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指责为“数典忘祖”,新加坡国父李光耀这样回应

2019年07月31日

新加坡独立之后,面临着内忧外困的局面,新加坡要如何才能生存下去呢?李光耀认为,一个讲英语的新加坡将比一个将华语的新加坡更容易被世界所接受,为此李光耀领导著新加坡制定了双语制——将英语设为第一语言,华语、泰米尔语、马来语为第二语言,但是这个政策在制定和推行的过程中却引起了一些人的反对。

被指责为“数典忘祖”,新加坡国父李光耀这样回应

1965年,中华商会以董振福和郭佩弦为首的董事找到李光耀,要求把占新加坡75%的华人的语言华语设为新加坡的国语,但是却被李光耀训斥了一番。到了1971年,双语制度已经走向正轨,又有《星洲日报》的编辑李星可接连发表两篇文章,在《谁是“沙文主义”》一文中,李星可以语言问题为切口,直指政府为“数典忘祖的二毛子”,李光耀认为这是非常“恶毒的字眼”,他下令严查该报,并把李星可扣留。

李光耀为何态度如此激烈?按照李光耀的解释,他能容许批评的声音出现,但是绝不允许“毁灭国家”的言论出现。李光耀认为,这些人是在以语言问题来欺骗他人,分化人们,他们在利用种族问题制造误会,如果任由这种声音存在,新加坡可能会出现种族主义的问题,最后新加坡将会倾覆。

被指责为“数典忘祖”,新加坡国父李光耀这样回应

在《李光耀回忆录》一书中,李光耀把双语制度看作是新加坡的建国基石之一,他认为语言的问题是事关新加坡存亡的问题。当时新加坡刚刚独立,整体的大环境(印尼和马来)并不乐观,如果熟悉新加坡独立历史的朋友应该会知道,马来国父东姑阿都拉曼之所以强行把新加坡开除出去,就是因为忌惮这个华人占了75%的国家或破坏马来人在马来西亚的“特权地位”,而且当时马来人和华人之间已经发生过很多不愉快的,甚至流血的事件了。

被指责为“数典忘祖”,新加坡国父李光耀这样回应

李光耀认为,如果新加坡只讲华语,那么他们国内的印度人和马来人都会在心理上感到严重的不平衡,他们不会愿意去学习华语,而华人则容易滋生沙文主义的情绪,这样简直就是在制造种族对立,新加坡这么小的国家可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就算新加坡的国民都接受了华语,李光耀说,一个只讲华语的新加坡在当时能和谁做生意?

李光耀的这些说法不知道大家能不能同意,至少李光耀是坚持这样认为的,并且把他的想法付诸行动——英语作为新加坡的第一语言担负着新加坡的“生存“重任,而各民族的母语(华语、泰米尔语、马来语等)则作为第二语言,成了传统价值观的载体和各民族的文化上的根。老实讲,这是一个具有一定危险的政策,弄不好了会得罪一大批像董振福、郭佩弦、李星可这样的华人选民,这个政策最后能得以实现,别的不说,李光耀的手腕和沟通能力绝对是不可小觑的。

被指责为“数典忘祖”,新加坡国父李光耀这样回应

当李星可被扣留后,李光耀去芬兰参加了一个大会,会上有记者问起他李星可的事情,李光耀回答:李星可把他的5个儿子都送去澳大利亚接受英式教育去了,而我的3个孩子都在新加坡接受华文教育,如果大部分的新加坡人认为我数典忘祖,或者要扼杀华文教育的话,我会在大选中失利……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