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医生主动到国家传染病中心值班,“暂别”儿女自隔离

2020年02月21日

围绕冠病19疫情还有许多未知数时,育有两名年幼孩子的年轻女眼科医生却自告奋勇到前线为可疑病患看诊。多个星期以来,她只能隔空“抱”孩子,9岁女儿则写字条塞在她房门下,每天倒数能与母亲再拥抱亲吻的那一天到来。

国家传染病中心是新加坡对抗冠病疫情的主要医疗中心,陈笃生医院的每个部门都会调动一些医疗人员到那里值班,帮忙检测和照顾可疑病患。不同专科的医生在接受短期训练后就走马上任,但病患是否需要住院等重要判断,仍交由急诊医学科医生和传染病医生决定。

女医生主动到国家传染病中心值班,“暂别”儿女自隔离

眼科顾问医生田志慧(左起)、普通外科副顾问医生桑德巴拉 素巴曼尼亚、高级护士谢林林、麻醉、重症监护与疼痛医学科高 级顾问医生蔡彬彬,以及矫形外科高级驻院医生黄嘉伟,都是陈 笃生医院的医疗人员,但他们在冠病疫情期间都选择到国家传染 病中心前线工作,检测和照顾可疑病患。(饶凯源摄)

陈笃生医院眼科顾问医生田志慧(39岁)上个月底自愿到国家传染病中心值班10天,所检测的可疑病患不乏最后确诊的病例。

为安全起见,她在传染病中心值班结束后的14天,继续与孩子保持距离,独自待在家里的另一间房,直到下周一(24日)才解除自行安排的“隔离令”。这段期间,她的9岁女儿会写字条塞在她房门下,为妈妈打气。她还有个12岁儿子。

问她为何主动到前线,田志慧坚定回答:“我没有理由不这么做。”她说,当医生就是为了帮人,既然如此,现在碰到关键时刻,更应该挺身而出。

医生长时间戴着N95口罩,喉咙易干,难免有点喉咙痛,这时候脑海会闪过自己是否感染病毒的担忧。然而,她会调整心态,理智对待情况。

到前线服务的决定获得也是医生的丈夫大力支持,但孩子难免会害怕。田志慧眼光泛泪地说:“我到传染病中心前,我的12岁儿子哭了,希望我不要去值班。他的同学群组乱散播谣言和恐慌,让他以为我会因此死掉。”

她主动在群组发简讯澄清,并发了她穿着个人保护装备的照片等,向他们解释一切没事。

摄影:饶凯源

女医生主动到国家传染病中心值班,“暂别”儿女自隔离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