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回大使:我曾反对将部长薪金与市场挂钩,李光耀说我是“恐龙”

18天前     2,013
巡回大使:我曾反对将部长薪金与市场挂钩,李光耀说我是“恐龙”

巡回大使许通美教授。(联合早报)

作者 红蚂蚁团队

加坡少数几位敢怒敢言的高级公务员面簿上,有时会爆出一些有趣的“内幕”贴文。

巡回大使许通美教授在面簿发文恭贺“好友”萨稀贾古玛(Shashi Jayakumar)博士出版《人民行动党历史——1985年至2021年》的贴文就是一个例子。

巡回大使:我曾反对将部长薪金与市场挂钩,李光耀说我是“恐龙”

萨稀贾古玛(Shashi Jayakumar)博士执笔的《人民行动党历史——1985年至2021年》。(许通美面簿)

乍看之下,以为只是纯粹为好友站台,推介这本花了10年收集资料撰写的新书。

细读之下,才发现他爆了些料,说了一些鲜为人知的陈年往事。

许通美在贴文里写道,他对其中三个课题最感兴趣。

红蚂蚁在此将许通美的贴文翻译出来,与蚁粉分享。

课题一:1987年马克思主义阴谋者逮捕行动

首先,是1987年拘留了22人的事件。他们涉嫌参与一项企图推翻政府的马克思主义阴谋。

其中一人是我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学院的学生张素兰(Teo Soh Lung)。我当时申请前往惠德里路的拘留中心探望她。这项申请被批准,我也因此得以帮着改善她在拘留期间的一些状况。我还申请翻阅关于她的档案,同样的,申请获批准。问题是,她当时并没有机会与她的指控者对峙来为自己辩护。

萨稀在书中写道,政府找到了这22人与马来亚共产党之间有联系的证据。然而,我们从未看过这些证据。

课题二:组屋区翻新与选票之间的关联

巡回大使:我曾反对将部长薪金与市场挂钩,李光耀说我是“恐龙”

后港组屋区。(海峡时报)

其次,我想多了解将组屋区翻新顺序与选票挂钩的那项政策。

我一直认为,这是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犯下的几个错误之一。

为什么我会这么认为呢?

我始终相信,我们必须在党与政府之间划清界限,也必须在政府与国家之间划清界限。

组屋区翻新的顺序,按理应该由建屋发展局根据客观条件来决定,不能受政治因素左右。

更何况,上述政策根本发挥不了作用。你越是惩罚后港区的选民,他们反而越是对工人党忠诚。

结论就是,新加坡选民既不愿被欺负也不能被收买。

课题三:将部长薪金与私人企业挂钩

第三点就是,李光耀曾经邀请我吃午餐,他想试探我对他提议的将部长薪金与私人企业工资最高员工的薪金挂钩,会有什么反应。

当我对他说,我无法支持他的提议时,李光耀非常失望。

我当时忠告他说,这项提议将会削弱我国政治领袖的道德权威。

他说我是一只恐龙,并认为我的儿子和他们那代人,肯定会同意他的提议。

巡回大使:我曾反对将部长薪金与市场挂钩,李光耀说我是“恐龙”
巡回大使:我曾反对将部长薪金与市场挂钩,李光耀说我是“恐龙”

许通美的这则贴文引来网民近300条留言,其中不乏重量级留言。

《海峡时报》前总编辑冯元良就留言说:

“我记得将组屋区翻新顺序与选票挂钩,是最先在波东巴西实施的。那个想法来自李先生。我曾刊登一篇专栏批评说这是不对的。我为此付出了代价。”

巡回大使:我曾反对将部长薪金与市场挂钩,李光耀说我是“恐龙”

许通美在这条留言下回复说:

“谢谢你指出这点。国家经费不应该用来让一个政党获利。”

这一来一往,加上众多网民的观感,为新加坡历史一些重要事件做了补充。其中的是非后人还可细细分析。

巡回大使:我曾反对将部长薪金与市场挂钩,李光耀说我是“恐龙”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