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拥挤人死后何去何从?新加坡掘数千座墓建高速,多数无人认领

2019年01月04日

据《南华早报》1月3日报道,新加坡将拆除武吉布朗公墓(Bukit Brown cemetery),挖掘4000多座坟墓以修建新的八车道高速公路。随后,一场不同寻常并且声势浩大的运动迅速展开,以拯救这座现代城市仅存的最后的历史文物之一。

城市拥挤人死后何去何从?新加坡掘数千座墓建高速,多数无人认领

这处墓地里大约有10万座坟墓,其中包括数百名早期中国移民。它被城市花园和高楼大厦包围着,被认为是日本占领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重要遗迹。虽然这个墓地在近50年前就关闭了,但是后人仍然会去这里祭奠他们的祖先。在不久的将来,人们再也不能到此处祭拜他们的祖先了,因为政府计划在2030年之前拆除武吉布朗公墓。

Darren Koh说:“这是一个活生生的博物馆啊!现如今许多墓地被拆除,我们失去了很多历史遗产,所以我们被迫采取行动,拯救武吉布朗。”

新加坡约有560万人口,面积相当于纽约市的五分之三,人口预计到2030年将增至690万。这个岛国长期以来一直在填海造地,并计划将更多的交通、公用事业和存储设施转移到地下,腾出空间用于住房、办公室和绿化。它还为房屋和高速公路的建设拆除了几十个墓地。

“在土地稀缺的新加坡,规划长期土地使用常常需要我们做出艰难的决定,”新加坡城市再发展局(URA)和土地运输管理局(LTA)在一份声明中表示。

官员们表示,自1991年以来,武吉布朗公墓一直被指定用于住宅用途,尽管政府致力于“保留和保护我们的自然和历史遗产,但我们也需要平衡它与住房等其它需求”。

城市拥挤人死后何去何从?新加坡掘数千座墓建高速,多数无人认领

中国人传统上认为,死人必须下葬,没有合适的下葬,人的灵魂不会得到安息,而是会像“饿鬼”一样四处游荡。但从香港、台湾到中国大陆,在越来越拥挤的城市里,这种埋葬方式已经发生了变化。

传统的墓地被火化所取代,骨灰龛被用来存放骨灰。就在哥伦拜利亚变得拥挤不堪的时候,市政府鼓励人们将骨灰撒在海里、林地或公园里。

新加坡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地理学家Lily Kong曾在2012年的一篇关于埋葬仪式的论文中写道:“墓地是一种浪费空间的表现,要摆脱墓地埋葬的做法,需要重大的文化转变。在许多方面,可以说这种转变已经发生了。”

1998年,新加坡宣布了一个为期15年的埋葬期,在此之后,尸体会被挖出来,火化或埋葬在小块土地上。

香港虽然连骨灰龛场的空间都快用完了,但还是有6年的埋葬期。台湾也有类似的限制,长期以来一直鼓励火葬和生态葬礼。

2014年,中国有关部门表示,他们的目标是到2020年底火化率接近100%。他们还鼓励人们在网上悼念逝者,在网上,家人可以为逝者建立一个网站,并提供虚拟的鲜花、香和酒,包括在每年一度的清明节期间。家家户户都在这一天扫墓,带来食物和饮料,烧香和纸钱,让祖先来世过得舒舒服服。

城市拥挤人死后何去何从?新加坡掘数千座墓建高速,多数无人认领

在武吉布朗公墓4153个坟墓被掘出后,新加坡人在社交媒体上集会,数百人聚集在墓地。这座墓地点缀著墓碑,墓碑上的中文碑文在热带雨林和茂密的灌木丛中逐渐消失。它被列入世界古迹观察(World Monuments Watch)的名录。

联合国文化权利特别报告员写信给政府,要求政府保护武吉布朗公墓非凡的自然、文化和历史遗产。但无济于事。这些坟墓还是被挖掘出来了,新的洛尼高速公路的第一段于10月底通车。

“我们不应该总是在遗产和发展之间做出选择,”克莱尔·利奥(Claire Leow)说。她也是武吉布朗公墓慈善机构的志愿者,她提到了一些已经消失的老中心和其它地标建筑。“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火化;因此,我们更有理由把武吉布朗作为所有人的公共空间来保护。”

新加坡的很多地方都建在古老的墓地上,包括该市主要的购物中心乌节路(Orchard Road)。

比达达里公墓清理了10万多座基督的坟墓,用于修建新住宅区。而乔亚楚康公墓——新加坡最大也是唯一的活跃墓地,将清理8万多座坟墓,用于扩建空军基地。

在武吉布朗公墓遗体被挖掘出来火化。骨灰被放在骨灰瓮里,骨灰瓮被放在骨灰龛里。但当局首先征询了家族成员和历史学家的意见,同意以这样一种方式留下它们。

“如果没有文献和研究,就很难评估受到威胁的遗产价值,做出明智的决定,”领导这项工作的东南亚研究所(Institute of Southeast Asian Studies)研究员Hui Yew-Foong说。“如果政府确实决定拆除墓地,但至少要为子孙后代留下一个良好的记录。”

利奥表示,超过三分之二的挖掘出的坟墓没有认领,因为死者的亲属已经去世或被遗忘。其中一座坟墓在被确认之前,被遗忘了60年,没有留下任何标记。

40岁的新加坡人Norman Cho在一篇关于武吉布朗的博客文章中写道:“最后,我可以给我祖父的坟墓起个名字。”正是这些时刻给了利奥希望。

她说:“墓地不应该被看作是对空间的浪费,而是我们历史和文化的一部分。失去它们,我们就失去了一点点自我。”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