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堤来新山借阿窿 还钱给狮城阿窿 菲佣两头不到岸

2018年12月15日

(新加坡15日讯)无法偿还借贷债务,有女佣竟越堤到新山借钱抵旧债。

一名菲籍向五组阿窿2000元(6000令吉)还不了,决定越堤借钱,不料所借的600元(1800令吉)得在三个月内要还900元(2700令吉),搞到两头烧。

日前报道,借贷顶限扩大至外籍员工首周,209名菲佣因无法再借贷还债,担心债主找上雇主家门,纷向自愿福利组织求助。

律政部之前宣布,从上个月30日开始,所有在本地旅居和工作的外籍员工、学生和女佣等,向合法放贷商借款的金额将设顶限。无论向多少家放贷商借钱,外籍员工的借贷顶限为:年薪不超过1万元(3万令吉)者最多只能借1500元(4500令吉)。此外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更有多达2万8000名女佣和合法放贷商借钱。

越堤来新山借阿窿 还钱给狮城阿窿 菲佣两头不到岸

超过200名女佣到蒙恩社会服务寻求借贷方面的辅导援助。(档案照)

帮助209名女佣的蒙恩社会服务,其创办人李汉忠说,当中有4人甚至到新山借钱,用来偿还新加坡借贷债务。

“有女佣就坦言,以为过去借钱可以解决这里的债务,甚至还以为是当地合法的借贷商,可其实不然。”

记者辗转联络上一名菲佣(30多岁),她为了汇钱回乡,去年底向本地五组合法借贷公司借了1700元(5100令吉),结果还不了,债务积至2000元。

她之后通过友人介绍,得知可从新山借钱,为了燃眉之急,今年9月瞒着雇主越堤,留下工作准证和护照副本、家人及雇主的联络方式才借到600新元,但也是车水杯薪。

“对方自称是合法的,我就信了,原本应该三个月内还900新元,不过至今我只够还利息,仅还了450元(1350令吉)。”

由于利息隔了一个月就翻倍,从第一个月的150元(450令吉)到第二个月的300元(900令吉),她说根本无力偿还。

走投无路向蒙恩社会服务求助

据女佣出示在新山签下的借据,非常简单,上面写着“907rm X3”的字眼。

根据计算,907令吉约为300新元,换言之在三个月还900元。不愿具名的女佣透露,至今雇主不知道,也担心自己会丢了工作。

“新山的阿窿见我没还钱,一直打电话和发短讯骚扰我,我走投无路向蒙恩社会服务求助。”

李汉忠表示,目前正与本地借贷公司商谈还钱事宜,也劝请女佣向雇主坦白。

越堤来新山借阿窿 还钱给狮城阿窿 菲佣两头不到岸
女佣出示她在新山签下的借据。(受访者提供)

隔海借钱威胁安全

劳务中介协会会长指出,隔海借钱解决不了问题,也威胁到自身安全。

新加坡劳务中介协会会长杰普雷玛受询时指出,这本身存在三个问题。“第一,女佣为何会独自出境。第二,她们离新是否有通知雇主。第三,她们到底是跟什么样的人借钱。虽然说只要女佣有护照和准证,的确可免签去马来西亚,但照理还是要通知雇主的。”

杰普雷玛也提到,或许有女佣会认为到新山借钱比较不会被骚扰,但这样的想法太天真,因为许多阿窿都是有相互联系的。此外,这样借钱来还钱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债只会越滚越多。

“我更担心的是,女佣去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借钱,万一出什么事,被对方禁锢还是什么的,谁来保障她们的安全?”

有急需应向合法公司借钱

借贷协会会长陈彼得受访时说,能理解一些女佣会因为各种不同原因需要借钱寄回家。

“有的是因为家里出事,例如天灾人祸或是家人生病。有的则因为来新工作欠下一笔当地的中介费,因此为了能汇钱养家所以去借钱。”

不过,陈彼得认为即使有急需,也应该跟合法的放贷公司借钱,这样权益才有办法得到保障。若是跟阿窿借钱或是到国外借,协会和自愿组织都很难帮忙。

Post in: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