱?3370万元还是更大的数额?

阿强阿星阿莲最终会不会在下届大选前被判破产失去议员资格?他们还能不能参加来届大选?

网上舆论似乎一面倒向工人党

有网站直接站出来指执政党在大选前给工人党施加压力,还亮出#Smelly(玩臭)的标签,意思浅浅。

新加坡反对党三大巨头打输了官司,却赢得网民的同情心

(All Singapore Stuff)

有网民在帖文留言时也说自己愿意出钱出力帮助工人党度过难关。作出相同留言和表述的人不在少数。

新加坡反对党三大巨头打输了官司,却赢得网民的同情心

在各大中英文主流媒体和自媒体面簿新闻网站,几乎也是清一色支持反对党的留言。

《联合早报》

新加坡反对党三大巨头打输了官司,却赢得网民的同情心

《海峡时报》

来临大选就能知道选民是否接受这样的判决,还是会与工人党风雨同舟。加油工人党,我们都很爱你,挺住!

新加坡反对党三大巨头打输了官司,却赢得网民的同情心

《亚洲新闻台》

静悄悄将反对党弄走,当自己的政党超出预算时就有各种借口……看不下去。也有网民讲反话:时间掐得太好咯!大选随时都会举行,踢走这三人可以趁机赚取选票还能拿回集选区。

新加坡反对党三大巨头打输了官司,却赢得网民的同情心

《联合晚报》

新加坡反对党三大巨头打输了官司,却赢得网民的同情心

《8视界新闻》

新加坡反对党三大巨头打输了官司,却赢得网民的同情心

《慈母舰》

无论如何,人们都会支持工人党,也许整个国家的人民都会为他们筹款以示支持。多亏有这个案子,让我看清大选该投给谁。我们应该尽量帮反对党在国会稳住议席,我们需要反对的声音,工人党是一个希望。

新加坡反对党三大巨头打输了官司,却赢得网民的同情心
新加坡反对党三大巨头打输了官司,却赢得网民的同情心
新加坡反对党三大巨头打输了官司,却赢得网民的同情心

看到这里,蚁粉们应该摸清了一个规律吧,那就是:千万别低估民众情绪的力量

网民不会去特别过于考究或关注这个复杂案子的种种细节。当大家先入为主都有种感觉,某一方遭到欺负或打压,就会正义感加同情心泛滥,力挺弱势那方。

这种同情心很可能会转化为金钱,甚至是选票。

去年10月,工人党在“In Good Faith”博客上想网民众筹律师费时,三天内就筹到100多万新元。当时工人党宣传部主任吴佩松也告诉亚洲新闻台,募款行动是合法的,因为“In Good Faith”博客网站是属于刘程强、毕丹星和林瑞莲三位答辩人,和工人党无关。

这回,如果罚款高达3370万元或更高数额,阿强阿星阿莲还能一下子就筹集这笔巨款吗?

不是不可能。

选举局在今年四月公布,来届大选的合格选民有259万4740人。如果当中与2015年一样,有大约30%愿意支持反对党,就有77万8422人,只要每人捐出50元,那3000多万元就不再是遥不可及的距离。

阿强阿星阿莲对今天的判决看似沉着应对,没有乱了阵脚。

毕丹星傍晚在面簿上发帖文写道:

刘先生,瑞莲和我刚刚针对市镇会的判决发出媒体声明,这份声明也刊登在我们的博客上。‘我们正在仔细审阅判决,并会听取律师的建议。我们会在适当的时候就接下来采取的行动透露更多详情。’

毕丹星还说,他们旗下的市镇会依然勤勤恳恳在服务居民。他感谢所朋友与支持者与他们结伴同行。

“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让我们一起(Together)。”

新加坡反对党三大巨头打输了官司,却赢得网民的同情心

这不失为一种化危机为契机的处理方式。

加南拉美斯法官今早说:

“我会听取各方对于赔偿金额的看法。除非各方能够就赔偿金额达致共识,否则必须在本判决的三周内,提交一份书面索赔明细,每一方只限提交20页面。”

据《联合早报》报道, 此案件属于民事诉讼,高庭的判词在现阶段预计不会影响三人的国会议员身份。

接下来就看阿强阿星阿莲是否决定要对判决上诉,网民都猜测这个可能性相当高。虽然目前网上的舆论似乎一面倒向反对党,但2015年大选前也出现类似舆论声浪,最终行动党还是以将近70%的选票高中。

这回谁会高唱:输了你,赢了世界又如何?且让我们静观其变。

新加坡反对党三大巨头打输了官司,却赢得网民的同情心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