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棉乱乱丢 议员“阿花”:要等垃圾虫更年期 问题才能解决

2019-09-05     957

(新加坡5日讯)敢怒敢言的“阿花”李美花,前天在国会又出现经典语录!

多名议员前天在国会针对高楼抛物课题展开激烈辩论,义顺集选区议员李美花毫不遮掩地在国会中,跟环境及水源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碹博士大谈“卫生棉”和“停经”,把一般人避而不谈的字眼,正经八百地抛出,为居民发声的同时,也乐了在座的国会议员。

前晚一度在网上搜索“李美花”时,随后也出现了“卫生棉”的字眼,成为前天国会辩论中的最大亮点。

卫生棉乱乱丢 议员“阿花”:要等垃圾虫更年期 问题才能解决

义顺卡迪的篮球场装置了电眼,但李美花不知当局多经常查看画面,并称她催促当局翻阅电眼画面后,才找出了4名垃圾虫。

义顺垃圾虫乱丢肮脏卫生棉,多年来与环境局“躲猫猫”却仍未捉到,逼于无奈的李美花语出惊人:“看来要等垃圾虫更年期才能解决卫生棉问题”。

义顺集选区议员李美花今年3月在国会发表“阿公与死鬼仔”的故事,前天又提出“卫生棉”言论,让她再次在网上爆红。

澳洲籍男子上个月涉嫌因抛下酒瓶而砸死73岁送货司机,日前的国会口头询问就有不少议员针对高楼抛物的课题进行激烈讨论。

李美花反映,她的区内有人多年来多次乱抛肮脏的卫生棉,问题至今仍未解决。她认为,这是因为环境局每次装置电眼时只放了几天,还没捉到就走,因此迟迟找不到垃圾虫。

“如果你(环境局)有目标和决心来找出罪魁祸首,我相信我们一定能够捉到垃圾虫。要不然,这个问题看来只会在垃圾虫步入更年期后才能被解决。”

卫生棉乱乱丢 议员“阿花”:要等垃圾虫更年期 问题才能解决

李美花今年3月讲了“死鬼仔”故事,前天在国会再针对居民高楼抛卫生棉发表言论。(档案照)

许连碹:装电眼无效

李美花的大胆言论让国会议员哭笑不得,环境及水源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碹博士也不甘示弱,她回应电眼的有效性也得看所收到的情报,并指义顺卫生棉的事件只收到卫生棉的照片,其余资料都没有,让他们很难把电眼对准某排单位或某个楼层。

他们已多次在该处装置电眼,最后一次在去年8月,但都无效。

李美花则说,肮脏卫生棉来自哪一排单位,居民们众所皆知,她也已拍下了该排单位通知当局。

李美花事后告诉《联合晚报》,该名垃圾虫似乎在跟当局玩“猫捉老鼠”,当电眼装置在一边时,对方就从另一边抛下卫生棉,电眼去另一边时,对方又回去原本的地方丢垃圾,情况已持续多年。

卫生棉乱乱丢 议员“阿花”:要等垃圾虫更年期 问题才能解决

许连碹

谁的经期5天一次?

电眼放置5天就撤掉,李美花问:“有谁的经期是5天一次?”

李美花指出,当局多次装置电眼却没捉到人,因为每次装置五天就撤掉。她毫不留情地问:“有谁的月经是5天来一次的?”

她问环境局多常检查电眼,并说环境局最近能捉到四个垃圾虫,是因为她催促当局尽快去看卡迪篮球场的电眼。

李美花还建议,环境局使用DNA识别乱扔卫生棉的垃圾虫。对此许连碹解释:“当垃圾落到地上时,那里的DNA可能已经不止是肇事者的了。”

李美花2013年也曾在国会向时任环境及水源部长维文医生提出同个建议,维文说尽管技术方面行得通,但就须建立整座组屋居民的DNA数据库,而这么做将把侵犯隐私权利的程度推向新高。

卫生棉乱乱丢 议员“阿花”:要等垃圾虫更年期 问题才能解决

卡迪地铁站对面篮球场装设电眼。

电眼一拆 又丢烟蒂

电眼太大又太少,垃圾虫发现有电眼就停止乱丢,而环境局稽查人员派人“守株待兔”也一次都没成功。

也是义顺集选区议员的黄国光说,有居民每几天都会丢烟蒂,但环境局装置电眼后,该居民知道有人监视就停止乱丢烟蒂。然而,环境局一拆除电眼后,该居民隔天又重犯。

黄国光说,当局的电眼大到抓不到人,再不然是当局拥有的电眼有限,不能时刻都出动电眼。

他建议监察摄像机可做得更小和更不容易觉察,否则垃圾虫在看到庞大的电眼时停止扔垃圾,电眼移走就故态复萌。

许连碹说,当局会继续寻找可改善监察摄像机的合适科技,例如体积更小、影像分析度更高等。

揪高楼抛物 10周到半年

警方10天内找出丢酒瓶砸死人的罪魁祸首,议员连荣华问环境局为何找垃圾虫却需要10周。

要揪出高楼抛物的垃圾虫,环境局一般需要10周到6个月。

荷兰—武吉知马集选区议员连荣华说,警方只用了10天便逮捕了上月因高楼抛下酒瓶导致他人死亡的澳洲籍嫌疑人,并问环境局是否能用相同的效率和迫切性来解决问题。

许连碹解释,环境局每年会收到2万6000个垃圾虫举报,但资源有限,他们得根据事情的严重性来按序处理,警方也是如此。

她指出,10个星期是指他们从收到反馈到执法整个过程,包括环境局接到反馈后须至少一星期核实信息,例如请目击者作笔录,再用四至六个星期与嫌疑人等面谈,最后花三到六周落实执法程序。

电眼捉到垃圾虫翻120倍

自从2011年使用电眼抓垃圾虫后,捉到的垃圾虫已经翻了约120倍。

许连碹透露,当局2012年启用带影像分析功能的监控摄像机后,在2012年8月至2018年12月期间抓到超过2200名高楼抛物者,其中52人是重犯者,说明电眼是有效的。

相比之下,在2011年使用电眼前,一年只侦破约10个案,单单2018年电眼就协助当局找到1200起案件的垃圾虫。

环境局在过去3年收到超过7700个关于高楼抛物的举报,每年大致维持在2300个至2800个。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