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防疫一年本地调查

292天前     1,617

防疫一年调查: 除戴口罩 新加坡国人难适应无法聚会出国

新加坡本地调查发现,超过四分一受访者认为,戴口罩的强制规定影响最大,将聚会限制和旅游限制列为影响最大的人各占约两成。在41岁至50岁群体中,近七成受访者认为聚会人数和边境管控对生活造成最大影响。

不能聚会又无法出国,过去一年最让新加坡人难以适应,特别是中年以上的人感到最难受。在一系列冠病防疫措施中,除了须适应戴口罩,过去一年对新加坡人造成最大影响的两大措施是聚会人数限制,以及边境的管控。

认为远程办公或分组办公安排带来重大影响的则不多,反映本地员工已逐渐适应新的工作形式。

新加坡防疫一年本地调查

调查显示,受访者在列选对他们造成最大影响的三大措施时,最多人选择戴口罩的强制规定,觉得这带来最大影响者比率超过四分之一。

每10人中也有五六人认为,目前未进一步放宽的八人聚会限制影响他们的生活,将该选项列为影响最大的前三项;将聚会限制和旅游限制列为影响最大的人各占约两成。在41岁至50岁群体中,这样的焦虑感最为明显,近七成受访者认为聚会限制和旅游限制对生活造成最大影响。

人们认为较不影响他们生活的措施则依序为娱乐活动限制(不能唱卡拉OK、夜间场所晚上10时30分后不能售酒等)、经济活动减少、远程或分组办公安排、安全距离措施,以及冠病追踪技术的使用。

新加坡防疫一年本地调查

分析:疫情打乱生活规律 年满41岁者及乐龄最有感

社会与心理学家分析指出,41岁及以上群体相对来说经济基础较稳定,较常旅游,也有特定的社交习惯,一旦疫情打乱生活规律,他们的感受也更强烈。

此外,一些更年长者虽然适应了透过线上方式和亲朋好友保持联系,对他们来说,这仍无法取代面对面的交流。

新加坡管理大学老龄化研究中心主任郑宝莲教授指出,政府单位与社会福利团体在疫情之前非常积极地举办社区活动,让乐龄人士保持活跃,而这些活动在阻断措施后都陷入停摆。

新加坡防疫一年本地调查

她说:“我们发现,即使进入解封第三阶段,许多组织在恢复活动方面仍遇到困难。过去常参加活动的年长者,现在都因习惯改变了或担心病毒传染而选择待在家。”

52岁的兼职夜店DJ亚兹礼指出,新加坡很多人住在组屋,而冠病带来最大的影响是,传统的大家庭若不住在同一屋檐,要相聚就很困难。

他说:“节日都不能好好过,宗教和社区活动限制人数,工作上接触人的机会也减少。有时我觉得跟社会脱节了。”

政府已宣布从明天起有条件放宽大型活动的人数限制,居家办公不再是默认的工作方式,但社交聚会的八人限制维持不变。

新加坡防疫一年本地调查

受访五家餐饮场所指出,自去年12月进入解封第三阶段后,六人至八人的订位需求逐渐增加,排队人潮涌现。连锁中餐馆三盅两件发言人说,周末用餐人潮已逐步恢复,但为考虑安全距离,桌位仍有限。

新加坡防疫一年本地调查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