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龟公月入近万.每天嫖客过百人有125令吉花红

2018年07月14日

新加坡网络卖淫集团被捣毁,龟公被捕,庭上揭露,他月入达4千元(约1万令吉),每天为领额外50元花红(约125令吉),大力吸引至少100名男人向旗下的韩妓和泰妓买春!

33岁的陈立锦,原本是家具推销员,通过中学朋友介绍,认识卖淫集团首脑许伟雄(32岁),前年3月当起龟公。

他后来因涉及放贷活动被判坐牢,出狱后却没学乖,前年11月继续当龟公,靠来自韩国的辣妹和泰国的美女卖淫的收入维生。

网络卖淫集团分工运作卖淫集团的“大本营”,位于武吉班让一间公寓,以精密的分工方式暗中运作,旗下有7名泰妓和2名韩妓。

集团操控4个网站,供嫖客预订性服务,龟公负责打理其中3个“TKlover”、“Asia Dollies”和“韩国泡菜”网站。

网站上的女郎照片个个身材惹火,网站也清楚标出她们的年龄、三围、交易价码、以及交易程序。

警方去年12月28日突击这个“大本营”,昨天庭上爆出更多卖淫网站的经营内幕。

接100宗生意可获花红妓女来新后,被安排入住酒店和公寓,平时足不出户,跑腿每天上门递送日常用品和安全套等。

龟公在集团中负责做晚班,收到嫖客的预约后,安排他们到酒店等交易地点,与旗下妓女欢好。一开始,他的月薪只有1千500至2千元,去年7月起增至4千元。

为了要从妓女的身上赚更多,他每天争取吸引至少100名男人通过网站预定嫖妓服务。只要确保网站每天接100宗生意,龟公当天就有额外50元花红。

警方去年12月28日突击“大本营”时,屋内有5人,现场起获笔记型电脑、500元现金、银行存折、和手机等。警方也发现,屋内挂有几面白板,写满顾客名字、交易地点和时间等资料。

龟公面对13项控状,指他去年7月30日至12月28日间,靠妓女收入为生,还协助卖淫集团首脑许伟雄(32岁)经营妓院。他昨天被判坐牢6个月。(人名译音)

组织结构完整

网络卖淫集团如“企业”

网络卖淫集团经营得犹如“企业”,从创办人到账目管理员到跑腿,组织结构完整和复杂。

卖淫集团有两名创办人,分别是许伟雄和王佑南(31岁)。

在创办人的“部署”下,各成员负责不同职务,有两个左右手,一个负责监管卖淫活动,另一个负责管理账目;还有网站管理员,载送妓女和收款的跑腿,以及应召女郎。

集团有4个龟公和1个龟婆,手下有2名来自泰国的跑腿。跑腿每天会向妓女收取当天收入,再交给负责人。

妓女得先“免费”接客

第48名顾客才有收入

妓女被剥削,在新加坡工作得先“免费”接客,接完27名嫖客后才有收入。

妓女收费一般介于180至190元,但接的头27名嫖客,没有任何收入可得,全数得交出来。

她们在接了第28个嫖客后,每次性服务,才有70至100元的收入。

一名30岁泰妓14天接了60宗生意,让卖淫集团赚得7千900元,另一名妓女10天内接客38次,集团赚得6千540元。

庭上披露,卖淫集团在28天内,靠抽佣方式,有近5万元入袋。妓女每接一客,就和卖淫集团五五分帐。

例如嫖客支付约180元嫖妓,妓女可得约一半卖肉钱,集团拿另一半。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