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加坡到华尔街实习工作是怎样一种体验

2018年09月25日

在实习或工作中,你有遇到过什么由于文化差异带来的为难事吗?

你还记得你第一份工作是怎样的吗?很顺利?还是遇到了什么烦心事?

如果是在你从小面对的文化环境里工作,大部分情况应该还是可以应对的吧?

但近日,一位名叫吉娜的来自新加坡的实习生在美国求职网站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这篇名为“我是一个在美国华尔街的新加坡人,我讨厌所有人都在给经理拍马屁!”的文章吐槽了她在美国华尔街一家投行实习的经历。

从新加坡到华尔街实习工作是怎样一种体验

这段经历让她直呼:美国的实习跟新加坡的太不一样了!我不习惯!

从新加坡到华尔街实习工作是怎样一种体验

吉娜吐槽了什么呢?

展现主动性?

在实习开始的时候,银行给了这些实习生们一个基本的目标——尽可能多地和董事、总经理或社长交流!而且要交流的不仅仅是属于他们团队的Manager Directors(MDs),而是包括整个银行所有的领导!

银行觉得,与MDs可以自如地开始交谈表明你有潜力在客户面前表现得积极主动——你是一个不怕“走出去”、不怕展现自己的主动性的人。

吉娜说,她明白实习工作不会一帆风顺,但是,她觉得自己作为实习生,跟总经理尬聊实在让她觉得很为难啊!

在工作还没开始的情况下,跟领导谈话真的能体现我对客户的主动性?吉娜表示很不理解这种做法。

拍马屁?

对实习生的这一倡议最终导致了“多找上司谈话”这项制度的滥用,甚至造成了实习生们为了找上司谈话而竞争激烈的场面(dog-eat-dog environment)想像一下,在饮水机旁,上司周围一圈热情的实习生在问这问那的场面,但他们甚至不知道他是哪个部门的负责人!

从新加坡到华尔街实习工作是怎样一种体验

吉娜说其他许多实习生特别积极,以至于热情到看起来太不自然了!他们会去找那些与他们没有任何联系,也从来没有说过话的MDs,然后通过随意的闲聊来公然拍他们马屁。哪怕MDs没有要求,别的实习生们也会自己掏腰包给MDs买外卖、咖啡和午餐……然后又能产生新话题聊起来!

从新加坡到华尔街实习工作是怎样一种体验

作为团队里唯一一个来自亚洲的实习生,吉娜表示:这种工作文化跟新加坡完全不一样。

吉娜说自己并非是美国人具有刻板印象所认为的那种“内向的亚洲女人”,但在新加坡,不管你有多外向,毫无理由地走到一个比你年长的人面前是粗鲁无礼的。

难道上司不会觉得奇怪吗?你是谁啊,你凭啥要突然问我,孩子过得怎么样?周末有什么计划?我凭啥告诉你?

从新加坡到华尔街实习工作是怎样一种体验

无法把这些刻意的闲聊自然地说出口让吉娜在这些实习生里处于劣势。讽刺的是,尽管工作效率高,技术能力过硬,但她可能会由于“沟通能力”不过关而失去这份工作!

但幸好团队里一位乐于助人的中层经理给了她一个建议:在完成经理们可能会感兴趣的工作任务后再去找他们聊聊。

这肯定比那些同事直接聊天来得慢,但至少吉娜跟上司有话聊了!

从新加坡到华尔街实习工作是怎样一种体验

最终结果是好的,吉娜与足够多的MDs进行了交谈,也得到了她想要的美国一家银行的分析师的工作。

但她最终,仍然无法像美国实习生一样,在饮水机边就能跟资深银行家展开一段对话!

从新加坡到华尔街实习工作是怎样一种体验

还向往美国华尔街吗?首先问问自己,你擅长华尔街式拍马屁吗?

通心粉们如何看待吉娜所说的华尔街“要主动找上司聊天”的工作要求?你们有没有在工作中感受过文化差异带来的冲击?

THE END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