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严格,我在新加坡拿个止咳药水当场就被隔离了

2020年02月18日

近期新冠肺炎疫情在新加坡引起广泛关注,有一位近期去过上海的网友,到新加坡诊所配止咳药,结果当场被要求隔离,她给新加坡眼投来稿件,详细讲述了隔离的过程和感受。

以下是网友全文:

如果不幸进了新加坡医院隔离会带来什么样不利情况。

好的是新加坡医院堪称星级标准,无论硬件或软件,尤其是医护人员的专业态度,不是专业技术哈,出院时知道费用都是MOH承担。这里只说有可能对你不好的一面,或许对你是一个重要的提示。

当天去的时候是2月6日,有轻微咳嗽。我以1.14天内去过上海;2.假日后上班时不能发出任何咳嗽这种声响为重大理由,要配点止咳嗽药、舍己为人去了综合诊疗所,结果当场、当众被隔离,传唤救护车到诊疗所现场载人。

好严格,我在新加坡拿个止咳药水当场就被隔离了

(来自陈笃生医院官方脸书)

幸亏坚持要骑脚车回家一次做些整理安排,得了一个机会拿取一点衣物、手机、小保温杯、背包什么的。不然后果很严重,看下去就知道了。救护车随后来到住处,三位全副防护外套的马来救护人员进门,我被活动座椅载走。 以国家传染病中心NCID来说,感觉第一是奇冷无比。我公司安装的空调制冷超级给力,底楼大厅温度估计低过18摄氏度。就算带了绒线帽、羊毛围巾、夹库、夹克衫还是不够,得穿毛衣才能扛。可是我那时是几乎被别人"架"进去的,穿的是汗衫单裤,刚进去的时候胸口腋下还都是汗不是吗。

好严格,我在新加坡拿个止咳药水当场就被隔离了

第二是呆的时间特别长。这奇冷的地方坐着不动,病人之间间隔从我进去时的2. 5米,到后来人多据说间隔只有1米,一呆就是七八个小时或更长,等待医生、护士的记录和询问,等待做X光检查和血液检查,期间可以听到开放式的小房间里不时传出剧烈的咳嗽声,被感染的风险大大增加。

好严格,我在新加坡拿个止咳药水当场就被隔离了

第三没有热水供应,来早的话可以得到一份热粥,记得太饿了可以索取饼干,太冷了可以索取棉毯,重点是后者,是唯一给我支撑的医疗器材。 我的X光片显示有可疑白斑,或许是十几年前肺膜破裂微创手术后的痕迹,医生要偶留院观察,其实早已经身不由己了,想走没门。 接下来护士带我进去楼上病房隔离观察治疗。病房里的温度是21. 5 到21. 8摄氏度,已经温柔了许多,可还是冷得够呛,棉毯一床,记得可以多要噢。我是个守规矩的人,弱弱地每晚加一床棉毯。

好严格,我在新加坡拿个止咳药水当场就被隔离了

一人一间大号病房,床铺呈M型自由升降,厕所内一应俱全,可是我很快被吊盐水栓在病床上了,不方便动弹,直到护士觉得有必要减少进来伺候偶上厕所,才得到了吊盐水的移动架。 护士每次进出都得更换防护外套和清洗消毒双手,费时费工费防护外套。这样已经到了第二天,也就是病情该加剧的时候了,头痛、呕吐都来了,因为我已经被空调冷气冻坏了。

好严格,我在新加坡拿个止咳药水当场就被隔离了

到了第二天晚上,从行为到症状,已经经过一次核酸化验检测确认是阴性反应,可我差不多就是一个呼吸道感染病毒的患者了,只是始终都没有咳嗽和发烧。 当晚10:20做了第二次核酸检测的取样,两次间隔24个小时,取样时有明显的痛苦。我如果不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感染患者,那么在这之后12小时后基本上可以确定了。 第三天医生查房时告诉我观察的结论,说通常第一次是阴性的,第二次也会是同样结果。我在那里的时候新加坡共有33、34例确认病人,在NCID有27例,到今天新加坡已经有45例确认了。

好严格,我在新加坡拿个止咳药水当场就被隔离了

第三天午餐后,先是护士送来更换衣服嘱咐冲凉,再来药剂师亲自来病房给药,重点是不再穿防护外套。后来护士告诉我可以离开,那是心情该放下的时候了,虽然没有什么好担心,可是医院里条件再好,也是被关起来的病人,而且冷得要死,没得躲。

(感谢网友梵菩分享经历,投稿请发邮件至:[email protected])

好严格,我在新加坡拿个止咳药水当场就被隔离了
好严格,我在新加坡拿个止咳药水当场就被隔离了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