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税务科普15”境外居民存款猛增44%,新加坡成全球资产的避风港

2020-06-06     297
“税务科普15”境外居民存款猛增44%,新加坡成全球资产的避风港

受疫情及随之而来的经济波动影响,大笔资金汇集到新加坡避险。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数据显示,今年4月份新加坡境外居民存款猛增44%,至621.4亿新币的最高水平。

存款来源包括其他国家的居民,在海外工作的新加坡人,以及新加坡境外的公司。

香港和新加坡一直在国际金融中心第三名的位置上不断轮换交替,然而资本避险为何选择了新加坡,而非香港呢?

新加坡和香港都具备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三个优势:

1)健全、透明、高效的法律制度。

香港和新加坡都继承了英国普通法体系,与国际通行法律体系接轨。 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是"欧洲以外最受欢迎的首选仲裁机构"、全球第三大仲裁机构,以及进步最快的仲裁地。 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紧随其后,排名第四,进步程度,位列第二。

2)大量受过良好教育的专业人士。

QS世界大学排名中,四所香港的大学入围全球前100名;新加坡入围两所,新加坡国大学立排名11,南洋理工排名12,为亚洲排名最高的两所大学。

两座城市的大学质量和密度也是亚洲罕有。

3)世界级的机场,港口等基础设施。

机场是国际交通最重要的设施,国际航空运输评级组织Skytrax发布的2019年度全球最佳机场排行显示,新加坡樟宜国际机场排名全球第一,香港国际机场全球第五,成绩都十分耀眼。

然而,两个金融中心的区别也是明显的:

新加坡因其独特的地理位置以及经济模式,必须周旋于美中印、东南亚,及其他经济贸易伙伴之间。

加上其独立的主权地位和精英治理方式,新加坡更注重发展多边贸易,更加注重商业效率。

香港靠近大陆,大陆公司更倾向于在香港证券交易所上市。而且重视中国内地市场的跨国公司也常将亚太区域总部放在香港。

所以香港经济很大程度上依赖中国大陆经济的高速发展。

香港为了放大这一优势,2015年提出成为中国内地与世界的"超级联系人"的定位。

官方2017/18年度的数据显示,在中国内地全年所获得的1250亿美元的外地直接投资(FDI)中,80%是通过香港流入的。

PIIE智库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中国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在香港的存量达到6220亿美元,相当于香港同年GDP的170%。这代表着大量内地企业通过香港投资全球。

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曾表示,羡慕香港依托中国内地的地理位置。中国这样一个世界第二大且仍然在以较高速度增长的经济体,这是新加坡所没有的。

然而香港依托大陆的优势,也恰好是它的潜在风险。

在世界经合组织发起的CRS反避税活动中,香港不仅执行了世界规范,还配合了大陆对于查税追税的政策。

一批一批的银行关户,越来越严的开户审查,动摇了相当一部分大陆高净值人士在香港存放资产的选择。

香港暴乱和《逃犯条例》风波则动摇了香港土本富豪的安全感对香港的信心,导致了香港本土资金的外流。

新加坡国立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治理制度与机构研究中心主任卢耀群曾毫不避讳地表示:香港的政治为新加坡带来的一些好处立竿见影,一些金融大亨已将资金从香港移走,移到了新加坡。

《路透社》2019年6月14日报道了对一位匿名香港投资顾问的采访:

其客户是一名商界大亨,担心自己的政治立场曝光,已把香港花旗银行账户中的1亿美元转移到新加坡花旗银行;还有其他人也在这么做,资产转移的目的地都是新加坡。

另一家香港国际银行私人银行业务主管也匿名称,没有政治风险的香港富豪出于资金安全的考虑,也在从香港向外转移资产。

香港和中国大陆的"超级联系人"像一把双刃剑,在促进香港高速发展的同时,也制约了香港的独立地位。

正如李光耀所说:新加坡对香港最大的优势就是北京管不到。这一优势在CRS背景下更是显得尤为重要。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