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点当上新加坡总统的前议员,成立了一个新反对党

2019年01月18日

前新加坡总统候选人、人民行动党前议员陈清木医生,于今天(1月18日)早上发表公告称,本月16号,他和11位新加坡人联名向新加坡社团注册局提出注册新政党的申请。目前他们正等待社团注册局的批准,一旦收到批文,他将召开记者招待会。

差点当上新加坡总统的前议员,成立了一个新反对党

陈清木医生Facebook

对陈清木成立新政党,笔者有以下的分析:

一、PAP由李光耀、杜进才、吴庆瑞等人于1954年11月21日成立。1961年,PAP分裂,党内的左派人士脱党出走,成立了新政党——社会主义阵线(Barisan Socialis,简称“社阵”),以林清祥为秘书长,即党魁。这是PAP的第一次分裂。自此,PAP一直维持高度团结,再无发生议员主动脱党分裂并成立或加入其他政党的事,直到陈清木等12人(包括一些前PAP干部)申请成立“新加坡前进党”(PSP)。虽说陈清木本人早在2011年5月初就已经退党,并非以PAP议员身份辞职并闪电成立反对党,与1961年社阵成立的意义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但是,他以一个如此高调的PAP前议员身份申请成立新政党,在新加坡政坛还是引起不小的轰动的。

二、陈清木1980年以PAP候选人身份参加大选并以83.4%得票率赢得亚逸拉惹(Ayer Rajah)选区议席,选区范围是今天Pandan Gardens、Teban Gardens、Jurong East部分地区、Clementi West部分地区。之后,从1984到2001年的历届大选,陈清木的得票率为:75.4%(1984)、69.6%(1988)、75.2%(1991)、73.2%(1997)、88.0%(2001)。在PAP的自我更新过程下,陈清木在2006年大选之前被引退,没有参加当届大选。屈指算来,他一共当了六届共27年国会议员。在PAP旗下议员中,陈清木是得票率最高的一个,民望可见一斑。在PAP党内,他是第一个当选进入PAP中央委员会(也就是D中Y)的普通议员(在陈清木加入之前,中央委员会一向只有部长级人马才能当选)。他于1987年获选进入中委会,直至1996年,可见他当时在PAP内部声望也很可以。

差点当上新加坡总统的前议员,成立了一个新反对党

开车的朋友或许知道,星期天和公共假期,车子白天停在组屋停车场是免费的,这是因为政府要鼓励子女多回家看望父母,维持家庭联系。根据维基记载,这个建议正是陈清木当议员时提出的。

三、2011年8月27日,新加坡举行总统选举全民投票。当时PAP政府支持的候选人是前副总理陈庆炎博士,陈清木虽然也具有PAP背景,但PAP不支持他参选。当时一共四位候选人,计票时陈清木曾领先,但最后以0.35%的微差(7382票)败于陈庆炎,无缘总统宝座。然而,陈清木、陈如斯和陈钦亮三人同属于具有“非PAP”甚至“反PAP”色彩的阵营,陈如斯、陈钦亮肯定分走陈清木不少选票。可以大胆假设,如果当时没有陈如斯、陈钦亮的参战,选举结果就很难说了。

差点当上新加坡总统的前议员,成立了一个新反对党
差点当上新加坡总统的前议员,成立了一个新反对党

2011年总统竞选期间,候选人陈庆炎在宗乡联合总会会长蔡天宝陪同下拜访华社,对自己的竞选进行演说。

四、2011年总统选举,陈清木之所以战绩漂亮,至少有两个重要因素。

外在的因素是,2011年5月新加坡刚举行大选,当届大选是PAP执政以来压力最大的,选民普遍“反情”较高,最后PAP以60.1%蝉联执政。这个得票率在国际上算是很高的了,但在PAP执政史上却是最低的,没有之一。同年8月的总统选举,选情延续了5月的大选情绪,加上总统这个制度设计本来就是为了制衡政府,因此,PAP支持的候选人陈庆炎尽管资格最足,在选前已官至副总理,而且一度是李光耀意属的第二代总理人选,但选情仍旧吃紧,最后才险胜,盖因当时选民普遍不愿意总统由一个深具PAP色彩的人担任。

内在的因素是,陈清木在国会近30年,一直就是扮演着监督政府、制衡政府的后座议员角色,而且他的形象一直是敢怒敢言。根据维基信息,新加坡国会在表决“官委议员法案”时,陈清木认为议员只能民选,才能对人民负责,官委毫无意义,因此不理党鞭约束,投票反对。据说因此受到党内纪律处分。(小科普:在英国会制度下,在进行表决时,议员只能根据所属政党的意志投票,而不能根据个人意志,除非所属政党说明“party whip is lifted”——那么议员就无须受党鞭约束,可以根据个人意志投票支持或反对。)正因为这近30年来陈清木的形象是敢怒敢言,许多选民相信他能扮演好监督政府的角色——无论是当总统或当反对党议员。

差点当上新加坡总统的前议员,成立了一个新反对党

陈清木2011年退党并不顾PAP的“不支持”而参选总统选举,被视为“从体制内出走的人”。2018年11月,他与李显扬公开会面,共进早餐,更是被视为是“公开与体制闹翻的前体制中人”的一场异常的见面会,甚至有人大胆猜测两人是否要联合成立政党。

差点当上新加坡总统的前议员,成立了一个新反对党

五、那么,陈清木如果成功注册“新加坡前进党”(PSP),对PAP会不会造成威胁?我的判断是:

1. 在下一届大选,只要陈清木符合参选资格,他一定会参选,但相信不会挑战集选区,而是到单选区去。原因很简单,到集选区参选的话他必须拉起一个4-6人的队伍,不容易,而且集选区必须直接面对领军部长,除非这位部长民望不行,否则是个硬仗。

差点当上新加坡总统的前议员,成立了一个新反对党

工人党2015年举办的选举群众大会,人潮涌动

2. 陈清木挑战单选区的话,会面对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传统上工人党耕耘的单选区(主要在东部、东北,包括后港、榜鹅东、凤山、盛港西)他很难碰,碰的话,胜算不高,反而有可能分散反对党选票,让PAP渔翁得利,自己反而落下骂名;即便胜了,也必定与工人党结下深怨。民主党的传统战区(主要在西边,如:武吉巴督、武吉班让、裕华)他很可能也会躲开。最后就是剩下丰加北、蒙巴登、麦波申、先驱、拉丁马士、波东巴西。这几个选区中,有些是PAP“不沉的航空母舰”,是票仓,比如拉丁马士(PAP陈振泉2015年得票率77.25%),这是陈清木面对的第二个问题。他只能去啃一些PAP相对弱的,而且参选的反对党也比较弱的。

3. 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下届大选可能还会划分出少数几个新的单选区,这些单选区或许是陈清木重点考虑的目标。

4. 陈清木已经78高龄,下届大选无论是2020年或2021年,大概是他重新进入国会的最后机会。再往下一届,他很可能已经85岁以上了。不是每个政治人物都是马哈迪,不是每个政治人物都能奋战到92岁。陈清木和他的政党要在下一届大选要拿下一两个单选区应该不难,难的是后续是否有人,后续是否有力。以陈清木的个人声望,是有可能招募到一些其他反对党无力招揽的人才。如果陈清木能成功说服一些高素质人才到他旗下参选,他拿下一个4人集选区也不会让人太意外。简单说,陈清木要在下一届大选取得尺寸之功,并非难事。但长远来说,这不能视为对PAP的大威胁

5. 陈清木选择成立新的政党,而非加入或接管现有的反对党,说明反对党阵营仍是山头林立,不存在整合的条件。这样的政治现实当然是对执政党有利的。我个人的看法是,在未来两届大选(2-7年)内,可以预见工人党巩固地盘,但扩张的速度能否做到工人党“拿下三分之一国会议席”的“中期目标”,并不容易的。工人党目前已经第一大反对党,如果它在未来两三届大选证明自身政治和行政能力(至少在管理市镇理事会上不要出纰漏),就能逐步扩大本身的国会的“脚印”,就有机会创造客观的整合条件。至于其他反对党,如果仍只绕着这么几个“政治明星”转来转去,终究小打小闹,难成气候。不改革的话,终究无望。

6. 当然,还有一个可能性——李显扬。如果,如果,如果李显扬正式加入陈清木阵营,并参加下一届大选,嘿嘿,还真有一场硬仗了。有了陈清木和李显扬这两块牌子,非常吸引眼球,无论对招揽候选人“生源“或拉选票都会有许多现有反对党所不具备的优势。

7. 当然,与任何事情一样,陈清木今天这个新闻一出,坊间也流传出阴谋论——陈清木是PAP的无间道,目的就是浑水摸鱼,分散反对党选票。笔者看来,此一说有点显得想像力过于丰富。毕竟,老陈30年来敢怒敢言的性格深入民心,如果他真是无间道,只能说PAP这盘棋下得真够大的。

活久见。谁知道呢?

陈清木个人小史:

差点当上新加坡总统的前议员,成立了一个新反对党

1940年4月26日出生,祖籍福建,他英文拼音姓名 Tan Cheng Bock就是“陈清木”三字的闽南音。毕业于拉丁马士小学、莱佛士书院,1968年毕业于新加坡大学(新加坡国立大学前身)医学院,取得行医资格并以行医为生。因此,在新加坡,人们一般称他“陈清木医生”(Dr Tan Cheng Bock)。育有一子一女。

差点当上新加坡总统的前议员,成立了一个新反对党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