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眼科医生的“战疫”日记二》还在抢口罩?眼罩就快来不及补货了

2020年02月16日

上篇中,周医生介绍了在进入国家传染病中心之前的准备(《新加坡眼科医生的“战疫”日记一》即将上阵)。作为眼科医生,她对新冠病毒通过眼部的传播有何独特见解? 请看本篇《新加坡眼科医生的“战疫”日记二》,为您细细道来。

本文原创作者:周文婷医生

这是新加坡一个普通医生的辟谣帖 (现在不来个辟谣都上不了热搜)。

话说结束了疾控中心的第一个shift,在第二个shift来临之前又处于在家闲得发慌状态(上三个班就休息两天的节奏真是强度够“高”!)。回想起来究竟什么是印象最深的事情莫过于各种战场上的“硝烟袅袅”,这架势简直是云雾缭绕,简直看不清敌军的身影。天哪,难道新加坡的疾控中心已经成了毒气室?!惊慌之余再摘下护目镜一看,哦,原来是起雾了。

这也成了N95下无法顺畅呼吸之外阻挡我方队友们取得突破性进展的最大杀手,于是一时间关于各种防雾装置的讨论不绝于耳,谁还管那病毒是不是传染性强,刚才摸过的病人是不是高危病人,解决起雾的问题再说, 老子没空提怕不怕的问题。

这是不是也是人性有趣的地方,无论有多大的危机和忧虑,眼前的小事总能瞬间转移注意力。因为人的生活正是由这些小到不能再小的细节组成,所以纲领和口号听多了(加油武汉!)还不如给看一眼真实的瞬间(医院内部的视频或者医生的一段日常对话)更让人安心。

说到眼科医生在疾控中心凑热闹的事,想想也是,总不能只是给防雾出点子吧。于是想起了武汉某砖家组成员所说的眼部中招经历,不如就来聊一聊。

这眼睛到底是怎样感染病毒的?新型冠状病毒到底有多大可能产生结膜炎的症状?究竟要怎样预防呢?

眼睛如何感染病毒?

这关于眼睛怎么传播病毒这不免令人想起有时在门诊也经常被结膜炎的病人这么问起“医生,看一眼会中吗?“(⊙o⊙)…,你还真以为是X-Men里眼睛烧电焊的Cyclops 啊?

《新加坡眼科医生的“战疫”日记二》还在抢口罩?眼罩就快来不及补货了

其实呼吸道病毒感染眼睛不是什么稀奇事情。眼结膜也是呼吸道粘膜的一部分,通过泪管与呼吸道粘膜相连 (泪管直通鼻道和口腔)。

病毒先爱上你的眼泪,那些深爱着你不愿离去的病毒在你的眼结膜表面停歇,追随着那狭小的泪道来到你的鼻腔口腔,虽然你那泪道鼻腔的绒毛一再洗刷并抗拒著病毒的爱,不过最后执著的她还是进入支气管肺部和你共同呼吸(像不像一首情歌?)

所以人家病毒根本不需要给你造成红眼才导致你发病,悄无声息就可以办到。

《新加坡眼科医生的“战疫”日记二》还在抢口罩?眼罩就快来不及补货了

最初,北大呼吸发哥(王广发教授)自诉,虽然呼吸可防可控,但没能防控到眼部,怀疑通过眼部传染了。

(不好意思,发哥,借你蹭个热点)

《新加坡眼科医生的“战疫”日记二》还在抢口罩?眼罩就快来不及补货了

那这病毒要怎么跑到泪液和结膜上呢,迄今为止已知的途径还是靠直接接触或间接接触(飞沫)。接触?不能啊,领导视察多数是隔空喊话,那你说这王领导视察怎么就中了呢?

我看有两种可能:

1)一种是病患看到王领导的出现感激涕零,泪流满面,这擦拭泪水的手颤抖著握住领导的手,领导此时也是鼻子一酸,赶紧用手抹去夺眶而出的眼泪;或者

2)病患看到姗姗来迟的领导,那叫一个悲愤交加,这样的领导还不被我们“喷”!于是那骂骂咧咧的唾沫横飞,直喷领导的眼睛。于是乎领导中招了。 这神推论要是投个搞感觉分分秒秒要发柳叶刀和新英格兰的节奏,哦,不对,早被抢先了。

不骗你,还真的有人抢先发文了,标题为2019 新型冠状病毒眼部传播不可被忽视

《新加坡眼科医生的“战疫”日记二》还在抢口罩?眼罩就快来不及补货了

当然有趣的是这种呼吸道病毒通过眼睛传播还不只是这宏观层面的,还有微观层面,因为眼结膜,鼻泪管,鼻腔和上呼吸道其实被发现分享同样的病毒受体,就这样在微观和宏观的共同配合下,通过眼睛传播的肺炎华丽登场。所以眼罩和手套和口罩一样缺一不可啊!

新冠病毒有可能引起结膜炎吗?

那反过来呢?有多少呼吸道病毒是首先以结膜炎甚至是伴随结膜炎发病呢?

目前呼吸道病毒引起的病毒性结膜炎最常见也是每个眼科医生执业的第一课就是腺病毒感染,而腺病毒感染就是通过我先前所提到的直接或间接接触。(对于腺病毒结膜炎的治疗国内和国外有很大差异,有空下次聊)

但新型冠状病毒呢?这还的确是一个有趣的问题,记得几周前关于王领导不幸通过眼睛中招的”谣言“刚传出时(现在发现谣言最吸睛),我的下级医生问了我一个有趣的问题“Boss,现在碰到结膜炎病人如果告诉我曾经两周内去过中国怎么办?会不会是新型冠状病毒?”

本着对下属负责的态度,我赶紧去pubmed 查了查。似乎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结膜炎或伴随结膜炎的病例还未没报道,当然也可能是那篇引起公愤的新英格兰的文章已经被太多愤怒网民给喷了,所以砖家们暂时歇著了,先写点黄莲素什么更重要的东西。

《新加坡眼科医生的“战疫”日记二》还在抢口罩?眼罩就快来不及补货了

(喝了黄莲素,牙好胃口好,妈妈说我的身体更棒了!)

这样的话还有什么可以参照呢?当年同为冠状病毒家族的SARS也许可以提供些有价值的信息。 经过一番文献搜索和口口相传(陈笃生医院是SARS最前线,还是有点发言权)后发现至今没有SARS 结膜炎病例。

而一个香港的团队曾随机对一群SARS 病人进行眼科筛查,也并无发现任何病患出现结膜炎的症状。

然而冠状病毒另一个亚型HCoV-NL63 倒有个别儿童结膜炎病例报道过(大家听说了吗,新型冠状病毒现在被封为COVID-19),但这些个别儿童还同时并发Kawasaki(川崎病)。Kawasaki众所周知,结膜炎就是诊断标准中的一条,于是乎到底是SARS造成还是Kawaski本身造成不得而知。

看来冠状病毒和腺病毒不同,并不轻易造成结膜炎,可能也是因为他是属于RNA 病毒(这样说来,王领导的眼红到底是结膜炎还是操劳过度还是拭泪过度还有待考证)。

值得一提的是,在SARS期间新加坡和香港的研究通过收集病人的泪眼直接证明了有20-30%的病人泪液PCR病毒检测是阳性的(新加坡的试验就是在陈笃生医院做的,重灾区嘛,我们眼科还不得贡献一下)。

所以再次提醒不得结膜炎不代表病毒就不侵袭眼睛,只是不以眼部疾病为表现罢了。发哥口中的有点结膜炎才想起来保护眼睛很难想像是呼吸科主任的话,有必要请他看看我的科普文了。

总结建议 写着写着,又该为今天一早的疾控中心的第二个Shift做准备了,所以来个总结吧。

医务工作者们:记住,M3G: mask(口罩), goggle (眼罩), gown (防护服), gloves (手套) 缺一不可,我不说了嘛,眼结膜和呼吸道其实是一家的。

眼科同仁们新型冠状病毒以结膜炎为表现目前没有确凿证据,所以看到结膜炎病人别乱了阵脚,也别兴奋过度的就赶紧给新英格兰投稿,可能只是普通病毒或者也可能是你又发现了另一种冠状病毒,那新英格兰怎么够,直接诺贝尔了。

广大网民们:看了朋友圈里铺天盖地的武汉加油和壮士前线奋战贴,别有事没事就举起手来抹眼泪,王领导的教训可都记住了。 赶紧给我的眼罩涂上ANTI-FOG,明天还我清晰明亮的世界。

《新加坡眼科医生的“战疫”日记二》还在抢口罩?眼罩就快来不及补货了

(这款N95给大家试货了,显胖!慎拍!)

周文婷 2020年2月13日

《新加坡眼科医生的“战疫”日记二》还在抢口罩?眼罩就快来不及补货了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