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为何跟口香糖过不去

2019年03月16日
新加坡为何跟口香糖过不去

口香糖在欧美国家里面颇有市场。特别是足球比赛时候,教练如果在场边看球员踢球而不嚼口香糖的话,似乎教练的范儿都少了几分。

偏偏就有这么一个国家,他曾是英国殖民地,现在的文化基因里面仍然带着几分欧美风,比如把英语作为官方语言之一。但他和欧美主流国家的一项重要分歧就在于对口香糖的态度。

这就是新加坡。

新加坡出售和进口休闲口香糖是被完全禁止的。即便是医疗需要的口香糖,也必须经过严格的购买流程,犹如购买管制类药物一样。

新加坡对口香糖的态度还一度影响了同美国的贸易关系,甚至上升为贸易争端的议题之一。可以说这是新加坡和欧美社会的重要分歧。

口香糖在欧美是怎样流行起来的?新加坡又为何和口香糖死磕到底?受美国的影响,新加坡又是如何调整和适应这些的口香糖禁令的?

新加坡为何跟口香糖过不去

(一)

现在的口香糖最早是从美国诞生的。

欧洲移民最初来到美洲大陆的时候,发现当地的印第安人有咀嚼树脂的习惯。

19世纪中期,一个叫托马斯·亚当斯的美国人将树脂搓成很小的球状,把它放在药店柜台里面,和牙具等一起销售,希望人们能咀嚼它。这种树脂小球也有了一个有趣的名字:亚当斯的纽约橡皮糖。

不久后的19世纪60年代,美国肯塔基州的药剂师科尔根发明了带有芳香味的口香糖。他还推出了自己品牌的口香糖,受到欢迎。

新加坡为何跟口香糖过不去

美国1910年的口香糖广告

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口香糖是欧美盟军士兵的最基本供应品。对士兵来说,口香糖不仅能够帮助他们消除紧张、滋润喉咙,甚至而是一种军事装备物资。

因为口香糖可以用来修补车胎、填补油箱漏洞等等。当美国大兵与大部队失去联系的时候,他们还可以凭借自己兜里的口香糖与当地人做交易,来换取基本的生活物质。

只不过当时二战士兵们用的口香糖的原料仍然是产于中南美洲的树胶。这种树要有70年以上的树龄才能产出像样的树胶。而且只能5年割树胶一次。这样的产量远远不能满足那么多士兵的需求。于是口香糖只好改用合成树脂。

由于成本更低,这种人工合成树脂为原料的口香糖代替了此前的树脂口香糖,也为口香糖在全世界的推广和销售创造了条件。这也就是为什么现在市面上的各大口香糖都是用合成树脂为原料。

(二)

二战时候美国大兵用口香糖的传统,也成为二战后口香糖文化风靡全球的开端。

20世纪六七十年代欧美国家,特别是美国人,无论男女老少都喜欢咀嚼口香糖。在体育比赛中,观众运动员和教练都是嘴巴不停。

1976年的蒙特利尔奥运会上,美国的一名摔跤队员在赛前称重时,无论如何都体重超标。但当他把口中的口香糖吐了以后,体重超标的指示灯立即熄灭。

时至今日,美国全国一年口香糖的销售额就是35亿美元左右。全球范围内,口香糖年销售额已超过250亿美元。

美国网红城市西雅图的市中心,还有一堵“口香糖”墙。这堵墙位于市场剧院门口,墙上密密麻麻的是吃过了的口香糖,它们被吐在墙上沾黏着。就这样一堵墙竟也成为西雅图的著名景点之一。

密集恐惧症患者可以直接跳过下面这张西雅图口香糖墙的图片了。

新加坡为何跟口香糖过不去

美国西雅图口香糖墙

除此之外,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圣路易斯-奥比斯波县,也有一个叫泡泡糖巷的地方。在这条20多米的小巷上,墙壁上也堆积著用过的泡泡糖。

在美国,口香糖的不仅是一种商品,也成为一种文化。

不过口香糖就算卖到全世界,也不能卖到新加坡。

因为新加坡法律规定,进口和销售口香糖在新加坡都是禁止的。如果是医疗需要的话,要按照管制药品的程序,经过医师的证明购买医疗用途的口香糖。

不过如果外国游客带口香糖到新加坡,当然也不会像毒贩一样被判死刑。每个外国游客入境新加坡的时候可以带两小盒以内的口香糖。再多的话就按走私论处。

(三)

新加坡的这项法规始于1992年。但新加坡人对口香糖的死磕,早就开始了。

1983年,新加坡的国家发展部部长就向时任总理,也是开国总理的李光耀建议,在新加坡禁止口香糖的使用。

理由是,口香糖在公共住房公寓中造成维修问题。要知道,公共住房公寓对新加坡来说可是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政绩。新加坡的公共住房在总住宅中所占的比重非常高,到90年代中期时候达到了90%。

新加坡为何跟口香糖过不去

新加坡公共住房,阳台上都挂的新加坡国旗以示感谢国家

在公共住房里面,口香糖粘在钥匙孔内、电梯按钮上、邮箱壳面,那哪里是破坏公共住房的形象,简直是打新加坡政府的脸啊!

口香糖粘那里不多久后就干了,很难清洗掉。只能拿小铲子一个一个的铲掉。

李光耀在1983年并没有同意对口香糖下达禁令。但是他心中已对口香糖相当厌恶了。

(四)

1987年,新加坡耗资50亿新币修建的城市轨道系统开始运营。这是新加坡有史以来最大的公共工程项目。

据说,城市轨道交通修建好后,各种破坏分子也蠢蠢欲动。一些人把口香糖粘在轨道交通车厢的门上,导致车厢感应器识别错误,开关门出现故障。这些破坏事件虽然罕见但是造成的损失很大。

以上是新加坡官方的说法。据跑的比谁都快的西方媒体的小道消息,某新加坡高官在乘坐地铁时,高级西装被口香糖粘上了,惹得该高官愤怒,于是推动了口香糖禁令的出台。

1992年,刚刚上任新加坡总理的吴作栋就决定实施口香糖禁令。

顺便说一下,新加坡是内阁负责制,作为国家元首的总统只是象征性职位,没有实权。真正行使行政职权的是总理。这种制度下,总理人选由议会多数党直接产生,不经选民选举。

德国也是这种内阁负责制。只不过德国等国家的议会一般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主要政党相互竞争。而新加坡的议会席位从建国至今被一个党几乎独占。

新加坡为何跟口香糖过不去

新加坡建国到1980年的五次议会选举中,人民行动党都拿下了全部席位。上图只显示了1980年以后的情况。

新加坡建国50多年来的仅有的三位总理,李光耀、吴作栋、李显龙,也同时是该党迄今为止仅有的三位总秘书长。

新加坡为何跟口香糖过不去

因为有这样权力结构,口香糖禁令很快得到通过并实施。

至此,全球范围内,举国严禁任何口香糖的销售和进口的,新加坡是唯一一个。

(五)

口香糖禁令发布以后,当时新加坡存有口香糖的商店允许销售完毕,但此后不得再进货销售。

很快,新加坡市面上就没有了口香糖。

新加坡一些市民还是不习惯没有口香糖的日子,就在新加坡边境上的马来西亚新山市偷偷买口香糖来。没错,就是前些年电视上常常听说的“新加坡旁,碧某园,森林城市”的那个地方。

新加坡为何跟口香糖过不去

位于新加坡旁边的马来西亚新山市

不过这些购买者被新加坡当局发现后也没啥好下场。官媒对这些购买者指名道姓地曝光,以达到杀鸡儆猴的效果。

由于严格的管控,新加坡也没有出现口香糖贩卖黑市。最初的反对声音被平息,国内一片寂静,但西方人却对这种绝对化的禁令很看不惯。

(六)

1994年,一名叫麦可·费伊的美国18岁少年,在新加坡因为涂鸦和破坏公物被判处监禁、罚款,还有一项肉体刑罚——鞭刑。

虽然这里面没有口香糖什么事情,但该案发生后,美国等西方国家对新加坡动不动就使用酷刑的行为非常关注,而且颇为鄙视。

不过新加坡确实有很对奇葩规定。除了销售和吐口香糖会被罚款以及蹲监狱外,不冲厕所也会遭到严惩。涂鸦者更是可能受到鞭刑。

新加坡为何跟口香糖过不去

这些惩罚一般都是针对破坏城市秩序的所谓“低素质”行为而设立的。不过很多行为在西方人看来,却属于个人自由范畴。

2000年,英国BBC记者当面质问李光耀,这种严厉的法律会扼杀人们的创造力。李光耀回应说:“如果你因为不能咀嚼而无法思考,那就试试一下香蕉吧。”

此时,距离他从新加坡总理岗位上退下来快10年了。虽然是个退休老人,但他还是能代表国家接受采访。

这次,李光耀也清晰的回忆了口香糖曾给新加坡地铁造成的危害。“有人把口香糖黏在地铁车厢门上,导致没法正常开关门。这不叫创造力,这叫破坏。”李光耀说。

看来,地铁上的口香糖,真是李光耀抹不去的心理阴影。口香糖禁令八年后,他还念念不忘地铁车厢门上的口香糖。

(七)

2003年初,新加坡和美国的自由贸易协定谈判进入最后阶段。但此刻仍有两个未解决的问题:伊拉克战争和口香糖

在西方社会看来,对口香糖的态度,实际上是对市场自由的态度。

而作为口香糖的最早的生产国和口香糖文化之国的美国,对“口香糖禁令”也一直觉得很荒谬。还有美国政界人士认为,做出这样荒唐禁令的国家,可能很不好打交道。

新加坡在口香糖问题谈判中一直很强硬。最终,新加坡只做出了些微的让步,允许某些医疗用途的无糖口香糖,在经严格审批登记后出售。总体上严格管控口香糖的禁令并没改变。

美国人也顺着台阶下,同意了这个方案,解决了两国自由贸易谈判中最后的分歧。

新加坡为何跟口香糖过不去

2003年,新加坡总理吴作栋和美国总统布希签署自由贸易协定

口香糖背后,其实是新加坡与西方社会的政治分歧。

新加坡为何跟口香糖过不去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