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是否也考虑消减军费

2019年05月10日

在2019年4月的一次中美贸易会谈中,特朗普突然冒出一句题外话,认为现在几个大国的军费开支太多,建议中国、俄罗斯和美国都消减军费开支。在场的中国副总理刘鹤也表示了赞同的态度,认为这是个好主意。

其实,中国早已用行动回答了特朗普提出的消减国防开支问题,邓小平早就在中国的改革开放中说,要抓住难得的和平机遇,发展经济。并且果断实行了“百万大裁军”,这也是改革开放中最大的“成果”之一,不仅使中国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实惠,也树立了中国永远“不称霸”的良好形象,只不过宣传的比较少而已。

当然大国能否消减军费开支小民没有“发言权”,就新加坡能否也消减国防开支谈一点个人看法。

军费开支过多的负担

新加坡的军费开支约占GDP的5%左右,新加坡的年GDP3000多亿美元,GDP的5%左右约150亿美元,新加坡常住人口500多万,有新加坡国籍的只有300多万人,军队主要是保护本国国籍人的,按300多万人口计算,每年人均仅仅国防开支高达约5000美元,折合成人民币约每人每年3万多元,也就是说,新加坡人每年用于国防开支高达三万多元人民币,十年就是三十万。建国五十多年,这个数字更是惊人,当然十年前新加坡的GDP没有3000多亿美元,但是也不少了。这还不算人人必须要服兵役的负担,特别是正在考大学的莘莘学子,必须中断两年的学业,这对拔尖人才的培养损失极大,笔者曾经建议过:对中学的特优生网开一面,实行豁免兵役的特殊政策,现在还没有采纳。

新加坡是否也考虑消减军费

目前,新加坡有现役军人7万多人,如发生战争,能够动员约20多万人。在全世界,目前新加坡的人均军费开支名列前茅,约在第四位左右,而这一地区军事对抗并不突出。

另外,新加坡由于面积太小,原来只有500多平方公里,经过多年的填海,现在也只有714平方公里,军事训练演习不得不安排在外国进行,如澳大利亚、新西兰、以色列以及中国的台湾地区等地方。

不但要“处处求人”,而且还可能引发“其他矛盾”,如新加坡的部队多年在以色列进行军事培训,一直不敢“声张”,深怕被“邻居”知道,因为“邻居”都是“穆斯林”国家,与以色列“势不两立”。在台湾地区的军事培训,也引起大陆的“不满”,曾经发生了“装甲车被扣”的事件。最令人疼心的是,在军事训练中,还发生了几起事故,有几个年轻的军人牺牲了,他们没有牺牲在战场,却牺牲在和平环境中。

可以说新加坡目前基本上政治问题、经济问题都不大,而“国防问题”、“外交问题”却很费心。国防问题倒不是军费的开支多少,反正新加坡“富裕”,钱不是“问题”。而主要是军事培训必须要“求人”,外交问题是“选边站”,虽然新加坡一直在强调自己没有“选边站”,但是常常“被选边站”,尽管新加坡一再强调,新美关系只是“朋友”,不是“盟友”,而中国很多人就认为新加坡是美国的“小跟班”。

军队的主要目的

新加坡的这笔钱花的“值不值”? 首先从军队的主要目的谈起,笔者认为军事开支的主要目的无非就以下几种:

一是“抗击外国侵略”;

二是防止“内乱”;

三是自己想“扩张”;

四是参与国际“维和”;

五是提高“话语权”;

六是“反恐”;

以及应对其他突发事件等等。

其中第二、第三的问题,基本上在新加坡不存在,“内乱”的问题,在“马共”的存在时代比较突出,现在已经“翻篇了,一切都过去了”。

想对外“扩张”的问题新加坡更不存在,因为新加坡是“被迫”独立的。新加坡有两个“国庆日”,一是在1959年,英国将政权“和平过渡”,新加坡从“殖民地”成为独立的国家。

二是在1963年,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1965年被马来西亚“踢出来”了,不得不“独立”,还会扩张“侵略”别的国家吗?

四是参与国际“维和”,这个问题新加坡只是“尽义务”,出多出少可以量力而行,军队多就多出,军队少就少出,不影响新加坡的安全。

五是提高“话语权”,这对新加坡来说,只是“面子”问题,不值得花那么大的“代价”来“买面子”。

六是“反恐”,现在虽然“恐怖分子”活动猖獗,但是杀鸡不必要用牛刀,对预防“恐怖分子”不需要正规军,只需要“反恐警察”就行了,所以没有必要建立强大的“正规军”,飞机、军舰、坦克、装甲车等等是用不上的 。

新加坡没有“敌人”

新加坡的国防开支主要还是用于第一个问题:“抗击外国侵略”。这个问题首先要分析:当今世界上,谁会“侵略”新加坡?

首先分析一下国际形势,二战后由于和平发展成为世界潮流,地球成为一个“地球村”,世界经济越来越走向“一体化”,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大规模的世界大战发生的可能性极小。

新加坡目前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国家之一,500多万人口,其中150多万是“侨民”,这些人都是新加坡与世界各国人民的友谊“桥梁”;另外世界500强中许多企业,都在新加坡有投资,新加坡还是世界的金融中心之一。

我们的朋友遍天下,用在新加坡身上还是比较合适的,新加坡的护照免签全世界第一位。如果谁“侵略”新加坡,一定会引起全世界的“公愤”。

虽然从局部上看,由于民族之间的矛盾,局部地区一直不得安宁,如“巴以的中东战争”“印巴战争”“叙利亚内战”等等,但是这些地区战争对新加坡的影响也极小。

从全世界范围来看,世界上三大军事强国:美国、中国和俄罗斯和新加坡的关系都很好。

先说美国,新加坡曾经是英国的殖民地,经过“和平演变”独立后,新加坡还没有建立自己的军队,所以新加坡多次挽留英国军队还驻军新加坡,英国怕负担太重,坚决要撤军,新加坡只好让英国军队撤回,不得已建立了自己的军队。后来由美军“填补”了这一空白。现在新加坡还有美军的军事基地,而且美国在新加坡有大量的投资,多年是新加坡的外来投资第一位,所以不存在美国会“侵略”新加坡的问题,可以说不但美国不会“侵略”新加坡,甚至在其他国家“侵略”新加坡时,美国还会出面来“保护”新加坡。

再说俄罗斯,新加坡与俄罗斯的关系一直很好,在中国开展对越自卫反击战之前,1978年,邓.小平特地出访了新加坡,要东南亚的国家警惕苏联的对外扩张问题。李光耀明确回答,东南亚的国家不担心“北极熊”,而是害怕“中国龙”,因为“北极熊”离东南亚远,而且不存在领土纠纷;而“中国龙”离东南亚近,与东南亚有的国家还存在领土纠纷。苏联“分裂”后,俄罗斯其军事力量与前苏联已经不可同日而语,原来的制度、意识形态都发生了一些变化,原来的“东风压倒西风”的“冷战”,基本上已经不复存在了,俄罗斯与东南亚的国家也“相向而行”,不论从军事力量和意识形态,以及地理位置等等方面来看,俄罗斯“侵略”新加坡的可能也几乎为0。

第三说中国

中国越发展、越强大,从国际上大环境来说,新加坡就越安全;同时从地理位置小环境上来说,新加坡就越“尴尬”。

新中关系在上层来说是非常好的,邓.小平曾经说过:向新加坡学习;习.近平也说过:在新加坡学到的东西,比其他任何国家都多;李.克强在今年访问新加坡时,三次感谢新加坡...

在经济发展上,新中更是“双赢”,改革开放以来,新加坡的原副总理吴庆瑞,曾经担任中国的“特区办”顾问;新加坡在苏州、天津、重庆等地方,创办了多种形式的开发园区;中国的许多大型企业,都有新加坡的股份...

可以说对中国的改革开放,新加坡是“功不可没”的,所以在2018年,中国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时,李光耀被授予外国友人“友谊奖章”。

新中关系,笔者认为是“母女关系”,港澳台是中国的“儿子”,新加坡就是中国的“女儿”,女儿在小时候就“抱给人家了”,长大又跟“黑老大”跑了,现在是“漂流在外”,想回娘家也回不来了。

周恩来曾经对李光耀说,新加坡是一个华人为主的国家,为什么还要“反华”?李光耀回答说:“我如果和你们“同声同气”,邻居就会把我踩死,那时周先生却救不了我。”因为周边多次发生屠杀华人事件,中国都“爱莫能助”。

周恩来还说,新加坡大可不必担心中国会“接管”你们,我们有那么多人口、那么多土地需要管理,何必还要增加一个新加坡来“增加负担”呢?可见,中国是不会“侵略”新加坡的。

再说新加坡的“邻居”

新加坡的“邻居”,主要是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前面已经说过, 新马曾经是一家,新加坡“白送”给马,马都“不要”,还会“侵略”新加坡吗?

新加坡是否也考虑消减军费

中国人很多不理解,马来西亚为什么嘴边上的一块“肥肉”不要?这主要是由于马国的“特殊国情”造成的,马国人奉行的是“马来人至上”的政策,华人虽然在马国经济上挑大梁,在政治上却受“歧视”,是“二等公民”。

如果与新加坡合并后,华人的比例就会增加,“马来人至上”的政策就会受到“挑战”,甚至会出现在政治上也是华人“当家”的现象。就像中国的元灭宋、清灭明一样,少数民族被汉族“同化”的现象。新加坡并入马国,也可能导致马来人被华人“同化”,成为一个华人执政的国家。

另外,新加坡并入马来西亚后,马来西亚的领导没有对新加坡领导的“任免权”。如当时马国的首相东姑,想换掉李光耀,派他的人参加竞选,没有选上。反来害怕李光耀到马来西亚竞选马来西亚联邦的首相。后来又想把李光耀派驻联合国代表,李光耀也不听他的。新加坡还坚决反对“马来人至上”的政策,这也受到马来人的反对,使民族矛盾激化。加上当时的马共影响较大,所以马来西亚当时决定“和平分家”。

一个国家给你你不要,近年来马国却为个别小岛与新争论不休,为争小岛而对簿公堂,关键是小岛不影响马国的“马来人至上”的政策,而并入新加坡就会“撼动”“马来人至上”的政策。

当时激烈反对他们合并的国家就是印度尼西亚,因为印度尼西亚不愿意看到身边出现一个“强大的邻居”。和平合并,他反对无效,如果马国采取武力“合并”,印度尼西亚不会“坐视不管”的。

相比较文莱面积比新加坡大,军事力量没有新加坡强,还有大量的石油资源,而且人口很少,只有40多万人,军队更少,只有7000多人。在文化上,也是穆斯林文化为主。马来西亚与新加坡还隔着一条柔佛海峡,而文莱的领土除了面临南海的外,基本上在东马的包围之中,这么小的国家领土还被马来西亚分为两块,一小块在是“飞地”,全部在马来西亚的包围之中。马来西亚不会“侵略”文莱,所以更不会“侵略”新加坡。

“新马一体化”是“利益最大化”

1963年,新加坡与马来西亚组成一个国家,1965年,新马分家。进入新世纪后,新加坡又曾经提出过要回马来西亚,虽然被马来西亚以“条件不成熟”拒绝,但是从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出发,新马一体化是“利益最大化”。

每天新马国界上都有几十万人员往来,过关是经常等候几个小时,2019年春节期间,还出现了在新马国境线上等候过关来旅游的“中国大妈”,由于时间过长,竟然在两国边境大跳“广场舞”的奇葩现象。 至今,新马“一体化”的道路,并没有完全“封死”,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等待“条件成熟”时,如果“新马一体”,不但造福广大的新马人民,而且会“一劳永逸”解决新加坡的军费问题了。

印度尼西亚与新加坡文化差别大

印度尼西亚与新加坡文化差别大, 它是东盟最大的国家 ,它会不会“侵略”新加坡呢?这种可能性也是极小。印度尼西亚是一个以伊斯兰文化为主的国家,而新加坡是以华人为主的国家,两个国家的文化差别很大。

与印度尼西亚相连的有一个国家就是东帝汶,与印度尼西亚的西帝汶都在一个帝汶岛上,曾经印度尼西亚用“武力”侵占了东帝汶,但是受到了国际舆论强烈谴责,终于按国际惯例,实行公投,东帝汶人民公投后独立,现在还没有加入东盟,今后有可能加入东盟。 印度尼西亚与东帝汶国土连在一起用武力“侵略”都行不通,它与新加坡相隔一个马六甲海峡,如果它想“侵略”新加坡,国际上肯定不会答应的。

与其类似的邻居国家 ,如伊拉克和科威特,伊拉克曾经侵略科威特,虽然科威特打不过伊拉克,但是国际上不可能“不管”,结果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在国际社会的干预下,伊拉克的萨达姆政权被推翻。

新加坡的“尴尬”

新加坡的“尴尬”,第一是夹在中美之间的“尴尬”;第二是夹在中国与东盟之间的“尴尬”。

由于中新之间的“特殊关系”,中新关系不可能不受到中美关系的“影响”,中美关系好,中新关系会“更好”;中美关系不好,中新关系也“不会坏”。

对中美关系,邓.小平说的很好:中美关系,好也好不到哪儿去,坏也坏不到哪儿去。中美之间直接发生战争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没有矛盾、冲突也是不可能的。

有一句话可以看出中美新三者之间的关系:新加坡是中国的最大的投资来源国,而美国是新加坡的最大的投资来源国;美国在新加坡驻军,新加坡在中国“造城”。

第二是夹在中国与东盟之间的“尴尬”。东南亚的许多国家,对中国的崛起是“羡慕嫉妒怕”,既希望从中国的发展中“分一杯羹”,又害怕中国“不忘初心”,还想再次“解放全人类”。因为东南亚的许多国家被当地共产党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武装斗争”害苦了,历史上曾经多次出现屠杀华人的事件。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有的国家在南海问题上,还与中国存在领土纠纷。况且,在意识形态上、制度上、价值观等方面, 中国与他们也是不一致的。

他们害怕中国,往往会迁怒于新加坡,因为新加坡华人多。所以新加坡与中国相处特别谨慎,外交部长一般不敢用华人,李光耀一生访问中国33次,老家的亲人邀请他无数次,他竟然没有一次回广东的老家看看,他不敢去,因为怕“邻居”把新加坡误以为是“第三个中国”。

中国总理周恩来为“世界核不扩散条约”曾经征求李光耀的意见,李光耀答复说同意。此事被马来西亚知道后,马国首相东姑竟然“责备”李光耀背着我们与“敌国”联系。因为当时新马与中国都没有建立外交关系。

但是,在中国基层,有的人对新加坡还是存在一些“偏见”的,如一些人天天骂新加坡人是“黄皮白心”的“香蕉人”,是“汉奸”,是“墙头草”,是美国的“跟屁虫”等等,其实这些人越“骂”新加坡,新加坡的“邻居”就越“放心”。新加坡的“小环境”也就“越安全”。

当然这两种“尴尬”都不可能引发“侵略”新加坡的战争,但是如果新加坡是该地区一个“不可或缺”的“军事力量”时,到时候可能又会出现“选边站”的“难题”,有强大的军事力量还是“身不由己”。

新加坡的“战场”就是“谈判桌”

新加坡如果自己要想“独立”,如果马来西亚不同意,新加坡是不可能独立的,就像香港,香港军费开支再大,再加上英国“保护”,大陆要想“解放”它也易如反掌。

现在,如果再发生战争,即使300多万新加坡人全部是军人,也挡不住外国的“侵略”,为什么这样说,因为新加坡太小了,小到“没有地方”可以作为“战场”。即使打仗,新加坡连“战场”都没有,飞机一升空、军舰一起锚,就“出国了”。

新加坡的一位官员说过,我们的“战场”就是“谈判桌”,“谈判桌”上如果“谈不成”“谈失败了”,“新加坡”也就“不存在”了,

因为对新加坡完全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对马来西亚来说,不需要出兵,只要断了新加坡的“水源”,新加坡就会“生存不了”,所以新马之间的“供水协议”,还要拿到联合国去“备案”,因为新加坡害怕马来西亚“违约”。

对其他国家来说,谁只要封锁马六甲海峡,新加坡也“难以生存”了,所以李光耀曾多次强调:新加坡不是一个“正常”的国家。

小国可以“不设防”

二战以后, 越是文明发达的地区,战争的可能性就越小,如西欧、大洋洲以及拉丁美洲等地区。

大洋洲的太平洋上的一些岛屿国家,一般都没有强大的军队和国防,有的国家在国防、外交上,有的还委托大国“代管”,自己不设立“外交部、国防部”。

西欧也是如此,意大利罗马城中之国-梵蒂冈、法国边上的安道尔;美国周边的一些小国,有的曾经还想加入美国,但是美国不要;美洲的哥斯达黎加干脆就不要军队、没有国防部, 世界上一些小国,没有部队、没有国防部,日子仍然过得很好。

与新加坡很类似的文莱,是东盟10个国家中人口最少的 ,前几年,文莱购买了三艘军舰,交付时却不要了,因为“没有人”来开。他们认为,和平的环境比军舰更重要。这么小的国家,即使“全民皆兵”,如果国际关系紧张、周围国家关系紧张,文莱的钱再多,买10艘、100艘军舰也没有用,也挡不住大国的侵略。拳头是打不出“朋友”的,东盟10中,新加坡与文莱的关系最好,多年来,两国的“钱不分家”,可以等值互相流通,而恰恰文莱的军事力量最弱。

新加坡的“保护伞”就是国际法

军事力量靠不住,但是国际法却能“靠得住”。在2019年4月24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去中国参加“一带一路”会议前说,新加坡是国际法的坚定支持者, 我国认真看待所有国际条约义务。我们支持通过国际法院和海牙常设仲裁法院等机构解决争端。

中国一些人,对新加坡在中菲南海仲裁问题上的“表态”非常反感,其实新加坡的“表态”只是“支持”仲裁这种“形式”,而不是“反对”“败诉方”,如果是菲律宾“败诉”,新加坡也会支持仲裁这种“形式”的。

李显龙说过,我国曾几次把争端送交上述法院进行仲裁。有时候仲裁结果对我国不利, 我们也会尊重和遵守。新加坡建国五十多年来,没有发生过一次战争,这期间也曾经和邻居发生过一些矛盾,都遵循国际法得到妥善都处理。

联合国大会去年12月通过了《联合国关于调解达成国际和解协议的公约》并将之命名为《新加坡调解公约》 ,这是联合国框架下首个以新加坡为名的公约 。一个国际条约,以“新加坡”来命名,可见国际上对新加坡的“认可”。一个国家,需要依法治国,一个地球。也要依法治“球”,国际法就是依法治“球”的法律依据,

化干戈为玉帛

战争是万恶之首,和平是人心所向 。不但大国要为“裁军”降低军费作出表率,小国也应当“有所作为”。中国的领导人毛.泽东曾经提出“不称霸”;邓小.平也说过“韬光养晦”“不要当头”。这些对新加坡都是有“启发”的,新加坡既不需要做东盟的“头”,也可以“不出头”,天塌下来有大个子顶着,新加坡是东盟10国中面积最小的国家,如能像文莱一样“低调”最好。管他什么“南海仲裁”“亚太平衡”,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我都“不表态”最好,你一表态,难免就会“选边站”了。

新加坡的军费开支计划是上世纪60年代制定的,当时马共影响很大,加上“冷战”高峰,一个国家“强大的国防”很有必要。时过境迁,半个世纪过去了,世界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军费开支是否也要检讨一下。

对军费开支,既不能少,也不宜多,军事力量投入的“度”就是:既不能受人“欺负”,也不能让人“害怕”,当然这个“度”也是很难掌握的。笔者在写这篇文章时,正好有报道说越南和印度尼西亚两国,在南海为捕鱼的事情发生争执,东盟(东盟)也“不得安”了。此类事情原来也发生过的。本来他们10个国家就像10只“筷子”,结盟就是团结起来一致对外,想不到自己搞起了“窝里斗”,当然,这些“小打小闹”,影响不到新加坡国家的安全。

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新加坡养兵万日也没有用兵一时。新加坡的军费开支每年约150亿美元占JDP的约5%,如果国防开支降低一个百分点,就是30亿美元,这些钱,如果用于国内的民生方面,可以做很多事。

同是东盟的“小国”文莱, 人均DDP没有新加坡高,但是在一些社会福利上却比新加坡好,如免费医疗等方面。在教育上,新加坡也没有做到中小学生的学费全免;另外,新加坡对公共运输基本上政府不补贴,公共运输费用还是比较高的,省下这30亿美元,解决这些问题绰绰有余。如果把消减的军费用于公共运输,就可以在全世界率先实行“免费乘坐公交”,不仅本国公民能够得到实惠,减轻私家车增加的压力,而且可以对吸引游客,树立更好的国际形象。

在“软环境”建设上,新加坡做得也很好,目前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国家之一,国际上多次大型活动、重要会见都在新加坡举办,如“汪辜会谈”“习马会”“特金会”等等。当然,新加坡还可以“更上一层楼”,如能否设立联合国安全机构等等,这些不属于军费开支,但是可以大大提高新加坡的“安全度”。二来,能否把武装部队的名称改为“防卫队”,明确这支部队只是保卫自己国家的,这个不需要“花钱”,但是可以增加国际上对新加坡的“安全感”。

和平发展是当今世界的主流。任何战争都没有赢家,都是人类的互相残杀,结果必然是两败俱伤,受害最大的是老百姓。两千多年前,中国的春秋战国时期,成千上万次的战争,结论只有五个字“春秋无义战”。“消灭”战争的根本途径不能以“以暴制暴”,大小国家,都不能搞“军备竞赛”。而应该是从消减军费、裁军入手,世界上不但要制定“核不扩散条约”,而且要制定“销毁核武器条约”。

世界是一个“地球村”,经济越发展、人类越文明,战争的可能性就越小,“全面销毁核武器”的一天一定会来到的。如果新加坡能够 在这方面为其他国家作出“表率”,为世界和平贡献出一份力量,说不准哪一天,领导人也会得一个“诺贝尔和平奖”呢。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