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嬷阿妈的护肤品

2018年08月08日
阿嬷阿妈的护肤品

宏安行企业是数个花露水品牌在新加坡的独家进口商。

(新加坡讯)每个人的记忆深处,总有一种熟悉的味道和包装,能唤起童年最真的回忆。见到这些历经岁月洗礼的护肤品,仿佛将我们带回阿嬷的化妆台前,令儿时情景历历在目。

随着国人消费习惯改变,曾经在家家户户都能找到的花露水、雪花膏、海棠粉等经典护肤品,已悄悄退出舞台,售卖这些传统产品的店铺也面对转型压力。

本期联合晚报《大特写》将带大家走进时光隧道,看看阿嫲化妆台护肤品的前世今生,探索它们的困境和机遇。

阿嬷阿妈的护肤品

魏美凤与丈夫在宏茂桥4道第628座巴刹售卖各式洗浴用品和护肤品。

“你上次来,销售员说仓库内没有雪花膏的库存了。你今天回来,轮到锦蝶花露水没有货了!”

踏进宏茂桥4道第628座巴刹内的“德林”小铺,除了琳琅满目的各式洗浴用品和护肤品,也能找到花露水、雪花膏和海棠粉的踪影。

这些产品都曾是三四十年前的主流护肤品,甚至可说是居家必备的,他们散发的独特味道,已成国人共同记忆。

在巴刹内坚守39年的魏美凤(72岁)与丈夫从一创业就售卖这些洗浴用品和护肤品,如今要坚持下去,却遭遇重重困难。

她说:“年轻一辈对这些产品的热情不高,导致进口商减少进口,有时推销员过来直接就说没有货了,我们也就没办法卖。”

魏美凤介绍,传统店铺的进货方式较被动,主要依靠进口商或经销商的销售员推销,再向他们拿货,而非主动去批货。

“如果销售员没有库存,我们就没有货可以卖了,许多同行也不会去问,有‘年龄’的产品就逐渐被淘汰了。”

记者分别在上个月初和月底上门,得知“德林”在批购雪花膏和锦蝶花露水时面对的困难。

“我们还是会与每次过来的推销员沟通,希望尽量争取让公司进货,不然存货卖完就真的没有了。”

据了解,魏美凤目前正尝试从淘宝等网购平台寻找其他的雪花膏代理商,希望通过其他途径,确保这些护肤品货源充足。

店铺纷结业 购买难度高

传统护肤品生意面对无法吸引年轻顾客的压力下,纷纷黯然结业。

四马路观音堂旁的雅柏坊(Albert Centre)一家售卖花露水和雪花膏的药妆店,悄悄地在8月初拉起了闸门,正式结束营业。

女老板郑女士无奈说:“如果只卖传统护肤品,根本没有办法生存。”

雅柏坊是年长一辈国人经常关顾的熟食中心,楼上以售卖干粮为主,但也有不少药妆店。

郑女士说,药妆店顾客群以年长人士为主,吸引不到年轻人,生意一直下滑,加上年纪大了,无法继续下去了。

她指出,传统护肤品销售渠道比较松散,商家们都是小本生意,从来没有任何集中批发或经营。

因此,随着商家转型或结束营业,传统商品也快速被淘汰,小店为了生存,就必须引进不同种类洗浴用品和护肤品。

虽然店铺还坚持售卖花露水和雪花膏,但是无人问津,只占店铺生意额的极少部分。她感叹说:“看着同行逐渐退休,如果以后要购买这些产品,可能会越来越难。”

阿嬷阿妈的护肤品

三凤牌海棠粉。

是护肤品也是供品

当护肤品不再只是护肤品,辅助功能成护肤品主流用途。

传统护肤品也有淡季旺季之分,只因用途不仅美容保养,也用在宗教仪式上。随着时代变迁,这些辅助功能似乎已成了主流。

魏美凤介绍,一般上海棠粉与华人拜观音的习俗息息相关,由于华人将观音的形象塑造为女性,因此海棠粉也成为信徒的供品。

“海棠粉平时无人问津,只有在农历二月十九观音诞、六月十九观音修道日和九月十九观音成道日时,才会有人才来找。”

其中,刚过去的7月31日是农历六月十九,魏美凤当天受访时透露,之前一周内售出约10盒海棠粉。

“有些人把海棠粉当供品,有些人去庙堂前用海棠粉上妆,所以我们都会提前准备”

另一边厢,花露水销售也有淡季旺季之分。花露水进口商宏安行企业负责人翁两福(65岁)说,每逢卫塞节之前,花露水销量都会翻倍。

公司平均每个月都批发约10箱至15箱花露水,卫塞节前的月销量则可高达30箱。

他说:“卫塞节时,大多数信徒都会进行浴佛仪式,象征性地将用水浇在佛像上。一信徒和庙宇都会使用花露水,所以销量会很高。”

护肤品历史如数家珍

生意难做,但老板娘仍对陪她好些年的产品有着深厚感情,热情地向记者介绍不同产品的使用方法和功效。

记者走访“德林”,特地来到旁边的小贩中心,希望找到还有在用花露水、雪花膏、海棠粉的公众谈谈他们的经验,却如大海捞针,找不到“使用”的顾客。

和公众形成强烈对比的是魏美凤保持的热情,就算产品无人问津,她依然深刻记得每个产品的特点和价格的演变。

介绍海棠粉时,她兴奋地说:“顾客很喜欢用海棠粉将脸涂得白皙,这对他们来说是很重要的仪式,看着大家将脸涂得白白,在大坡(牛车水)闲逛,是当年城中奇景。”

她也兴致勃勃说:“这些花露水以前才4.5元,现在要9元了呢,然后还有双妹牌的,用的原材料比较昂贵,所以价格也和其他花露水差很多,一瓶要15元呢……”

第二代尝试接手不果

孩子引入新销售概念,通过橱柜店售卖花露水的计划却失败,儿子看不到生意的未来,接手计划只能泡汤。

翁两福在1975年独自创办进出口贸易公司,过后转型为香港和中国品牌花露水的本地独家进口商。

他忆述,年轻时“什么都拿来卖”,直到70年代后期花露水的销量比较稳定,就专心做这一方面的进出口。”

阿嬷阿妈的护肤品

翁两福说,年轻人因在水疗馆被花露水的味道吸引,过后将花露水作为空气清新剂,来喷车和喷房间。

翁两福主要和分销商接触,批发花露水,分销商再从中销售到大型商场,或像魏美凤一样的小型零售商。

他说:“一些中国的花露水品牌如六神的规模很大,他们的进口商也同时进口不同产品,所以有能力进入超市,但是我所代理的小型花露水品牌可能就没有办法这么做,只能在与小型店铺卖。”

数年前,当翁两福看到花露水销量停滞,就向儿子寻求意见,看看应如何刺激更多年轻人消费。

“我们当时生意有一部分是外国人购买,但当时发生恐怖袭击,航空公司加强管制,不让乘客携带液体上机,影响销量。”

据悉,虽然花露水是从外国进口,但是许多旅客图方便,还是会购买两瓶。

“花露水在香港卖多少钱,大家其实都知道,所以我们也不可能把价格擡得很高,只能薄利多销。

阿嬷阿妈的护肤品

翁两福的儿子曾租下购物中心橱柜店的橱柜卖花露水,试图抢攻年轻人市场。(受访者提供)

商家:经营到自己健康不允许

当时翁两福的儿子刚毕业加入公司帮忙,他就提出要引入新改变,以增加产品销售管道推广给年轻人。

“儿子提出要在购物中心的橱柜店租下橱柜售卖花露水,希望能让更多年轻人接触到这种‘阿嫲的产品’,然后吸引他们购买。”

不过,计划最终失败,花露水销量没有因此提高,每个月还必须支付高额租金,翁两福只好决定放弃计划。

另外公司也试过通过广告打响公司名号,但此计划没有受到香港生产商的支持。

“我们和香港那边接洽,他们都支持我们打广告,但表示要我们自己出钱,他们那边不会帮忙,之后算了一下,我们也只能放弃。”

翁两福无奈说:“那时儿子看不到这门生意的未来,所以就决定出去外面打工,不去接手家族生意,”

除了翁两福自己,公司目前只剩两名全职职员,两个孩子偶尔也会抽空帮忙。翁两福无奈说,原本寄望孩子继承公司,但事到如今已经放弃这个想法。

“我会尽可能把生意继续做下去,但如果健康情况出现问题,就会果断结束生意。

阿嬷阿妈的护肤品

翁两福在货仓保留的花露水覆古广告,代表一代人的共同记忆。

花露水当香水 水疗馆带动生意

水疗馆提供一线生机。

翁两福说:“公司销路比较少,分销商也是小额经营,很难进驻超级市场,只能通过分销商推销员到小商店去推销和售卖。”

除了出售给其他分销商,这几年来翁两福的客源开始包括本地的水疗馆和按摩院,他们一般每半年购买一箱。

“我们以前一直烦恼如何让年轻人接触我们的产品,没料到随着本地开设越多SPA,反而带动生意,也让更多人来询问。”

翁两福介绍,许多水疗馆和按摩院都会在水中加入一点花露水,来增加香味。

“年轻人在SPA闻到花露水的味道,都觉得很好闻,拿来当成香水,或是空气清新剂来喷车和喷房间。他们知道由我们进口的,都纷纷打电话来询问,但因为我们没有做门市生意,只能告诉她们要到哪里去买。”

传统护肤品或随商家‘退休’

传统护肤品不符合现代人需求,淘汰在所难免?

“传统护肤品可能无法迎合现代人的需求,或许等我们都退休了,那就会是最后的谢幕。”

访谈中,翁两福透露其实自己几十年前也曾是雪花膏的进口商,但之后发现雪花膏其实不适合新加坡气候,所以才停止进口。

他说:“新加坡的气候其实不适合使用雪花膏,过于炎热容易导致雪花膏的膏体融化变质,还会在使用者身上留下痕迹。”

另外,新加坡过于潮湿的气候,和不同的水质,也导致一些使用者产生敏感反应。

“或许很多人对它们有特殊记忆,但毕竟这些产品其实是以中国和香港的气候和水质作为考量,不一定适合新加坡。所以当有更新更好用的产品在本地市场推出时,消费者多了选择,这些产品就只能留在记忆里。”

护肤品简介

产品名称:花露水

著名品牌:双妹、舒卫、锦蝶

材料:水、酒精、香料、精油

用途:添香除臭、提神醒脑、防蚊虫叮咬

阿嬷阿妈的护肤品

夏士莲雪花膏。

产品名称:雪花膏

著名品牌:夏士莲(Hazeline)

材料:水、硬脂酸(Stearic acid)、甘油(Glycerol)、香料

用途:保护皮肤、滋润补水、让皮肤显得白皙

产品名称:海棠粉

著名品牌:三凤

材料:碳酸钙、滑石粉(Talc)、香料。

用途:去除脸上汗渍油光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