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战老龄化社会,新加坡将打造首个“失智村”

2019年07月17日
备战老龄化社会,新加坡将打造首个“失智村”

政府规划在三巴旺直布罗陀弯(右)兴建“失智村”,左为示意图。(李国豪制图)

于健康养生,有个千古不变的硬道理——要活就要动。失智症是老年人最常见的病症之一,失去记性,乃至逐渐失去生活自理能力,是这类病症的可怕之处。

对于失智症病患和他们的家属而言,照顾失智症病患即劳心劳力又耗费时间金钱,失智症病患无法自理生活的病征,导致照料他们的方式往往只能以半囚禁的方式进行,差别只是关在家里还是疗养院而已……

不过,长期处在依赖他人的环境中,失智症病患的退化速度可能在“饱食终日,无所用心”的情况下进一步加速。因此,提供让病患持续活动和尝试自理生活的空间,才是减缓失智症恶化的最佳方式。

备战老龄化社会,新加坡将打造首个“失智村”

失智症无法逆转,只能延缓恶化的速度。(示意图)

三巴旺直布罗陀弯将建“失智村”

因应新加坡人口老龄化的趋势,新加坡卫生部和市区重建局今天(16日)宣布他们将在三巴旺的直布罗陀弯(Gibraltar Crescent)规划一处失智症护理村。

这个失智症护理村可不是简单地把几家疗养院集中到一区就了事。根据卫生部和市区重建局的说法,设立失智村的目的是要提升失智症患者的生活品质,同时也将扩大他们接受护理和住宿的选项。

和一般冷冰冰,让失智症患者的行动和生活方式受到局限的疗养院相比,失智村更为鼓励居民尽可能追求自己的生活,不受年纪和病症的限制,尽量自理生活,保持活跃。

作为一个社区,失智村这项试验计划将为不同程度的失智症患者提供寄宿选项,同时也为失智症患者和他们的家属提供更广泛的辅助服务和福利设施。据报道,失智村将提供目前在新加坡已经行之有年的居家护理(home- based care)和日间看护服务。

据报道,构想中的失智村将坐落于三巴旺公园附近的两块土地,地契为30年。区内的10栋洋房是国有资产,两块地段的面积分别为2万6350平方米和1756平方米。

备战老龄化社会,新加坡将打造首个“失智村”

规划中的失智村将建在三巴旺直布罗陀弯。(联合早报)

失智村计划的最大总楼面面积(GFA)为9170平方米,另外有900平方米可作为扩大现有10栋洋房的用途。

总楼面面积的60%必须作为住宅用途,余下的40%则可用来发展住宅、医疗设施、商店和餐厅或者其他辅助设施。

备战老龄化社会,新加坡将打造首个“失智村”

失智村将使用两块土地进行建设。(海峡时报)

荷兰“侯格威村”让失智老人如常生活

综合《海峡时报》和台湾《风媒体》报道,位于荷兰阿姆斯特丹,2009年开始营运的侯格威村(De Hogeweyk)是失智村的范本。这座失智老人专属的社区占地1万5000平方米,四周以围墙将社区与外界隔绝,并且有闭路电视24小时监控村民的一举一动,以保障失智老人的人身安全。

侯格威村贯彻“要活就要动”的核心理念,不鼓励村民过度依赖人,希望他们能尽力自理生活,以此减缓失智症病人病症恶化的速度。

侯格威村共有23栋房屋,每栋单位大约住着七人(包含护理员),每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房间。每间房间的设计都有所不同,包括古典、居家、宗教、文艺等布置风格,迎合村民的选择,以让这些村民能够有家的感觉,帮助他们恢复从前的记忆。

备战老龄化社会,新加坡将打造首个“失智村”

侯格威村试图为老人营造家的感觉。(侯格威村)

更重要的是,“要活就要动”,每个人都必须在侯格威村职员的协助下亲自料理家务。

侯格威村拥有戏院、邮政局、超市、餐厅、理发店、杂货店和花园等设施,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俨然是一个社区的缩影。村民可以在社区内自由活动,并且被鼓励到超市等场所亲自采购日常用品,让他们体会独立自主的感觉。

备战老龄化社会,新加坡将打造首个“失智村”

侯格威村鼓励村民自己到超市采购日常用品。(侯格威村)

侯格威村里约有250名护理人员和社工,他们全天候24小时假扮成各种身份,像是园丁、收银员、邮政局员工等等,让生活在村里的老村民能体会到和过去并无二致的日常起居,并享有正常的社交环境。

每个单位的村民每月都会获得一定数额的预算,让他们每天都能能自己“买东西、吃东西”,充分维持生活的基本尊严。

根据2015年的数据,住进侯格威村的每月费用为8000美元(约1万零858新元)。此外,荷兰政府每月也会补助失智患者最多2000欧元(约3049新元),据报道,这笔数额足以让他们支付日间护理的费用。

备战老龄化社会,新加坡将打造首个“失智村”

侯格威村俨然是一座社区的缩影。(侯格威村)

新加坡失智村所需费用尚未公布

回到新加坡的失智村,由于该试验计划尚在竞标阶段,有关失智村的细节透露得不多,但估计新加坡不会有“免费的午餐”,要住进失智村延缓疾病恶化,口袋应该也不能太浅就是了。

红蚂蚁日前曾报道,新加坡65岁单身老人的每月基本开销需要1379元,但这1379元并不包含慢性疾病医药费,不幸罹患失智症的话,这笔1379元想当然尔绝对不够买下一个住进失智村的资格……如果失智症能够选择忘记特定的哪些事,相信很多新加坡人应该会选择把退休金这个缠绕一生的烦恼抛到九霄云外去吧!

私人业者将参与竞标

位于直布罗陀弯的失智村将供私人业者竞标,招标将分为两个阶段,竞标者必须分批呈上他们的概念计划书和投标价。

市区重建局表示他们将综合评量竞标者的概念计划书和投标价,以确保得标者的发展概念与失智症护理村的愿景吻合。

卫生部指出,当局希望通过这项试验计划了解市场需求:

“我们希望能够深入了解市场对这类设施和失智症病患的社区需求,日后将有助于发展何时的失智症护理模式。

失智村前已有其他“老人村”出现

随着我国人口老化,有关当局近年来积极推广针对老年照护的相关政策,直布罗陀弯失智村是其中之一。

今年3月,国家发展部宣布将于明年在武吉巴督试行本地首个辅助生活护理模式的公共组屋。辅助生活(assisted living)是一种年长者护理模式,这类养老设施除了提供基本的居家服务,也同时具备24小时居家检控和支援服务。除此之外,体弱年长者也可要求额外的居家护理获医疗照护等服务。

至于我国最早的“退休村”要数在2017年迎来首批乐龄屋主入住的海军部村庄。《联合早报》报道,被誉为“现代垂直甘榜”的海军部村庄整体概念类似其他国家的退休村,其单位设有电磁炉、防滑地板、伸缩式晾衣架等设亲乐龄设备。

除了居家单位,海军部村庄也设有熟食中心、医疗中心、零售商店、托儿所、空中社区花园等设施,同时也设有本地首个自动地下脚踏车库。

备战老龄化社会,新加坡将打造首个“失智村”

海军部村庄被誉为“现代垂直甘榜”。(联合早报)

新加坡拥有全球最高预期寿命,却同时也是全球生育率最低的国家之一。这样的趋势也让新加坡无可避免进入人口老龄化。

青春转眼便逝,老去是无可逆转的过程,如何让国人老得其所,优雅、尊严地老去,将会是新加坡政府必须直面的课题。

备战老龄化社会,新加坡将打造首个“失智村”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