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一年借出4万次新加坡人的阅读“新宠儿”

2018/09/23     36

新加坡国家图书馆发现,自从去年推出摘要式的电子书籍后,越来越多人选择借出这类在10分钟内就能读完的书。

这些摘要式电子书,是去年10月推出的数码商业图书馆的一部分,主要内容包括金融、经济管理和电脑科技。

凡是拥有图管局账户的公众可通过图管局网站或OverDrive应用借阅超过1万9,000本商业电子书和有声书。

不到一年借出4万次新加坡人的阅读“新宠儿”

* 图片来源自singaporetravelhub.com。

国家图书馆馆藏内目前有超过1,200本摘要式电子书,读者反应相当热烈。

这类书籍推出不到一年,出借量已超过4万多次。以摘要的形式,让读者在10分钟内读完重点内容。

“它可以把一本书,浓缩在五、六页之内。如果要再深入地了解,我们可以看当中的关键字,然后通过这些关键字回到主要的书籍,到主要的那一页去更了解它的内容。”

数码商业图书馆目前收录2万5000多本电子书,每月增加600本新书,并根据各领域读者的需求,筛选适合的书籍。

而为鼓励人们自学,提升商业、创意设计、编程等技能,新加坡国家图书馆两个月前,即在所属应用程序内增添了新功能,让人们能够用手机,随时随地看视频上课,并做练习挑战自己。

#Born to read, Read to Bond

新加坡让阅读蔚然成风

每5年进行一次的“全球学生阅读能力进展研究”(PIRLS),本周二(12月5日)公布2016年度的研究结果,俄罗斯夺得榜首,新加坡居于次席。

任何角落,随时可以看到大人和小孩,

或坐或卧;

人人手拿一书,悠游于静谧的书海中。

不到一年借出4万次新加坡人的阅读“新宠儿”

* 图片来源自archute.com。

代表着新加坡国际文化水平的指标性建筑——新加坡国家图书馆(National Library Board Singapore),以及辖下二十多座各具特色的公共图书馆。

在新加坡,图书馆不只是借、还书的场所,更是全民学习、阅读推广的中心。

#Teach Less,Learn More

少教多学的背后 21世纪的图书馆

2004年,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国庆大会上提出“全国教师要教得少一点,以便学生能够学得多一点”,即“少教多学”(Teach Less,Learn More)。

2005年,新加坡教育部成立了“少教多学委员会”,正式推介“少教多学”教育理念:

倡导将传统上以“教师为主体的多教”转换到“以学生为主体的多学”,激发学生对学习的兴趣,强化学生的自学能力,从而培养学生积极主动的学习精神。

换言之,就是在“多一点…”、“少一点…”中,将学生做主的学习逐渐建立起来,学校图书馆则在这历程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

这其中,没有图书馆,就没有学习;

没有图书馆,就不成为学校。

21世纪的图书馆

新加坡教育最常被提起、强调的是“21世纪的…”,不管是学校还是公共图书馆的阅读教育方案是由此概念而生的。

“图书馆是求新求变的地方,亦是机会之所在,引领我们进入发现之旅,开创新世界。”

现代化的图书馆要依据:阅读+生活=图书馆新方程式。

这一概念,旨在塑造“质感”、“便捷”与“娱乐”的多元空间,以科技创新、人性关怀的思维营造每一个图书馆的角落,让新加坡的各级图书馆能展现魅力、发挥效力、散发亲和力。

不到一年借出4万次新加坡人的阅读“新宠儿”

* Thinking Schools, Learning Nation(思考型学校,学习型国家)。为了在强调知识经济的新世纪卡位,亚洲四小龙中最具危机意识的新加坡,常听到这句口号。

以图书馆为依托新加坡教育部将推出一系列新计划和调整现有政策来加强中小学教育,为年轻一代提供兼具深度和广度的学习体验。

这是为了培养新加坡人终身学习的精神,以延续新加坡近年拓展“以学生为本,以价值观为导向”的理念。

#适时的成功转型

在新加坡 图书馆也可以很流行

当不少国家和地区的图书馆面临人潮退却的窘境时,新加坡人却向图书馆涌进!

用市场导向改变老旧形像,让图书馆媲美号称最美的“诚品书店”,是什么力量,让新加坡的图书馆成功向知识经济转型?

不到一年借出4万次新加坡人的阅读“新宠儿”

* 来到新加坡,你会意外发现图书馆被塞在购物中心、表演厅里;你也会很惊讶图书馆馆员不再只是坐在桌前盖印章、收罚款、整理书籍,而是分析与研究的工作。是什么动力,促使一个“没落”的部门与产业,有了戏剧性的转型?(图为新加坡新达城购物中心)

早在1995年,新加坡有远见地,以图书馆做为首波改革的目标;政府投注10亿新币,在8年内,重新改造并赋与图书馆新的意义。

图书馆在国家总体发展中,

扮演积极的角色!

过去五年里,新加坡的专业知识工作者、经理人、高科技工作者,占就业人口比已高达43%以上。

不到一年借出4万次新加坡人的阅读“新宠儿”

未来,为了要和亚洲其他国家如日本、韩国竞争,还必须大幅提升国内从事研发的就业人口。图书馆,在这件事上扮演重要的角色。

特色图书馆,是解决方案之一。新加坡的艺文、青少年儿童图书馆,以及数字化服务,包括智能无人图书馆、适用于手机和PDA的移动图书馆,和提供电子书内容搜寻的网络图书馆等,吸引了大量的阅读市民。

不到一年借出4万次新加坡人的阅读“新宠儿”

* My Tree House是全世界第一个为孩子们打造的绿色图书馆,使用了各种环保材质来创造绿色图书馆,改建自新加坡国家图书馆的里的儿童图书馆部分,把500平方米的空间改造成绿色小天地。

图书馆的资源,来自教育部。

新加坡政府在教育上的投资,一年平均达50亿新加坡币,达GDP的3.5%。

今天,有64%以上的新加坡人,是图书馆使用者,单一年度造访人次突破3000万。

而且新加坡国家图书馆还推出eLibrary Hub的网络虚拟会员俱乐部,以电子网络服务人民。目前每两位国民就有一位是国家图书馆的会员。

亳无“吸引力”的图书馆,

如何肩负这项重责大任?

把流失的人潮拉回来,以行销、市场导向的做法,把图书馆塑造成流行、吸引人的地方。

不到一年借出4万次新加坡人的阅读“新宠儿”

* 图为乌节路图书馆(Library @ Orchard)。

来到新加坡最热闹的乌节路购物中心,精致的图书馆颠覆传统形象:流线型的书架设计、卤素造型挂灯、充满香味的咖啡小座、生生不息的流水墙……

“我们思考了很久,决定采取行销策略,把图书馆定位在服务年轻人,过去图书馆都有国旗、总统照片,但购物中心里每寸地都很昂贵,于是,他们把这些东西移开,宁可多放一座书柜。”

结果,人潮果真逆势成长。就连美国哈佛大学商学院也把新加坡图书馆的创新变革,做为参考的案例研究。

新加坡不断为图书馆的工作内容创造附加价值、提升馆员能力,使图书馆在知识世纪,找到存在的理由与意义,也为国家的经济转型,奠下成功的基础。

不到一年借出4万次新加坡人的阅读“新宠儿”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