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居剩一个月生命 阿伯安排身后事捐遗体

2018年08月31日

(新加坡31日讯)65岁独居阿伯仅剩一个月生命,坦然看淡生死,承诺死后捐出遗体,让医务人员做研究,毫无避忌地安排身后事。

住在马西林一带的独居阿伯余培来,二三十年前就患糖尿病,当过德士司机和送货员。2011年他轻微中风,之后就没有工作。

“那时我送货,但东西从我的手掉出来,我都没有感觉。看了医生才发现患上轻微中风。”

祸不单行,5年前他又被诊断出患肾病,必须洗肾延续生命,但他放弃洗肾治疗。

“我觉得洗肾好像就是不好,现在还能好好的活着,也不必去洗肾,能活多久就多久。”

余培来说,自己单身没有伴,也没有子女,不希望成为外甥、侄女们的负担,决定自己办理身后事。

有7个兄弟姐妹的他透露,即便跟一些兄弟姐妹还有联络,也不想麻烦别人,自己并没有什么忌讳,就决定自己处理。

“我也不需要什么灵位,就把遗体捐给医护人员,让他们做研究,还能帮助其他人,这不是更好吗?”

近期来,他走路走两步就开始喘,当护士的外甥看了觉得不对劲,7月初才去看医生,一去就因为肺积水住了10天。

独居剩一个月生命 阿伯安排身后事捐遗体

余培来说,如今不仅买饭要两小时,吃药也要两小时。

当时,医生就已经告知,他的内脏已逐渐失去功能,或许只能活多两个月。

“他说唯一治疗是换血,可是过程跟洗肾一样,所以我决定放弃治疗。”

虽然一再放弃治疗,但余培来从未放弃过自己,坦然迎接死亡,日子照过,不会卧在床上怨天尤人,开朗乐观地走上自己人生的终点。

以自身经历激励他人,就算知道时日不多,也能好好过每一天。

余培来看上去除了走路较为缓慢以外,其实看不出是个正在等待死亡的病人。

虽然吃药时双手不由自主地颤抖著,晚上深夜入眠后,会感到很冷或很热,但他觉得一切都是挨得过的。

“很多独居老人,生病了就想不开,很多选择跳楼。我希望分享我自己的经历,告诉大家不要放弃自己,生活是自己找的。”

他觉得,不一定病了就没办法出门,不一定病了就得躺在床上等死,一切都是靠自己的心智、毅力,只要选择积极过人生,日子还是能正常的过的。

“不要被病痛束缚自己,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我现在还是会搭巴士去小坡(美芝路)吃东西啊!”

走路会喘 下楼买饭花2小时

即便走路都会喘,下楼买饭来回都还花上两小时,仍坚持自力更生。

余培来双脚水肿,坦言,自己走路很容易喘,走两步就要休息一下,又不能坐下来,“坐了又很难站起来”。

但这样的身体状况,都不能阻止他出门的念头。

他坦言,一早下楼买饭,即便只是到楼下去买,来回也要近两小时的时间。听起来似乎很煎熬的过程,他却淡淡地说:“回来刚好中午,吃午饭的时间。之后看看电视,再下楼买份报纸,看看报纸,又是一天了。”

对于身体带来的不便,他完全没有因此妥协,还是可以独立生活,偶尔会自己煮些简单的东西吃,除了比别人慢一点,并没有阻止他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