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机关的记者在新加坡做幼教,她却说,太值了

2019年01月13日
中国政府机关的记者在新加坡做幼教,她却说,太值了

毅璇曾经是一名中国政治新闻记者,然而现在,她是新加坡的一名幼教。记者,无论在哪个社会都是一个受人敬仰的职业,社会地位不言而喻。

尤其是毅璇当时在政府媒体工作,采访对象不乏政界人士,而现在她面对的都是小朋友。

中国政府机关的记者在新加坡做幼教,她却说,太值了

她自嘲记者生涯都已经成为历史了,照片都找不到几张了

毅璇从小喜欢艺术,分别就读于浙江传媒学院和中国传媒大学,工作后不仅是资深记者,也是优秀的活动策划及主持。

进入中国的报社/电视台,除了要考记者证,还需参加全国统考入编制,可享受更优厚的待遇和社保福利,是很多传媒毕业生奋斗的目标,可谓是千军万马走独木桥。

中国政府机关的记者在新加坡做幼教,她却说,太值了

7年前, 因为丈夫在新加坡的事业已经稳定,加上自己也是一个喜欢挑战的人,愿意在不同城市体验不同的人生,毅璇放弃了在中国的一切,来到了新加坡。

初来乍到,毅璇首先选择英语培训机构提高英文口语,一段时间后,做回了她最熟悉的记者工作,期间策划、编辑了《创业先锋》等两本书。

说到这个,她也带着自豪的语气告诉我们,“我要感谢《创业先锋》这本书的主创人员,让我有幸采访了各位总裁并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励志故事,他们的创业故事一直激励着我。”

中国政府机关的记者在新加坡做幼教,她却说,太值了

采访东江集团总裁邹翔云

但是孩子的到来,中断了她的记者生涯。她觉得,有了孩子,就要对孩子负责任,而记者的工作需要随时待命,无法两者兼顾,虽然有点可惜,但毅璇还是辞职了。

人在每个阶段都会有不同选择,这一阶段,她觉得自己需要回归家庭。

从一个事业有成、经济独立的女性,变成家庭主妇,心里的落差,不言而喻。

但是毅璇分析,像他们这样在新加坡定居的新移民家庭,如果夫妻双方都忙碌于工作,根本无法照顾学龄前的孩子,一方放弃事业也实属无奈之选。

中国政府机关的记者在新加坡做幼教,她却说,太值了

当她有了孩子后,出于私心,想学习一些幼教的知识,更好地照顾自己的孩子,毅璇参加了新加坡幼儿培育署(ECDA)的招聘会,成为了一名兼职的助理老师。

平时她的工作是帮孩子换尿布,配合主班老师做晨检,检查嘴巴、手脚,尤其要检查手足口症,带孩子们玩耍和学习,给小孩子洗澡;教学方面,她主要是辅助主班老师,观察孩子的状态,提出教学意见。

这个过程中,毅璇发现自己爱上了这份工作,希望成为一名正式的幼儿教师,但是传媒出身的她并没有教育专业的文凭,一切只能从头开始。

为了从事这个行业,她报读了新加坡本地一家培养幼师的教育机构——智源教育学院(KLC)。

中国政府机关的记者在新加坡做幼教,她却说,太值了

毅璇每天半天在幼儿园兼职,半天在KLC上课,18个月后,顺利地拿到了幼儿保育和教育专业文凭。

幼教这个职位在新加坡本就有很大的缺口,尤其是华语教育,毅璇又是一个擅长沟通、循循善诱的人,和小朋友们的交流也游刃有余,她顺利地从兼职转为正式幼教。

对于转行的决定,丈夫一直都很支持,但是身边的其他人都表示不理解,尤其是中国的朋友们,她说“中国人对幼教这个职业还是有偏见,和国内的朋友聊到这个话题,她们都很唏嘘我的选择。”

“朋友们甚至毫不掩饰自己惊讶的情绪:哈?~~你现在怎么在做幼儿园老师了?尤其因为我以前做媒体,她们会有很大的对比,觉得我现在干‘这样’的工作啊。”

这样的工作?毅璇觉得这个工作很享受啊——到了教室开门的一瞬间,所有孩子都冲上来抱住自己,要亲亲要抱抱,那一瞬间真的非常开心,就好像自己多了很多个孩子,发自内心的觉得很喜悦,骤然间把所有的烦恼抛之脑后。

孩子们每天都有一个小时的室外活动时间,带着孩子做运动,也锻炼了自己的身体,其他工作很少能有这样的体验。

中国政府机关的记者在新加坡做幼教,她却说,太值了

新加坡政府给幼教教职工的孩子,每月减免部分学费,各幼儿园单位也会减免每月几十至几百新币的费用,一边照顾孩子,一边赚钱,还能省一部分学费,对毅璇这样的职工妈妈来说,完全是个“隐形”福利啊!

我们算了一笔账,以政府幼儿园学费600新币一个月为例,职工妈妈政策减一半,幼儿园本身的福利200新币(因园而异),她的小孩一个月只需要支付100新币的学费,相比于普通外国人的小孩1200新币的学费,明明上得是同一个幼儿园,差别竟然这么大!

中国政府机关的记者在新加坡做幼教,她却说,太值了

以新加坡公民为例:教职工的孩子可获得最高300新币或600新币的补贴,根据家庭收入状态,另有可能获得100新币-440新币/200新币-540新币的额外补贴。

除了学费上的福利,妈妈早上去上班顺带就送了孩子,晚上下班了也能和孩子一起回家, 这是极大的便利。

不过其他家长担心的“职工妈妈偏袒自己的孩子”的问题,也不会发生,幼儿园有严格的“避嫌政策”,妈妈一般不会成为自己孩子的老师,只是室外活动、吃饭时见到say个hi。

不过毅璇说,我对同事100%地信任,很放心把孩子交给她们。

中国政府机关的记者在新加坡做幼教,她却说,太值了

从只是想兼顾照顾自己的孩子,进入教育行业,如今已满三年,毅璇说,工作教会我不仅要爱自己的孩子,还要爱其他人的孩子,从最初强制自己学习,到后来主动学习幼教知识,我已经完全是享受工作的状态了。

看着孩子们一天天成长,带给她的成就感,丝毫不亚于当年挖到了独家新闻。

但是回顾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她说:“很值得!孩子们每天早晨给你的微笑和拥抱,以及同事之间互相帮忙的真诚,让我发自内心地喜欢这个工作,哈哈哈,我现在都成了孩子王了。”

在KLC,除了有像毅璇这样的职工妈妈,还有励志投身教育行业的年轻人,厌倦了原来的工作想要转行的人。

KLC的老师非常专业,有些老师是已经投身教育行业已经40多年的资深人士,帮助学生们尽可能学到幼教知识。

1月19日,智源教育学院将举行幼儿保育和教育开放日,不仅为大家准备了有趣生动的培训课,而且还设置了参观幼儿园的环节,零距离考察工作环境和工作内容,了解最真实的幼儿教师的生活。还能看到很多可爱的小朋友哦~

中国政府机关的记者在新加坡做幼教,她却说,太值了

可以在现场咨询相关细节

中国政府机关的记者在新加坡做幼教,她却说,太值了

老师现场讲解育儿知识

校园开放日信息:

时间:1月19日 10am – 4pm

地址:587 UpperSerangoon Road, Level 3 Crestar Building,534564(Nex商场对面,地铁坐到实龙岗站c出口)

联系方式:+65 63378338 或[email protected]

中国政府机关的记者在新加坡做幼教,她却说,太值了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