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九龙会兼香港商会会长:不谈政治民生,只谈风花雪月

2018年10月20日

万事通说

虽死生荣辱,转战于前,曾未入于胸中,则何异四时风花雪月一过乎眼也。

风花雪月出自宋·邵雍 《伊川击壤集序》:“虽死生荣辱,转战于前,曾未入于胸中,则何异四时风花雪月一过乎眼也。” 基本上都当作贬义词。

但我想世事无绝对, 都有相对性。同样的处境,在不同的心境下就有不同的体会,因人而异,所以当作褒义词也无妨。之前我写了几篇文章如“过路人”、“傲慢与偏见”和“新加坡的衣食住行,到底行不行?”带来贬多于褒, 把我愈描愈黑,所以我决定日后不再谈政治民生话题,只谈风花雪月,这样更自由自在。

新加坡九龙会兼香港商会会长:不谈政治民生,只谈风花雪月

小时候在香港,我很喜欢台风的来临,因不用上课,还可以与朋友去玩风玩水。那时候觉得人生最倒霉是适逢周六周日或假期挂风球,一到假期快结束就降风球,刚打完风就要上课!

青少年时期也很喜欢听与风有关的流行曲,例如张国荣的《风继续吹》,谭咏麟的《捕风的汉子》, 梅艳芳成名曲《风的季节》等,觉得很浪漫和富有诗情画意。

最近“山竹”横扫香港,是近年来破坏力最大的台风!风速超过二百公里, 在香港的森林城市搞到好像在看电影灾难片《明日之后》般的地动山摇。很多高楼大厦遭到破坏, 东摇西摆,大树连根拔起,应验了树大招风的现实与可怕,反而做墙头草倒无事。这也让我上了人生宝贵的一课:过刚易折, 上善若水。

同样是风,成也是风,败也是风。玩风帆的运动员最怕无风,走钢线的运动员却最怕有风,所以大自然本身也是顺得哥情失嫂意, 人生更何尝不是一样?

花天天都可以送,生老病死都可以,男女热恋、感怀慈晖、拜访长辈、结婚庆贺、结婚纪念、探病祝平安、宴会布置、祝贺乔迁、开张开业、迎接贵宾等,绝大多数女士都喜欢花, 平日也会买来美化家居,但一年当中有两个节日必须要收到花而不是自己去买,那就是情人节和母亲节!如果作为男朋友、丈夫和儿女,在这两个节日不送花就罪该万死,只有过后通过送钻石才能赎罪,所以还是记得送花才有经济效益。

但送花是一门学问也是一门艺术,用花来表达的语言实在太丰富,也很讲究。记得别在情人节和母亲节送白菊花, 不然换来的是两巴仙人掌在脸上!

在东南亚出生的人一般都只有在冰箱里或吃Ice Kachang时才看到雪。我人生第一次看到雪是冬天去韩国的时候, 白雪飘飘时美极了,下完大雪后更美不胜收, 让我乐而忘返。

但现在年纪大了的我会联想到很多人生活艰苦不得不露宿街头,每逢气候变化下大雪时甚至有人冻死街头! 所以每当我们有好的心情心境去享乐时,也应记挂怜悯其他较不幸的人群,怀着感恩的心去给予援助和关心。

邓丽君的《月亮代表我的心》与蔡琴的《明月千里寄相思》都是经典中的经典歌曲, 百听不厌!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这些歌词很容易引起人的共鸣!

由月亮自然想到太阳和星星。其实星星月亮太阳在整个宇宙中何其渺小,天上繁星众多, 地球更是如沙滩上的一粒沙而已,更何况是人类和我! 地球海陆空都有无数生物, 本是互相协调和互相效应,但世人因贪婪争斗与无知而引发战争, 导致生灵涂炭、生离死别,大自然和环境都遭到破坏和污染, 实在可悲。我只是小人物一名,虽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但政治与国家大事我自问帮不上忙,所以希望能在慈善与环保上尽一份绵力。

自从2011年我当上香港移民团体九龙会的会长后,我便开始积极推动慈善活动。今年通过三个慈善活动,保龄球比赛、徒步和万岁斋宴,共筹了26万8千元的善款,非常感谢各界好友与善心人士的鼎力支持。也要特别感谢文化社区及青年部兼通讯及新闻部高级政务部长沈颖的支持与鼓励,我们还将继续努力,把慈善活动当作终身事业。

今年开始也当了新加坡香港商会的会长,多了一个社会职务,也多了一份责任,除了带领商会创造更多商业联系外,另一个使命就是要合两会之力推动环保。前面笑谈了“风、花、雪、月”,然而,我们只有一个地球,爱护环境、让家园更加美好,是我们不可推卸的责任!

新加坡九龙会兼香港商会会长:不谈政治民生,只谈风花雪月

为了凝聚志同道合、具有环保理念的团体一起为环保贡献力量,也为了帮助人们提高自觉环保的意识,更有效科学地开展环保,Just One Earth Eco Alliance (J.O.E 环保联盟)成立了。现在我已经开始行动,正式加入这个意义重大、传播正能量的联盟!我相信大家齐心合力,便能创造伟大的壮举!也期待你们的加入, 为地球和我们下一代打造更美好的家园。感恩与谢谢!

*感谢九龙会会长、新加坡香港商会会长陈文平先生来稿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