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人黄廷方,新加坡首富的发家史

2020年02月17日

黄廷方,华裔新加坡人,是新加坡首富。黄廷芳的地产帝国的两大主力——远东机构和信和置业分别由黄廷芳的两个儿子打理,远东机构着力打造新加坡本地项目,信和置业的重点则在香港。黄廷方与他的家族控制的远东机构及其子公司,在新加坡和香港两地发展了超过700家酒店、购物中心和公寓等,同时还是“杨协成”品牌的“老细”。黄廷方于2010年2月2日因脑溢血中风去世,享年81岁。

莆田人黄廷方,新加坡首富的发家史

信和集团董事局主席 黄志祥

在香港,人人都知道地产富商李嘉诚;而在新加坡,与李嘉诚有同等影响力的地产商就是黄廷方。

莆田人黄廷方,新加坡首富的发家史

黄廷芳

黄氏家族的发家史

1928年,黄廷芳出生于福建莆田,他6岁随其父到新加坡,他们先是开了一家酱油厂和杂货店,专门售卖干货、腌制品和莆田特产。

黄廷芳20多岁时决定出来创业。第一项生意是开杂货店,但他失败了。根据《新加坡的领袖》一书记载,“贫穷跟随着这次失败而来”。

随后,黄廷芳重返酱油加工行业积累了一点本钱后,改行进入房地产业。他的第一个项目,是在新加坡华登岭建了72间排屋和半独立洋房。

上世纪60年代,房地产惨淡,不少开发商破产,房地产当时被称作“房地惨”。房子卖不出,就像是一只脚踏进泥沼,再走一步就会整个人陷进泥潭里。

当时,华登岭一带每逢下雨就会淹水,那里的屋子很难卖。黄看准时机以低价买下地皮建房,再以每栋10万新元的价格出售。当时以这个价格出售洋房,很具吸引力。由此,他赚到第一桶金。

坊间的一个说法是,黄此前当过的士司机,他动员了500名的士司机合资,才买下那块地。

黄廷芳了解物以稀为贵的道理。他曾说,“如果你要在房地产业发展,你是不可能在所有地区都投资的。只要你打开地图,到一个你看不到面积,却看得到名字的国家,就是最好的投资地点。”他指的就是土地稀缺的新加坡。

在外人看来,黄廷芳迷恋土地。他经常在半夜拿着手电筒,独自一人,在买到的地皮上散步。“既然土地有一半时间是在黑夜度过,必须不分昼夜到那里探索它们的发展潜能。”他也经常花上数小时,细心研究建筑图案和亲自到施工场地监督工程。

上世纪70年代,黄廷芳遭遇了第一次危机。新加坡政府采取一连串的行动,以抑制当时已经过热的房地产市场,地产业由此陷入低迷。“不要在房产市场蓬勃时才进场,市场疲弱时就退场。”他称自己要做一名“全天候创业家”。

《新加坡的领袖》一书还援引黄廷方一名员工的话称:“黄廷方工作不言休,他只有一项兴趣,就是赚钱,但他并不贪婪,只是这刚好是一项令他乐在其中的游戏。”

70年代中期,由于受中东石油危机及世界经济衰退的影响,香港经济在经历了一轮快速发展 后随势进入了低潮,地产业也由此深受涉及,一度陷入低迷。然而黄廷芳却在此间作出了反其道而行之的重大投资决策,以巨资购入香港尖东的六块土地,颇使业内人士大跌眼镜。黄廷芳的“快半拍”投资战略在此次投资中大展声威。首先是其眼快,充分预见到尖沙咀区的发展,只局限于以金马伦道方圆一哩的地区内,从长远 看是远远不能满足其发展需求的,为此港府在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就开始了在尖东区域进行大规模的填海造地工程,完工后以拍卖方式售给房地产商经营。其次是手快,一旦认清个中道理,就以不及掩耳之势以当时人们认为奇高的价位从容取得接近一半的土地,从而为日后赚取巨额利润夺得了先机。

从尖东投资案取得巨大成功开始,黄廷芳相继以其大手笔完成了一连串的地产投资,取得了令人匪夷所思的业绩。然而人们还在揣摩他在这块弹丸之地上的下一个目标时,黄廷芳却已经出人意料地将目光瞄向了幅员辽阔的内地。

当中国开始改革开放之时,黄廷芳、黄志祥父子就开始对中国内地的经济发展加以关注。当内地首次土地使用权公开拍卖活动在深圳举行时,深圳市政府以公开拍卖的方式做成了第一笔土地交易,而后在短短的几个月内,深圳连续尝试了出让土地使用权的三种方式,国有土地正式开始走向市场。而在这些土地交易中,黄廷芳的信和置地便是其中的参与者。

随后,福建厦门刚刚开始有价出让土地,黄廷芳的香港信和集团又以压倒他人的价位标下了厦门推出的五幅地块中的四块,标志着其在内地的地产投资速度进一步加快。近年来,黄廷芳已经相继在上海、厦门、福州等地购置了大批土地,大兴土木,并正在进一步向纵深扩展中。

莆田人黄廷方,新加坡首富的发家史

子承父业,发扬光大

黄廷芳生前极为低调,几乎不接受媒体采访,也不希望企业上市。外界对这位富豪家族企业掌门人的风格始终感到好奇。

他去世后,其子黄志达与黄志祥尽管遵从父嘱,低调而谨慎,但因旗下有资产登陆资本市场,这一首富家族的更多信息才为外界所知。这对兄弟两年间拓宽了远东机构的经营方向,并且与中国的联系也更加紧密。

事实上,上世纪90年代中期,黄廷芳就逐渐给儿子们更多的决策权,开始了交班大计,此后就淡出公众视野。虽然甚少在公共场合露面,但黄廷方在多年前出席活动时,言谈风趣幽默,分析见解更是一针见血,让人印象深刻。

莆田人黄廷方,新加坡首富的发家史

黄志祥

黄廷芳有两个儿子,6个女儿。长子黄志祥主要在香港活动,掌管香港房地产上市公司信和置业,小儿子黄志达则留在新加坡,协助处理远东机构的业务。

黄家是个传统的华人家庭,子承父业看起来理所应当。“我的家庭父母很传统,从小就调教我们如何接管家族生意,”黄志达曾在一次公开演讲中称,“因此我没有想过自己会有其他选择。”

跟父亲黄廷芳时代相比,黄氏兄弟执掌远东机构后,多元化的趋势更为明显,业务涉及住宅、酒店、零售、商业、工业以及食品与饮料行业等,据远东机构内部高层讲,他们“通过多元化的策略,来缓冲其在任何一个行业中受到的冲击。近年来,更“重点向包括马来西亚、泰国、越南、缅甸、印尼和澳大利亚在内的地区推广‘新加坡精神的酒店’。”

拥有律师资格的黄志祥自1981年出任信和集团执行董事,并于1991年出任集团主席。他说过:诚信是金,经商更应讲究诚信,只有讲诚信才能让客户相信你。”相信这也是他在香港市场得以立足的主要原因。此外,黄志祥向来有“地产超级大好友”的称号。政府每次卖地都见到黄氏的踪影。

莆田人黄廷方,新加坡首富的发家史

黄廷芳与大儿子黄志祥在一起

总的来说,在商场发展数十年之后,黄志祥拥有以远见和洞察力来引领企业稳健发展的能力。面对瞬息万变的市场环境,他明察善断顺应大势,他靠远见打开机会之门,成为一个商海观潮的高手。基于洞察力而形成远见,基于远见而进行资源整合,是他的异乎常人之处。

而黄志达受过美国教育,他接手远东机构后,非常注重房屋设计感,连着拿了几个房屋设计奖。

相比而言,黄廷芳早期建房都比较简单、朴实,熟悉远东机构的一位人士称“无论从外形还是内部设计都给人以沉闷感,而这很大原因是由于黄廷芳比较喜欢传统庭院。”

黄廷芳刚去世不久,远东机构提出一个新理念——整体性的生活环境。为客户提供“一揽子”的选择,包括SOHO家居、时尚公寓、复式阁楼以及联排别墅等。

如今的远东机构是新加坡最具规模的私人发展商,亦是唯一自1999年起在享负盛名的国际房地产业联合会(FIABCI)年度建筑大奖上荣获8项殊荣的发展商;而信和集团是香港主要地产发展商之一,业务涵盖多个范畴。集团由3间香港上市公司及黄氏家族数间私人控股公司组成,信和集团在新加坡的地位亦举足轻重。此外,集团另一联营公司“杨协成”主力发展亚太区内的饮食业务,于东南亚及中国的饮料市场建立稳固的基础。

莆田人黄廷方,新加坡首富的发家史

低调豪门的优良家风

黄廷芳曾经的私人秘书陈宝莲曾对媒体说,黄廷芳生前工作非常勤奋,经常一天工作12到18个小时,他的这种风格也遍布家族企业中。“他要求员工尽心尽力做事,他最常说的就是能者多劳。”

黄廷芳从小就培养儿子们的商业嗅觉与决策力。中国内地改革开放后不久,首次土地使用权公开拍卖活动在深圳举行,国有土地正式开始走向市场时,黄廷芳和黄志祥时常出现在交易现场。

一次,黄廷芳带黄志祥参加拍卖会,由于有大批房地产商出席,两人只能在最后面站着,参与一个多小时的竞拍。

富贵之后的黄廷芳变得异常低调。他交代公司职员,即使迎面相遇,也不要跟他打招呼或问好。

黄志达曾买过一辆豪华跑车。当他开回家时,被父亲狠狠训了一顿。“黄父说自家是本分生意人,不出花花公子。儿子不得不把车退掉了。”一名熟悉黄氏家族的人士对记者称。

一名前远东机构职员曾公开表示,黄廷芳很少主动与人打交道。他的办公室采用的是暗玻璃墙,大门常闭。

他害怕更多的人认识自己。他曾接受一家媒体访问,摄影记者在旁边拍照。保镖突然把相机抢过来,交还相机的条件是不得刊登照片,“否则采取法律行动”。

黄廷芳经常工作到深夜,然后到纽顿小贩中心吃碗两块钱的面。他不让自己照片出现在报章的原因之一是,担心吃面时不安全。他曾袒露心声,“人们一旦知道我是谁,知道我有钱,有人就可能会绑架我”。

他同时担心家人的安危。黄廷芳的担心并非杞人忧天。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新加坡绑架盛行,人人自危,更别说有钱人。

有段时间,黄廷芳发现自己的车子后面总跟着一辆红色的小车。他立刻换了车子颜色。随后,跟踪其的红色车子也消失了。当地媒体称,之后他对红色有了恐惧感,由此更加厌恶人们知道他的长相。

现在新加坡被看作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之一。黄廷芳虽已离去世,但谨小慎微的风格却仍牢牢刻在远东机构身上。

(本文据南方周未、大橙报、家本纪及黄氏家族公开资料综合整理,或有出入。)

综合来源:风云莆商、中国企业家思想-梅绍华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