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在坡岛做过的兼职

2019年07月31日

“我要把新加坡可以去的地方走遍,还有几天就要回去了。

如果或者万一回不来了呢。”

这段话写于预科刚刚结束的那个夏天,还记得当时的的忐忑和舍不得。

休学来小岛读半年多预科,那年的大学录取率不到一半,如果没过,如果没有拿到MOE的奖学资助,我该怎么办?那年整个回国的暑假是在一万个万一和焦急的等待中度过。直到收SMU通知书的那天,终于松了一口气。

如果没被录取,如果没有拿到MOE的奖学资助, 那便又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人生轨迹了。

那些年在坡岛做过的兼职

话说一收到通知书,便早早和我的预科同学娜娜联系,一起订了机票回新加坡,开始我们新的生活。

这大学四年,除了读书,最大的成就可能就是勤工俭学吧。我肯定不是最辛苦的学生,但我可能是“兼职职业”选择挺广的学生。

肯德基 KFC

新加坡政府大学的学生可以合法打工,我俩回坡后租好了房子,便开始找起了兼职。找的第一份工作是在Bugis Street旁的KFC,简单的面试,很快就安排了试工。

在KFC工作需要穿统一黑色球鞋,我俩花了$20新币买了一双鞋,准备好好做一番。

KFC的时薪,没记错的话是$3.5新币/1小时。我们至少要工作6-7个小时,才可以把鞋子的钱挣回来。然而试工那天,我们在空间狭小的后厨,炸鸡,端鸡,做汉堡。一整篮托盘鸡肉很沉,地面总是湿滑的,空间因着油锅也很热。

工作了一天后,我俩筋疲力尽。也不记得那一天的试工工资是否有转给我们,但是这份相当耗费体力工作直接被我们否认了。

那些年在坡岛做过的兼职

来源:google map

7-11

24小时便利店

初生牛犊不怕虎吧,7-11的工作也是直接找到店里,说明兼职意向。收我们的7-11坐落在繁华的乌节路,Lucky Plaza的一楼(就是某一年大水泛滥,整一排店面被淹的那里)。

面试过程很简单,填了一份表格,很快就开始工作了。薪资好似$4.5新币/小时,不超过5新币。便利店的工作包括收银,打扫卫生,整理货架。便利店24小时,很缺夜间的员工,我和娜娜应该也有做过几次晚班吧。

那些年在坡岛做过的兼职

来源:google map

位置的原因,便利店的客流量很大,很多都是游客。那段时间是我对新加坡烟酒最熟悉的时候,学生时期学习能力强,从刚开始客人报出一个名字傻眼,到后面的熟门熟路。

这是人生的第一份正式兼职,学到很多,很享受的同时却也算是最让我后怕的工作。不是工作本身,而是想结束兼职时受到的威胁。

当时店里的Superviser领班是马来人,在我们因为忙学业准备停止兼职的时候,威胁我们会上报政府,取消我们的学生证,遣返我们回国。大概她店里是真的缺人吧,大概她以为政府学校打工算是非法吧,她的不实说辞对于一个正在开启梦想大门的懵懂学生,是多大的一个威胁。

焦虑了好些天,最后各种好话说尽,甚至搬出了回国的携程机票(可取消的),并在我帮她找了另一个兼职顶替,才放我走。

也是后来,才知道,因为弱小,被欺负了。

中文补习

新币5:1的汇率一直在那儿摆着,房租和开销太大。我只能继续努力寻找更合适的兼职,所有学生最理想的兼职就是补习了吧。

不知道是不是方式不对,一直也没有人联系。直到一个新加坡朋友把他朋友推掉的在后港的一份补习转给了我。2小时$15新币,算是补习中挺低的薪资了,和当时传说中一小时$30新币的市场价差之甚远。

毕竟没有补习经验,作为新人还是接了。

家教地点在后港,学校过去地铁+公车差不多50分钟左右。教的小女孩在读小学三年级,本地华人,家里排行老二。教了她一个学期,很轻松没有负担,除了中文,还帮她看数学和英文题目,处的很融洽。小姑娘性格挺腼腆的,不是特别聪明的孩子,但补习时很认真。

一个学期快结束的时候,她突然简讯邀请我参加她的圣淘沙朋友聚会。虽然并没有去成,但这种被认可的感觉,很开心。

韩国手游数据整理

Data entry

这份兼职是我最开心、最幸福的兼职之一了。

大一的时候,刘瑜姐介绍我去了她在职的韩国手游公司做data entry,时薪没记错的话是$8。办公点在南部的Alexandra一栋办公楼,在19岁那年,这就是我可以想像的白领高大上办公环境了。

公司不大,加上我这兼职人员,总共6-7人。记得有个韩国哥哥,长得特别高,从三星跳槽出来创业,做那个年代非智能手机的手游。他和刘瑜姐常常买一堆的韩国零食放在办公室,韩国泡面就是那时爱上的。平常午餐,他俩也常常带着我们一起出去吃大餐。

我可能是做兼职里面最幸运、福利待遇最好的了吧,公司活动看电影,坐摩天轮,去bintan民丹岛三天两夜游,刘瑜姐都带上我了,能在这样一个优质气氛的环境里工作,一下课赶公车去上班都特别激动。

那些年在坡岛做过的兼职

民丹岛大家一起玩沙滩排球

美国暑期打工游学

Work & Travel @USA

08年大一的暑假,和娜娜一起报名参加了美国暑期实践活动。接地气的说法就是学生去美国打工,交一笔中介费和机票,直接去工作点儿打工赚钱,之后的时间自由旅行。

那些年在坡岛做过的兼职

Work&Travel的组织在坡已经挺成熟了,报名、面试、选城市、选工作、签合同,比起当年国内是要容易多了。我们选的是俄亥俄州的Cedar Point,过山车乐园。

4月出发那天,我们在机场也遇到了同一个目的地的3名NUS学生和 2名NTU学生,之后我们也自然而然的成了好朋友,一群人一起冒险、工作、生活、旅行。

那些年在坡岛做过的兼职

那年去Cedar Point的路还挺绕的,新加坡飞台湾转机,再到美国转国内航空,再到俄亥俄转greyhound长途车到达目的地。

年轻就是好,怎么折腾都不觉得累。

我们同去的朋友有做酒店的,餐厅的,游乐设施的。而我和娜娜被分配在了小吃店Happy fries,一家我可以吹爆是世界上最好吃的薯条店。

那些年在坡岛做过的兼职
那些年在坡岛做过的兼职

每天一大早穿过波光粼粼的伊利湖,从宿舍坐班车到乐园门口,去会计中心领钱领账本,走大半个园区到达自己的小店。清理店铺,洗土豆,削土豆,切土豆,炸土豆,嗯,新鲜的薯条再配上超好吃的各种酱料,cheese,chili,garlic等等。“big one,small one”,前面收银的时候一边帮客户点单,一边对着后厨交换著。除了把土豆演变成薯条成品,完成整个交易,还学会了从搅拌面粉,做玉米棒。那也是我前20年手臂肌肉最发达的时候,毕竟时常需要从冰库拎着一大桶冰到冷饮处。

一群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们,在每年暑期乐园开园的时候来到这里,一起欢声笑语,一起分享各处趣事。

休息日的我们一起打卡游乐场,一起去小镇,一起在活动室打桌球吃Subway,偶尔自己煮个小粥。

那些年在坡岛做过的兼职
那些年在坡岛做过的兼职

还很幸运的认识了一对本地的host family老夫妻,像疼孩子一样的带我们去逛街逛市场,去参加他们的家庭聚会,去参观他们的办公处。

这是第一次去美国,也是第一次用自己赚的钱旅行。我们走过尼亚加拉大瀑布,芝加哥,波士顿,华盛顿,纽约,我们曾半夜拖着行李找不到住处,也曾吃到华人街超棒的粥。

那些年在坡岛做过的兼职

尼亚加拉大瀑布

那些年在坡岛做过的兼职

淘宝

大二的暑假回国了,在家闲着没事。特别想圆自己小时候想在小学门口开店的愿望,便研究起了淘宝,开了家小店。

从阿里巴巴花了小几百寄了一堆小女孩喜欢的玩具,饰品,然后再拍照上传到自己的小店里。

那个时候,网购可能刚刚在杭州流行起来。很神奇的是,也会有人从茫茫大海对应到我的网上小店。于是我每天的大部分时间就在整理东西,装包裹,寄包裹,自娱自乐。

那个时候的销售技巧无,全靠便宜。所以盈利也无,纯享受一个个单子砸过来的感觉。

等要回坡的时候,还有一堆在家的饰品,幸而朋友丹也要开家网店,于是打包转让给了她。

图书馆

SMU提供了很多勤工俭学的机会,而从美国回来后我找的兼职便是其中的一个文学资料部门。

平时除了帮忙学校教职工检查学校书籍和案例引用的copyright,再就是帮着教授们找到他们需要的书本资料。这些书籍遍布在全岛的各大图书馆,而我的任务便是人肉去把书借回来/还回去。

那些年在坡岛做过的兼职

SMU 来源:网络

那年的地铁线还只有三条,那时的手机也还不是智能手机。

每次我坐着公车,听着手机里电台YES! 933的音乐,打个盹晃荡著去NUS和NTU。那时候钇妹和小五爸都在NUS,中午便可以约着他们一起吃NUS Arts Canteen的砂锅饭,$2.5新币可以买一大份中国味的麻婆豆腐,鱼香茄子,回锅肉。。。

那些年在坡岛做过的兼职

Arts Canteen 来源:网络

很感激当年图书馆的阿姨对我的照顾,知道我寒假不回国需要兼职,便常常帮我创造额外的工作时间和机会。

而这份兼职也一做便做到了毕业。

酒店餐饮服务员

某年12月的寒假,银行卡里捉襟见肘,有种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紧迫感。而助学贷款都要等到1月初才发放下来。那时,不想和父母开口,便想着找多一份临时的兼职先养活自己半个月。

朋友婷介绍了她去的River Valley某家五星级酒店做餐饮服务员,在公司晚宴、婚礼晚宴时上菜服务。

时薪是8新币,工作时间需要到晚上11-12点,回家有酒店小巴送。除了一些aunty们,更多的临时工群体是学生。

从宴场开始摆盘,摆礼物,再到客人们到场,服务饮料小吃。等晚宴开始,大家一个个排著队,从厨房拿菜,手举著托盘,等著音乐响起,仪式感一般的走进去。我们每人负责至少两桌,除了上菜,把菜分盘,还有加酒饮。

最喜欢的便是做婚宴的了,可以听新人的故事,感受他们的幸福。而在酒店打工,最幸福的便是吃了。除了员工餐,厨房没上完的多出的甜品,也可以让我们在宴后享受。

而且酒店打工薪水每周一发,很快把吃饭问题给解决了。

政府调研

Survey

大概是大三大四的时候,有教授和政府交通部合作的一些调研活动,比如民众对公共运输的满意程度和期望。

开始前,我们会有系统的培训。一份调研大概需要10-15分钟完成,而完成一份学生可以拿到$8新币的报酬。

通常活动会在小假期,我们参与的学生们分组分布在不同的地铁站,公交站找著乘客做调研。可能是政府的调研,百姓们大多很善良会配合。几天下来,成果也不少。

那些年在坡岛做过的兼职

地铁,巴士。来源:网络

还有另一次调研是百姓们对社区和邻居的融合度。这比交通调研辛苦麻烦,必须根据自己的列表找到相应的组屋地址上门。还好,听到是政府项目,大家也都挺配合。

但现在想来这个调研有些后怕,再安全的新加坡,单独一个学生去到陌生人的家里,还是不妥不妥。

那些年在坡岛做过的兼职

新加坡组屋。来源:网络

AXA investment operation

AXA 实习

实习是每个SMU的学生必经的路,一个好的实习对毕业的第一份工作也会有很大的助力。如果已经有目标的话,尽量按著自己以后的路选一份合适的实习吧。

有人选择回国实习,有人选择去香港实习,大部分还是留在坡实习。学校提供了很多实习岗位供大家申请。那年的自己还是比较Reactive吧,更多的用心花在了申请下半年的交流项目上了。

AXA这份实习无功无过,偏后台,实习工资很普通,$700-800一个月。四五个校友一起,每个人负责一些不同的琐事,一人一台电脑,一起参加公司的活动,会议。

我们在的组偏向Finance背景,大部分时间大家每天做的工作内容挺枯燥的,适合不喜欢和人打交道的同学。具体工作内容大约是每天帮组里校对投资的数据,做一点小的report。虽然无聊,也倒还是能学习不少。实习到一半,学校也有派专人下来看看我们的工作反馈,以及我们的需求。

这是第一次体验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工作,每天穿着正装进出办公楼。而两个月的工作,印象最深的就是Amoy street食阁的鱼汤了,而多年后再次喝到还是那么赞。

那些年在坡岛做过的兼职
那些年在坡岛做过的兼职

标记鱼粥。来源:网络

那些年在坡岛做过的兼职

那些年,羡慕过可以自由出去吃火锅,吃甜品的同学;羡慕过那些下课不需要马上跑去打工兼职的同学。

但现在记录这些,除了稍稍遗憾没有花足够时间在学业上,更多的是替自己骄傲,骄傲自己体验了这么多不同的工作,骄傲自己还挺能吃苦的。

感谢我人生的宝藏历练,感谢帮助过我的善良的人们~

那些年在坡岛做过的兼职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