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城乌敏岛 除夕仅剩“老村长”家吃团圆饭

2019年02月04日
狮城乌敏岛 除夕仅剩“老村长”家吃团圆饭

陈秀贞阿嫲守护乌敏岛的家超过60年,图中天花板上的小洞(黄圈),就是老村长爱妻当年舍命救全家九人后留下的痕迹。

(新加坡4日讯)狮城乌敏岛目前只剩一户每年农历新年,依旧在岛上过年——“老村长”的家。

一家人能在岛上吃团圆饭81年,要感谢两个伟大女人的牺牲奉献。

一个挡子弹舍命救全家,另一个洗衣煮饭带大一家子,至今依然每天守护老房子。

现任村长朱玉春(73岁,脚踏车出租店老板)说,乌敏岛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全盛时期有三四千人,如今搬的搬、去世的去世,只剩34名居民,加上工作人口不到100人,少过一座组屋的居民人数。

他说,每逢大年除夕,所有居民都回新加坡本岛,跟家人围炉庆团圆,除了老村长一户例外。

记者走访时,“老村长”的媳妇陈秀贞阿嫲(81岁)说,今年和往年一样,她的五名儿女、媳妇、女婿和八名内外孙,近20人都会从新加坡本岛回老家,五名内孙还会过两夜,到大年初二才坐船回本岛拜年。

陈阿嫲是跟一名儿子同住。她的长子林财喜(63岁,脚踏车修理技工)说,家里的装饰主要由两个妹妹负责,包括银柳等年花和新年装饰,团圆饭主要还是母亲准备,两个妹妹也会在除夕前两天回老家帮忙。

林财喜说,每年团圆饭都很丰盛,有鱼虾鸡鸭猪肉,大伙坐两桌,气氛热络。

1938年,老村长的妻儿从中国汕头故乡,来到乌敏岛,与在当地种菜、养鸡养鸭和养猪的老村长会合,一家人年年吃团圆饭81年至今。

狮城乌敏岛 除夕仅剩“老村长”家吃团圆饭

已故老村长林再有和长子林初智的名字,被书法高手写成对联,挂在门口。

老村长纪念爱妻 弹孔留老屋58年

2006年,老村长林再有高龄101岁过世,长子林初智(陈阿嫲的丈夫)也已在六年前因肺瘤过世,享年82岁。

老村长家的天花板,至今留着一个58年前的弹孔,纪念爱妻舍命救全家九人的事迹。

陈阿嫲说,1961年某天凌晨3时,三个强盗企图闯进屋内抢劫,当时49岁的家婆听到狗吠声,出外查探。

“我躲在窗边看,当时天暗暗,看不清楚坏人的样子。我担心家婆生命有危险,想要开门给她进来,她却叫我关门,不可以打开。”

当时家中还有大人小孩共九人,陈阿嫲随后目睹匪徒在门口开枪,一枪射中天花板,威胁家婆开门,另一枪就射死家婆。过后居民被惊动,匪徒见事机败露,马上拔腿逃走,至今未落网。

她叹道,家翁过后没再娶,也没再搬,更不愿补掉天花板的弹孔,以纪念亡妻。

她说,善良又勤劳的家婆舍命救全家后,当年22岁的她担起女主人重任。

15岁嫁入林家的她除了照顾两个孩子(过后一共生四男三女),也要照顾家婆的小儿子,每天打井水、烫衣服,煮饭给大家吃。

也因此,她把身体累坏,膝盖软骨磨损,双腿先后接受换膝盖手术。

潮州阿嫲掌厨 儿孙最爱卤鸭

籍贯潮州的陈阿嫲掌厨多年,有多道拿手好菜,包括儿孙爱吃的潮洲卤鸭。

据了解,团圆饭需要的鱼虾鸡鸭,主要由长子林财喜从本岛买来。

林财喜说,他到超市和巴刹买食材,母亲和家人有种少量的蔬菜,但不够吃,因此也到超市补货。

林家可说见证了乌敏岛的兴衰。上世纪60年代,岛上有三四千人,林家也养了3000多只鸡、200头猪和200只鸭,还有一个虾池。

1989年,政府因猪瘟而关闭养猪场,林家获得几十万元赔偿;1992年政府收回虾池;1999年采石场关闭,许多人失去工作,陆续搬走;2005年因禽流感禁养家禽,逐渐岛上只剩34名老人在守护。

其他岛民回本岛过年

虽已人丁凋零,乌敏岛也曾充满高人气和浓浓人情味。

村长朱玉春说:“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除夕最热闹,大家开桌或打牌小赌联络感情,餐馆全开,许多小吃摊、零食摊和水果摊挤满人,现在除夕都去新加坡岛上吃团圆饭了。”

因为除夕前几天人潮不多,连餐馆老板陈志坚(70岁)也说,他一般都在新年前几天全家出国旅游“避年”。

陈秀贞阿嫲则透露,家翁当村长43年,尽心为村民服务,到2006年去世。因为他爱当和事佬,很受爱戴,早年政府拨了一片沼泽地给他建房,50村民齐心建双层锌板屋,见证浓浓人情味。

岛上初一迎上千游客

大年除夕乌敏岛几乎“空岛”,但大年初一千名客工和旅客入岛骑脚踏车,岛民清晨6时就得搭船回来开店迎客。 村长朱玉春说,多年来除夕乌敏岛都“人去楼空”,但初一初二年假都各有千名访客来游玩。

载客面包车司机林清德(61岁)说,他估计初一孟加拉客工占六七成,初二印度客工占八成。

脚踏车店老板薛真水(66岁)说,他除夕回东部组屋住家,跟两个女儿和妻子吃团圆饭,隔天清晨6时就要到码头,赶回乌敏岛开店。

樟宜尾渡轮协会会长揭高财(71岁)说,目前共有34名船夫载客往返乌敏岛和樟宜尾,船费三元。

“平日我们开两三趟,初一初二至少开六趟。”

Post in: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